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女大法弟子的家书:县看守所警察对我灌酒、熏烟、电击和毒打

【明慧网2002年6月25日】注:这是一封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女大法弟子写给家人的信。这是她被非法关押半年以来想方设法带出来的。我看完后眼里噙满泪水。她对大法的坚定,面对迫害时的坚贞不屈,不仅震慑了邪恶,而且影响了家人,家人因此而改变了对大法的错误看法,认清了江泽民邪恶集团的造谣欺骗的伎俩。她母亲说:“如果不是孩子把真实情况写给我们,现在还不能知道它们[江泽民集团]这么没人性。”


亲人们:

自从我被抓一别已三月,我知道你们都会挂记我、担心我的情况。今天我才写信,是因为环境约束的关系以及我怕过早地把我受迫害的情况写给你们,怕你们看后受不了,过不好年。我此时的心情也无法表达;你们一定很想我,其实我何尝不想和家人团聚呢?

那天晚上我被抓走以后,下半夜三点左右被关押到县看守所。从那天开始我就不吃饭,以抗议他们对我的无理关押。在第六天时他们让人给我灌食,从鼻孔往胃里下管。晚上七点钟又被公安局的人带回局内进行审讯,逼问我大法书籍和其他资料是哪里来的。开始由四个警察来向我进攻逼问。我回答材料是捡来的。他们不信,又见我不怕他们,就用一瓶60度小烧白酒灌我,先由几个人把我按倒在大铁椅子上,手脚都被铐住,一个按住头,一个一只手抓头发、一只手按住鼻子,不让我呼吸,当我吸气时就往嘴里灌,再吸气又灌。最后他们见我喘不过气来才放手。过一会儿他们看我缓过来了就点着许多支烟,放在我脸边的左右和前边,几乎挨上肉的地方烤着我,我受不了时一动就把下巴烧了。这样来回进行了数次,中间他们累了,就休息半小时。后来他们在屋里都呆不了了,因为全是烟。我头晕头胀,神志有些模糊。可下半夜他们见烟和白酒用尽了,又要给我灌啤酒。其中一个警察说她喝不少了,不要弄得不行了。我隐隐约约地听他们说“小事”,他们见我一低头或一闭眼睛就用冷水冲一冲。我六七天没吃饭了,灌进去的酒在胃里烧得很厉害,直吐,加上很冷,全身不停的哆嗦,他们说我是装的,又用电棍过了十几次,这样一直到凌晨3点左右才把我扔到地上。我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后来他们把我扔在一个破床上。天快要亮时,他们又都回来了,把屋子收拾了一下,我又被弄到铁椅子上,铐上了,警察又用电棍在我身上、手上、脸上等处过了个遍。这一夜我是多么难过啊!你们知道吗?

第二天早上,他们把屋子收拾得干净整齐。我知道他们不想让人看见,怕被曝光。魔鬼不都是这样做事吗?接着他们开始又一轮惨无人道的迫害。他们往我的头上、脸上浇酒,拿来新充电的电棍分别在每个指头上、脸上、嘴上都过了一遍。恶警嘴里还讲着:“你比江姐还厉害,还刚强吗?”最后没办法了,就说:“你说不炼了行不?”我知道大法是多么神圣伟大,一个“不”字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你们能明白吗?能理解我为什么这样坚持真理吗?当时我告诉恶警,你们对我经过一夜的迫害,法轮功我非炼不可了。他奇怪问我为什么?我告诉他,我在家炼功炼得什么病都好了,这次你们迫害、折磨得心脏病发作了,原来的脑震荡也出来了。为什么对我下这么大的功夫?你们警察都用强迫的方法让人屈打成招吗?

看到这儿我想你们该明白我为什么被折磨得那样还说“炼”。如果一个人要死了的时候,一个医生把她从死亡中救了回来,你该怎样对待这个医生呢?你还能昧着良心说法轮功不好吗?

八点钟他们下班了,把我交给了下一班的人。第二班的人拿一个不干胶带把我嘴粘住,把烟点着插入我的鼻孔内,这根没有了就换另一根,只有他们问我话时才打开嘴上的胶带,不配合他们就打嘴巴子,又用皮带往脸上抽,一连气就抽我半小时。还有把我鞋脱了,一个腿放在椅子上,他们去压,问什么感觉。又用小棒敲我的脚面,又用毛笔来刷脚心……等缺德办法来折磨我。那天打我最狠的那个人出去后,回来说头痛的厉害,也就没有再打我,就躺着问我话,我看一定是他作恶现世现报了。

下午近四点,他们把我从公安局四楼弄回看守所。我当时鞋都穿不上了,脚也不能走了,加上七天绝食后走路很费劲。我坚持下到二楼,他们就像做贼一样把我扔到车里,(也许怕被别人看见我被迫害后的样子)送回看守所。回去后,全监号的同修看到我这样都哭了。这一夜谁都没睡觉,她们照看了我一宿,我也发抖了一宿,但是第二天早上我奇迹般的感觉一身轻,只有脚不太方便走路,我知道师父在看护着我。同监号几个人开始绝食了,抗议非法关押和迫害,接着我们十几个人绝食了,他们强行下管灌食。

我被第四次灌食时,灌食管一下插入我的气管内,脸很快变成了紫色。护士和帮着灌食的犯人吓坏了。那天出了四个事故(出心脏病的、抽了的等),后来他们不灌食了,逼着喝水吃饭。

不是我不要家,都这时候了,家里的人该清醒一点儿了吧!那些刑具对我不起作用,因为我相信大法,相信“真善忍”的法理。不管你们相不相信那些真相材料,但你们能相信我吧!我们按照真善忍做事没有错。他们这样迫害我们,他们是怕被曝光的,纸是包不住火的。我所有的亲人们:千万不要反对大法,大法是宇宙的法。大法是这世上最好的,越来越被更多的人所认识,现在还有开始学的。

我们这里挺残酷的,他们不让我们有笔有纸,这信是我在被窝里写的,多次才写到这。有些事不敢写出来,怕你们受不了,为我担心。

儿子:妈妈不在时你一定要听话,一定要好好学习,做妈妈的好儿子,妈妈是好人。不是妈妈不要你,妈妈是被坏人迫害的,妈妈相信你一定会有出息的。你现在虽然苦点,但不会太长时间,在不久的将来,你一定会为有我这样的妈妈而感到幸福、骄傲!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4/237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