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


【明慧网2002年6月28日】读师父新经文《正神》,我悟到自己以前对众生、对亲人是不够善的,没有完全站在他人的角度去为别人着想。

我的亲人由于受邪恶宣传的蒙蔽,曾把我因为坚持修炼被邪恶迫害说成是我给他们带来了痛苦,因此对大法心存怨恨。为了减轻邪恶对我的迫害,他们拉关系,走后门,送钱送礼,甚至违心地站在邪恶一边说话来“挽救”我。那时,我身陷铁窗,没有机会向他们讲清真相,只能隔墙兴叹:虽然他们是我的父母兄妹,也只能以他们对大法的态度来衡量,该去哪儿就去哪儿了。有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

一年后,我从劳教所中被放了出来,亲人们都因为我得到了一点有限的自由而如释重负。但我却发现,他们并不是真恨大法,而是把我被迫害后他们所承受的痛苦当作是大法的不是,他们这种是非不分、黑白不辨的思想一方面来自于邪恶的造谣宣传,一方面来自于对邪恶的害怕和人的自私──只要自己不受伤害,明知不对也去附和。

于是,我一方面给他们讲真相,一方面严肃地指出他们这种做法是在助纣为虐,让邪恶的迫害更加肆无忌惮。我对他们说,如果大法弟子的亲人都能站出来,替自己的亲人说句公道话,邪恶还敢这么猖獗吗?

渐渐地,他们的心灵开始复苏,说:知道好就在家炼,不要出去讲真相,外面太危险。为了说服我,不让我出去讲真相,以免再受迫害,他们又搬出报纸电视的造谣做依据,要我“回头是岸”。我知道,他们这种态度对待大法是不行的,心里又产生了消极的念头:我尽力了。结果怎样随他去吧。

表面上好象是尽力了,好象也不执著于亲情,不执著于结果,但心里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学了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后,我悟到:那些出于生命的自救本能安排正法这件事的旧势力,历史上他们安排了大法弟子的一切。那么,他们是不是也安排了大法弟子的亲人呢?在这件事情上让他们也参与“考验”大法?“考验”大法弟子?那么,大法弟子的亲人在正法中的一些表现是不是也是他们安排的呢?

它们这样的安排不也是正法中的阻力吗?那么,我们无可奈何地“随其自然”的时候,是不是认可了旧势力的安排?而这种认可是对旧势力的妥协,也是对亲人的不负责任,这对于迷在常人中,什么都不明白的大法弟子的亲人是不公平的。作为大法弟子,是应该全盘否定旧势力对大法弟子和大法弟子的亲人的一切安排,不管我自己或我的亲人在以往的历史中因生命偏离法而对旧势力作过任何承诺都全部作废,坚决否定。我站在师父的法像前,对师父说:我是师父的弟子,任何旧势力不配安排我,也不配安排我的亲人。当天晚上,我感觉到身体一层一层地被解脱,同时明显地感觉到,它们对我的亲人的安排已经被解脱了。

读了师父的新经文《正神》,我心中真正升起了对众生的慈悲,回过头,我看到自己以往并没有真正地完全站在众生的角度去理解众生,救度众生,当我对亲人说:“我尽力了,你自己决定你的未来”的时候,当我对一时听不进真相的人说:“我是为你好,你会后悔”的时候,我并没有真正做到完全为别人好,那背后隐藏的是一颗不易觉察的私心:我已经尽力了,将来怎样你怨不着我。

真正站在众生的角度去理解众生,善待众生,真正地对众生负责任,使众生真正得到救度,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我们应该做得更好。

个人所悟,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