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法会发言稿:在正法中成长


【明慧网2002年6月26日】我是2000年三月底得法的弟子。我和许多4.25以后得法的弟子,都有一个共同的体会。就是对自己能够赶上正法修炼,深感幸运。我在两年来的修炼中,深深体会到师父的巨大慈悲,和不断点悟。在正法中师父一次又一次拉着我们向上,追赶着老弟子们,以达到整体正法修炼要求。

我第一次听到大法,是在99年的芝加哥法会期间。当时我在芝加哥的中文报上看到了法会的通知,以及非常简短的介绍。知道大法弟子是按照“真善忍”的原则修炼。我当时看到这“真善忍”三个字的感受,至今还记得。

得法之前我是一个对宗教已经失望了的基督徒。尽管在宗教中呆了三年,按照大法的标准,我的改变几乎是零。当时我这颗麻木已久,满是灰尘的心灵,看到这“真善忍”三个字时,起的第一念竟然是:这个年头,现在的社会,谁还提倡“真善忍”?下面的想法就是:是不是太老土了?可是这个想法刚想到一半,我感到心灵坚硬的外壳下面,有一个什么东西突然融化了。那个外壳象山崩一样,土崩瓦解了。心中对这三个字涌起了一种类似激动的,说不清楚的暖暖的感觉。我突然起了一念:我要去参加法会!

虽然由于观念和种种原因,我最终和大法、和法会失之交臂,但我想,这一念为我将来得法,种下了善缘。

我得法的第一年是在加拿大度过的。回顾起来,自己的修炼环境,修炼机缘,都是师父的精心安排。记得去加拿大前,我早就联系好了住处。可是到了那里一看,根本没办法住。不得已只好再找。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四层小楼住下。

没过几天,楼上的大法弟子就带着儿子来敲门了。因为她的儿子想要结识我的孩子。人生地不熟的我非常高兴地与她谈起来。问她平时干什么?她提到了炼功。这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因为我在国内也接触过气功。谈起来,我对法轮功基本上一无所知。她说给你看一本书吧。这样我看到了《转法轮》,得到了大法!

得法的初期,我的心情是兴奋的,在学法炼功上也很投入。我第一次学炼法轮周天法时,就感到一股热流涌向后背,整个后背暖洋洋的舒服了一晚上。看师父的讲法更是到了爱不释手的地步。可是对于大法当时的处境和一个学员、弟子的责任,毫无觉悟。甚至不想去参加法会。心想,有明慧网可看就行了嘛。老学员看到我这样的状态后,主动找我谈了个人体会,帮助我在法上提高,鼓励支持我去参加了2000年华盛顿DC的法会。在法会期间,我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开始明白该如何去做了。从此,我加入了正法的行列。

我开始时是向大学中的中国同学讲真相。看在平时不错的交往上,我送的大法真相材料他们都收下了。遇到岁数不大却完全听信中国大陆政府一套的同学,我有过请他们吃饭,最后还是说不通的情况发生。渐渐地我懂得了,对不同的人应该从不同的角度去讲。有时就从人基本的良知入手,讲不能够随意剥夺人的生命,不能用疑心做为制定国家政策的出发点,就能达到很好的效果。

得法后,不二法门问题,曾经是我的一个关口。大法解答了我在宗教中困惑难解的许多疑问,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观。但由于放不下的人情面子,和对不二法门问题的片面理解,我找寻种种理由推脱,不去教会。把握不好洪法的尺度,反而招来了几个“好心”的教堂老少姐妹们,为我开了一个特别聚会。她们先是请我吃饭,然后一条一条的找圣经的段落念给我听。

我在感到可惜之余,暗自痛下决心,走自己要走的路。当时从本性的一面,我知道要尽量避免眼前发生矛盾,这样将来才好向她们讲真相。可能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心,特别聚会后我马上就搬家了。由于距离的原因,使我再也不可能去那个教会了。

随着深入地学法和正法进程的加快,现在的我能够比较全面地理解,师父讲的关于将宗教看作是一种工作,师父只看人心的道理。现在我家附近的华人教会,又阴错阳差地找到了我。我就偶而去参加聚餐,结交朋友,从祛病健身开始向人介绍大法。再也没有了躲避、和不知如何去讲的困惑了。真的是感受到,大法能破一切执著的威力。

在加拿大的一年中,我觉得,参加法会和法会集体炼功,大型洪法就是最好的向世人讲真相的时机。告诉人们这就是法轮功,我们是堂堂正正的。但是我忽略了修炼是全面的,一个修炼者决不可不修自己。不易查觉的怕赶不上正法进程的私心,使得我忽略了向家人的洪法讲真相。强行去做时,根本也谈不上考虑他人的感受。在参加了2001年香港法会,日内瓦法会以及纽约法会后,我在家庭中的关难一度很大。看清了自己私心后,我认识到,正法讲真相和洪法根本不是要排除个人修炼,个人的修炼就在其中。修炼者的心性必须在其中提高,达到不同层次法对你所在层次的要求,才能把事情做好。放下了情,我就能够平心静气的,真诚地站在先生立场考虑问题了。家庭危机也就烟消云散了。

