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陆硕士生得法修炼的经历


【明慧网2002年7月10日】(注:2001年1月,当原单位因为我进京上访开除我时,单位领导第一次查看了我的档案,他们问我的父亲:“从没有见过评价这么好的档案。”当我因为修大法,失去了丈夫和令人羡慕的工作时,同学、朋友、同事,包括我的家人都表示不理解,认为我放着眼前现实利益不要,去追求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我写这篇文章,仅希望与那些对我们不太了解的人和那些“无神论者” 进行一些沟通。)

我出生于70年代中期,从4岁上幼儿园到26岁研究生毕业,整整22年中,我接受的全部都是无神论教育,在99年3月得法之前,我是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99年3月份,一个朋友推荐给我一本书《转法轮》,当时因为学校刚刚开学,百无聊赖,便在晚饭后,躺在床上看了起来,我清楚记得当时是从天目这一节看起来的,本来只是想消遣一下,谁知这一看竟入了迷,我一口气竟看了100多页,许许多多以前困惑不解的现象在这本书中竟都被揭示出来了,而且是如此合情合理。“这么好的书,我应该从头看起来”,就这样,我当晚一直看到深夜2点多,第二天一早又爬起来接着看,当时只有一个感觉,太好了!

但我并没有因此而认为神是确确实实存在的,刚开始的几天里,我看书时觉得有另外的高级生命存在,但一旦放下书,我经常会对着天空自嘲:你看这晴天白日的,哪有神?并不真的相信。

但随后的一些事情渐渐使我发生了变化:一件就是看完《转法轮》后的当天夜里,我在梦中梦到有人给我下法轮,并且在梦里也看到了小腹部位的法轮。整晚上都在做同一个梦,而且每次从梦中醒来,都发现自己的手在胸前,在那儿推着。

还有一件是:得法不久后的一个夜里,我在睡梦中看到师父穿着金黄色的袈裟(和法像中一模一样),从无穷遥远的天际飘然而至,至我头顶正上方的高空端坐不动,那种美好和伟大简直是无以言表。而我在下面简直渺小的比沙子还不如。

得法一个星期后,我从学校回到家中,晚上休息时,刚关灭灯,我就看到在天花板上有一个巴掌大的、金黄色的东西。我以为看花了眼,便使劲眨了几下再看,结果他还在那里,一直持续了几分钟后,才消失不见。(在修炼大法之前,我从未看到过类似情况)。

得法一个月后的一天,我骑车外出办事,走到半路上,忽然看到自己周围两三米内的范围被红光照着,一片红,当时很奇怪:今天天气怎么了?一片红?由于担心自己看花眼,便揉揉眼睛,又看:很奇怪,怎么了?当我眼睛盯着他看的时候,什么也没有。 但一旦我向别处看时,他就又出现了,如此反复,我走了一路看了一路。(注:当时周围任何物体都很正常)

我自己以前在考研究生时落下了一个病根:咳嗽。每年冬春和秋冬换季时,我都会没命的咳嗽,上气不接下气。有时延续时间可达五个月。中药、西药、针灸全试了,都没用。多次去医院检查,总说没事,可咳嗽却并不因此而不再发作。得法不久后的一天午休时,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只毛皮洁白的动物(我不认识)趴在我的胸口,使我喘不过气来,怎么赶也不走,心里又害怕,这时我忽然想到了师父,我便叫了三声“师父”:“师父——,师父——,师父——”,随着我叫,那个东西开始变小,并向我的脚部退缩。等第三声结束时,它已经无影无踪了,而我也从梦中醒了过来,满身大汗。从那时起,我再没有象以前那样咳嗽过。

除上述一些事情之外,我的身体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记事起我就是一个严重的晕车“患者”,开始晕汽车,半个小时之内必定吐,后来晕火车,每一次坐车对我来说都是异常巨大的考验。我至今仍清楚的记得,多少次我在晕车异常难受时,我觉得活着太痛苦了。有一次我出门办事,前后一个小时的车,我搜肠刮肚的吐了一个小时,下车后,竟又吐了一口血。我想什么时候,我可以不再受病痛的折磨呢?后来我遇到了大法,一切从那时起开始改变:我3月1号得的法,一星期后,我坐车回家,汽车加火车,前后十几个小时的车,我竟非常轻松的坐了下来,而且其中近两个小时,是坐在双层巴士的上层,这对我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现在我每天上下班都要坐至少两个半小时的公汽。

就这样,种种不同寻常的现象,尤其是大法那博大精深的内涵,吸引了我,使我走上了一条真修的道路。

最后,我想说一句:我可以不相信别人,但我不能不相信自己,当以前从不相信的现象切切实实展现在我面前时,如果再固守以前的思想,那才是我一生真正的悲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