邪恶势力关不住我,因为我是主佛的弟子


【明慧网2002年6月13日】我自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虽然天目没有看到过什么,也没有什么神奇的事情出现,但我深深地感受到师父就在身边,时时呵护着我。

我曾在1999年10月26日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一年多,我心中一直有再去北京证实法的坚定的信念。然而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障碍着,看着身边的同修去北京证实法,当天去当天回,心里非常佩服,但又觉得自己无法做到,久而久之我发现居然形成了一种私心,把“当天去,当天回”变成了一种表现自己,保护自己,证实自己的执著。我一直很苦恼,可又不能突破这些东西。直到四月初八(5月19日)师尊生日那天,我与一位曾两次进京证实法安全返回的同修交流。她把她为什么还要去北京证实法的体会告诉我,她说自己突然悟到,证实大法是生命的本能。这句话强烈地震撼着我,一瞬间我的心豁然开阔,禁不住泪水盈眶,所有的私心一扫而光。“当天去,当天回”对于我来说,好象并不重要。我的生命就是证实大法,除此之外,我便失去存在的意义。于是毅然决定和她一起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心里坦然自若,宁静,感受到自己强大的正念能摧毁一切邪恶。

坐在火车上我们一直发正念,心态平和,可不知怎的,到车站下车时,我感觉突然间我先前的正念没有了。我们准备把条幅贴在天安门门洞里。旅游的人群川流不息,正在犹豫之间,一位大法弟子高举大法横幅,高呼“法轮大法好”,从我们身边跑过。此时不贴什么时候贴,同来的功友迅速拿出条幅贴好转身走开,因为我慢了一步,本可以也一起走,但我想既然贴我就要把它贴好。就这样一来刚刚转身离开几步,被一武警发现,我不停地高呼“法轮大法好”发自心底的呼声。他们把我拖到一间屋子里,又把我送到前门派出所,我一直发正念,心里没有一丝怕的感觉,我坚信他们根本关不住我,因为我是主佛的弟子。

有一恶警提审,我拒不配合邪恶,他便上来一顿嘴巴,拿起桌上的公文包左右开弓,还把我一脚踹倒在地,当我起来的时候,靠着墙,眼前一黑,不由自主地顺着墙轻轻的扑倒在地。恶警有些害怕但却又辩解到,我都没怎么碰她。他们怕担责任,叫来医生,给我扎针,我发正念让他们扎不进去,他又扎脚心又扎人中,医生把套着塑料袋的手使劲捂住我的鼻子、嘴巴,我却呼吸畅通。他们还拿来矿泉水往我脸上、鼻子、耳朵里灌都无济于事。后来他们押着我的胳膊、头把我拖上车,上衣都被拖了好几个洞。

从前门到关押地一百多里路,我主意识特别清醒,始终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来到派出所,几名恶警把我拖进屋里,看着我的样子,他们一边嘲笑,污言秽语,一边拿来电棍。我发正念,电棍对我不起作用,打回去让他们自己承受,可是一阵电棍过后,他们便大笑不止,说他们的电棍起了作用,但这丝毫没有动摇我坚定正念。我不停地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大法弟子的伟大不在于承受邪恶的迫害,而在于他能够证实大法,即使我有执著也不允许邪恶迫害,我的修炼道路由师父安排,我只需做好我正法弟子应该做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为了逼问我的姓名、住址,四、五个恶警(其中一个好象叫宏雨)轮流电我,一边电,一边说一些不堪入耳的下流话,它们去找敏感部位如:脖子、脚心、胸部、甚至阴部。我想师父说:“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然而很难受时,我还是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声惨叫,我在心中求助于师父,默念正法口诀。表面的一切动摇不了我对师父的坚信。就这样它们从晚上8点一直到第二天6点来钟,中间休息了两三个小时,电电停停,几乎折磨了我一个晚上,直到它们认为电力不足,需要充电才罢手。

8点钟换班,它们恐吓我说:“这个班你能扛过去,我看下一个班你能不能扛过去,换个电力大的10万伏的。”对于它们这些邪恶之徒,我一直默念正法口诀,它们说的话,我也毫不动心,因为我坚信,它们说了不算,我的修炼道路是师父安排的。

下午,它们把我送到看守所,一路上我一直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一切由师父安排。一名公安办完交接手续说:先登记,检查身体,如果有问题和所里商量。我当时便发念让自己出现病症,下车时,我的腿一软扑倒在地,右手不停的抖动,他们让我签名、照相、按手印,我都一律不配合。他们检查记录了我的电伤,但其它一切正常,我丝毫没有动心,心想也许这里有我要做的事吧。进了看守所,我便和几个功友交流,不配合邪恶,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实际从我被抓后一直没有吃喝)我们坚信这里关不住我们,因为我们是主佛的弟子。就这样有三个功友共同绝食。我拒绝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躺在床上,想起师父,禁不住流泪,师父,弟子一定做好,我一定对得起师父的慈悲救度。而且我发正念一直很强,因为我知道外面的同修都在发正念帮助我,急切地盼望我回到他们中间,我必须做好。这时猛然想起18日晚上做的梦,梦到自己找不到家了,后来传来师父的讲法录音,声音很大,我循着声音找到了家,这不是师父在点化我坚信师父就能回家吗?慈悲的师父早就看到弟子有此劫难,已提前点化。

5月22日下午,我忽然呼吸急促,双目紧闭,(主意识清醒),同修喊来管教,他们把我抬到走廊里,找来医生给我扎针,把脉,大约过了一小时,他们看我还不醒,就把我抬到医务室,输液,我发念针扎不进去,可一针就扎进去了。但是这些表面现象丝毫动摇不了我的正念,动摇不了我对师父的坚信。又过了半小时,我开始大口的喘气,喘不上来,还不停的呕吐,吓得医生给我嘴里塞了一大把速效救心丸,我又都吐了出来。他们赶紧叫来救护车,把我送到医院的急诊室,开始给我输液、拍片子、做B超、化验血等,我发正念检查结果不正常,结果一个女警说:“吃饭的人也没她正常。”虽然我的正念好象没起作用,但我知道这是表面现象,谁也动不了我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不移,我想也许不应该通过此渠道闯出魔窟吧,我还是一直发正念全盘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一切按师父的安排去做。他们一直在千方百计套问我的姓名、住址等。但都未得逞。我坚信师父说的:“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北美巡回讲法》)从医院出来他们把我送回看守所。

23日下午,狱警告诉我收拾东西,放我回家,当时心如止水,没有任何欢喜,因为我知道 ,无论我将去哪里,都是师父安排的。坐在回家的车上,我禁不住一阵难过,师父啊,弟子虽然闯过此关,但不知慈悲的恩师又为弟子承受了多少,师父,弟子好想您啊!弟子发誓,今后我一定会更加稳健地走好以后的路,不让邪恶抓到迫害的借口,再也不让师父为弟子承受了。

就这样我又回到了同修中间,经历这次魔难使我更加深深的体悟到,修炼从始至终都体现出一个信,不要被表面的假象所迷惑,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坚定正念,邪恶抓不住我们,更关不住我们,因为我们是主佛的弟子,是金刚不破伟大的神。

个人体悟,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