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王村洗脑班以皮鞭、电棍、剥夺睡眠、胶管扎胃等手段强迫公民放弃信仰

【明慧网2002年6月23日】淄博王村洗脑班对外的名字是山东省法制教育中心,其实是法西斯洗脑中心。每个洗脑班劫持的大法弟子人数大概在三四十人左右,时间为一个月,并向大法弟子家中强行勒索5000元洗脑费。

被绑架到王村洗脑班的大法弟子,先被用车送至淄博王村劳教所内昼夜不停强行洗脑。恶警给每个被绑架进去的大法弟子一个小凳子,而后再找来叛徒,轮流上阵,灌输自欺欺人的谎言,不妥协就不让睡觉。这就是王村的第一关,时间大概在10天左右。如果这个办法失效,恶警就开始毒打,把大法弟子吊起来,用皮鞭、电棍等,极尽一切暴力手段强迫写“三书”。更有甚者,把大法弟子直接送到精神病院,注射药物破坏神经中枢。

在淄博王村劳教所内,恶警对待绝食的大法弟子更为恶毒。他们灌食的时候,把胶管插入胃里,先来回拖动,把胃内粘膜捅破了,流出血来之后,再强行灌食。胶州一大法弟子被灌食时,多次昏死过去,整个胃几乎都被恶警捅烂了。恶警叫嚣,除非死在这里,否则不“转化”就不让回去。

在王村劳教所里违心写了“三书”的人,再被送回王村洗脑班进行进一步洗脑,每天被迫看污蔑大法的电视,然后被迫写揭批材料。从上午8点半左右,一直到晚上9点睡觉,不能让你闲着。在法西斯中心负责洗脑的只有7个歹徒,他们主要做所谓的“巩固”工作。一个来自农村的朴实善良的妇女,因为不明白真善忍为什么不好,被强行送至劳教所内强化洗脑,在连续没有睡觉的情况下,被迫妥协。回来之后,邪恶之徒再问她真善忍好不好?她回答说:“好。”就因为这一个好字,被邪恶之徒认为洗脑不彻底,第二天又被送到劳教所内继续洗脑,这就是发生在王村荒诞的一幕。

其实,邪恶之徒也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在洗脑班上无意中曾经说过这样的话:“将来法轮功圆满的时候,第一批下地狱的是我们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人,第二批是反对大法的人,第三批是你们这些‘转化’的人。”

这一切灌输都是白费的,今年春节期间,被迫妥协之后不几天,马上就有好几个人清醒过来。笔者就曾经帮助我家乡的一些被绑架到王村洗脑的人发表严正声明,声明洗脑作废,从新走入修炼中来。因为“强制改变不了人心”。邪恶之徒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在山东省淄博王村洗脑班,邪恶之徒通常会问几个问题。其中之一是“回去之后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如果回答要做一个好人,邪恶之徒就认为你需要留下来继续被洗脑。他们的逻辑是:“修炼法轮功,首先要求你做一个好人,你说你回去之后要做好人,证明你还想炼法轮功。”而你说做个坏人,邪恶之徒就会不了了之。

可悲!在中国连做个好人的权利都没有了,贪污受贿的坏人没人管,做好人的大法修炼者却倍受摧残。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3/237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