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给我带来的奇迹(译文)


【明慧网2002年6月22日】2002年3月16日,当我靠着桌子试着炼习法轮功时,奇迹发生了!

就在这一天,我居然能够自己从床上爬起来,走下楼梯,并与一些来家中做客的朋友交谈。就这样,我一直坐到晚上11点。而我的客人们原本以为我病得快不行了,不想竟见到我如此健康。我感觉自己像个冒牌的病人,好像我过去的那些高血压,震颤,眩晕,左臂疼痛,呼吸困难,过敏性皮疹,关节炎以及水肿等症状都是假装的。以前我的血压常常难以测到,唯一可以量到的一般也在279/135左右。我常常被救护车送到医院抢救,医生告诉我说我的心脏机能从根本上受到了影响。与此同时,我还得承受药物治疗的各种不适反应。而在3月16日那天,我的血压开始下降,并且在几天内回到了120。我于是彻底断绝了所有的药物,并且不再因为健康原因而整日闭门不出。

为让你了解这奇迹对我的巨大作用,先让我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吧。

我于1932年出生于印度。41年前我作为富布莱特奖获得者来到了美国,并与另一位来自印度的富布莱特奖得主结婚,定居于芝加哥。我丈夫在9年前意外的突然去世:他一向十分健康,身体清瘦,满头乌发,并坚持每日锻炼。他一生著有25本书,从而在海内外广泛受人尊敬。因此,他的突然去世令人震惊。我这一辈子一直都在当学生:我在芝加哥大学获得了博士学位。我也写过几本书,教授的学生成为知名作家。我每周工作六天,管理一所培养专业人员的写作学校。

自从1976年以来我的健康每况愈下。由于手术及药物反应,我的生活变得痛苦不堪。由于我对大量药物都有致命反应,我不得不求助于传统医学,并为此花费了大量金钱。我几乎访遍了各个领域的专家:包括针灸,针压,生物能,瑜伽,生物信息反馈,营养疗法,物理疗法,推拿疗法等等。他们可以帮助减缓症状,但都无法将我彻底治愈。

三年前我们搬到了明州的一个城市。就在大约去年的时候,我变得非常虚弱,血压常常测不到,我几乎不能行走。我常常说:“上年纪的人是需要许多勇气的。”我的女儿对我能否再一次挺过来没有信心。

就在这时,我的一位在芝加哥大学的朋友对我接触到法轮功的书籍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在《通向圆满之路》一书中,他通过修炼法轮功得到康复的亲身经历让我对法轮功产生了兴趣。但是,由于握书很困难,我花了三个星期才读完这些书。当我领会了其中的一些道理之后,我就开始靠着桌子试图炼习法轮功动作,就在当天,我就可以自己爬起床,走下楼梯。这真是奇迹!我的这位芝加哥的朋友给我寄来了法轮功的录像和录音带,并安排了两个大法弟子到我家教我炼功。我碰巧读过其中一位修炼者发表在《通向圆满之路》中的修炼体会,并为之激励。他们花了两个多小时为我演示功法,并建议我去位于圣保罗的炼功点。我请了一位司机驾车带我去炼功点,现在他也开始修炼了。

我知道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对大法才只有很肤浅的了解,我每天都会发现自己身上的缺点,我还不能使自己的思想保持清净,我还不能双盘,我每次只能看进去一两页《转法轮》。但是我也看到了奇迹般的变化:我手术后留下的伤疤不那么疼了,我的脚感觉健康了,我的关节不再折磨我了。我不用再吃药了,包括维他命。我的心脏不会出现挤压般的刺痛,我的左臂不痛了。我的震颤停止了,我每天起床后也不会出现眩晕和呼吸困难了。我不再因为病痛而被隔离在生活之外。我对子女的生活也不再那么焦虑。我越来越享受花园的乐趣。

就在我为我的花园设计了一个高八尺宽五尺的铜金字塔后,我那位芝加哥的朋友告诉我说:“李洪志老师在《转法轮》中提到过金字塔。‘……法就象金字塔形的。到了极高层次上用三个字就可以概括,那就是真、善、忍……’”。我由衷地感激大法,尽管这是无以言表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