去年夏天我来到芝加哥后,我感到自己的修炼进入了新的阶段。在加拿大时,因为那个集体学法,大家在法上讨论的环境很成熟。要去什么地方洪法,什么活动项目以及法会行程安排,大家都会讨论出轻重缓急,也会推选弟子去负责。各项活动安排的好好的。我就象有人照顾的孩子,只要想提高,想往上修,就能找到弟子切磋,及时得到同修的帮助和师父的点化。那真是一段让人留恋的幸福时光。

到了芝加哥好象一切从零开始了。不认识谁,也不知道要干什么。由于芝加哥弟子修炼状态不同,在法上比较成熟,加上特殊的环境,大家住得很分散,很少可以找到弟子交流。总之,我熟悉的那个修炼环境,和集体学法讨论方式,通通不见了。通知的洪法活动,来龙去脉无从知晓。好象都与我关系不大。曾经有一段时候,感到很孤独。在与加拿大弟子电话交流时,说出了很后悔离开加拿大的话。让我非常感谢的是,这位弟子对我说,你一个人到山沟里去,就不能修炼了?别忘记师父的话:环境是自己开创的。

我想,好吧,我就开创一下试试看。那段时间,明慧网上同修们的文章对我的启发很大。我开始收集中文学校和各种华人信息。也开始找寻大陆同学的信息。开始向这些人送大法真相资料。同时开始在中文网站、论坛上洪法。尝试向正见网等大法网站投稿。本地的集体活动与法会也力所能及的参与。看到自己的文章在正见网上刊登,特别是师父的经文《路》的发表,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心。我终于明白了,我来芝加哥的意义:不可以再依靠环境和同修的力量往上修了,师父要我走自己的路。

一段时间内,我的时间排的满满的,比上班的人还忙。可是天天把时间用在大法工作上,并不能代表就是在修炼了。来芝加哥后,我没有把找工作或者继续完成学业放在心上。认为心在这上太重,就是变相的求利或者是求名。最后还是为了一个“情”字。在同其他学员有限的交流中,也不能够完全听从他人的劝告。虽然也在找工作,就是在那找的几个小时内,也达不到全心全意。

我的表现,先生当然全看在眼里。接踵而来的矛盾是,外出洪法或参加法会,先生开始以经济条件不好为理由不断地反对和阻挡。在我去盐湖城法会前后到了很激化的地步。我心里明白,我们的情况同许多弟子比较起来好得太多了。就是同一般的美国人比较,也不能说条件不好。想着想着,突然明白自己没有做到,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何况面对的是我丈夫这个不修炼的人?!师父讲过,修炼人做什么事时都要想一想别人,看别人是否接受得了。我做这么神圣的事,在他的眼里成了不求上进,不务正业。而且他拿我过去做常人时争名夺利的表现,来做对比,说我成了一个没有能力,没有希望的人。

我明白自己有漏的地方。不是做大法的工作做得太多,而是做得不够。不够就是根本没有做好。不够在于,没有坚持不懈地向家人讲清自己为大法工作的意义所在,为何我愿意用这么多的时间去讲真相。而且,我现在是一个修炼的人,在各方面,应该比常人时的我,做得好才对啊!唯一的不同,应该是心态上的不同,和生存目的的不同。

思想上想通了,我抱着做而不求的心态,继续在计划的时间内找工作。同时增强发正念清除邪恶的干扰。我也做了重新回学校的准备。

在找工作的要求上,我要求自己随其自然,不去挑选什么专业方向,和前景等等以往做常人时看重的东西。在工资上,我也尽量要求自己,做到不去计较。今年三月在市场一片萧条,大批资深专业人士待业的情况下,大法在我的身上展示了奇迹--我找到了一份待遇不错的工作。我的公司愿意花时间和金钱,培训我这个有学位而无公司需要的专业知识的新手。令许多认识我的常人朋友们,羡慕不已。

目前我的修炼环境越来越好了,我在工作之余的时间,几乎全都用来洪法讲真相。尽力继续着以前的工作。在炼功上,大法也为我展示了奇迹;不久前还在45分钟双盘上吃苦的我,近来突然间可以盘到一小时了。现在先生也不再极力阻拦我参加洪法活动了。以前他计划家庭活动,我去不了他就会很不高兴。现在也会不时对女儿说,妈妈要去炼功,爸爸带你去吧。

回首过去,我明白同大法对我的要求相比较,还是差的太远太远。时常有走不出人的,悟到却做不到的事情发生,令自己汗颜。面对师父的苦度和慈悲,也会为自己做的不够,不好,为自己的悟性差而惭愧。

展望未来,我愿继续在这条修炼的路上同各位同修一起,尽自己的最大努力,走好走正我们正法弟子要走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