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教唆刑事犯野蛮折磨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2年7月11日】在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一大队二中队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们每天都在极度紧张恐怖的气氛中艰难度日。在这里基本的人权得不到保障,挨打受骂时不时的降临到头上。中队长韩晶(兼副大队长)经常恶狠狠的说:不老实就打,打不死就行。那些他们挑选来的刑事犯在他们的支持下,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更是有恃无恐。

在2001年12月的一天,班长贯立军对大法弟子陈福全、姜跃军、刘祥辉、曲成、邓长华等人用铺板、皮带、塑料尺没头没脸的打。陈福全已经58岁了,被贯立军打破了脸,整个面部又红又肿,吃饭困难;刘祥辉被带到办公室,数名管教、队长对他拳打脚踢,身体严重受伤,行动不便。姜跃军、曲成被贯立军和另两名刑事犯暴打多时,头上身上不知被打了多少下。曲成被大队长崔敏、中队长张利关进小号里,两只手被扣在铁床上,小号里又阴又冷,没有暖气,也不给被子盖,被冻的难以忍受。中队长韩晶每天上班来都用电棍电他,阵阵惨叫声传出来。韩晶还逼着他在中队会上做“检讨”,大队长崔敏对作恶者贯立军不加任何惩处,反把责任都推到大法弟子身上。大法弟子邓长华因没有按贯立军的意思说被劈头盖脸的打了一顿、腰部被踢伤,狱警队长韩晶用电棍电他,逼迫他在冰凉的地上坐了七八天,直到被转到九台劳教所。

大法弟子景致新被送到一大队的小号里进行迫害。队长韩晶特意派了一个一肚子坏水的刑事犯梁峰监管他,不让洗手,洗脸刷牙,上厕所限时,刚蹲下就让起来,有一回多次要求上厕所不被允许以至便在了裤子里,警察对打手赞赏有加。

管教赵海龙每天阴沉脸,对大法弟子充满了仇恨,张口就骂,抬手就打,经常与韩晶等人赌博喝酒,口口声声以“政府”自居,却在干着执法犯法的勾当。辽源大法弟子赵连利向贯立军索要被逼迫所写的“决裂书”,被赵海龙和贯立军一顿毒打。贯立军还向大法弟子索要个人物品。邓长华个人的物品被赵海龙等人非法扣留。

以上是吉林市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在被转到九台市劳教所之前的一段时间里被迫害的经过。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24/244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