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中突破怕心的体悟


【明慧网2002年7月15日】师父在法中已经讲得很明,这些体悟本不想谈,但和同修交流切磋中,看到一些人长期去不掉怕心,或心性长期跟不上正法进程,我想就自己走过的路谈一下个人的一些体会,希望我们共同精进。其实,很多同修在法理上是明白的,能分清是不是自己的思想,也知道不该有怕心,可就是不能突破。

为什么长期突破不了怕心的控制?身陷其中的同修也着急痛苦,我深深理解,因为我也有相同的经历。每天都在学法,也不忘向内找自己,为什么就是闯不出来呢?我个人认识,可能是没有找到怕心的根。不同层次修炼中都会产生怕心,都有不同的根。每个人的路都不一样,每个人的状态都不一样,我也看不到每个人怕心的本质,只是根据个人的经历,分析怕心的根源,但愿对同修有一点助益。

个人修炼放下生死,突破人的壳,如何去掉怕心,走出人来,每个真修弟子都有不平凡的经历,这方面就不多谈了,只是延伸补充一点。走上天安门,我们都没有怕心,如果任何一次正法的事,都象去北京那么心纯、那么神圣,你会做得更好。假如是在戒备森严、布满便衣的天安门广场,我会胆怯吗?我不会。而在相对不太邪恶的环境,我怎么会害怕呢?假如是去北京,我会想到用正念定住恶人,而在讲清真相中怎么忘了用正念看问题呢?任何环境都能正法,任何正法的事都是重要的,都是神圣的、伟大的,不要让人的观念障碍住,使神圣的事变得不那么神圣,我们永远都应该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伟大的神在救度众生、在正法、在捍卫宇宙的法。

1、个体融于整体

也曾放下生死走出来护法,也曾凭着正悟使艰难的承受成为轻松的过关。然而当我继续投入正法的洪流中,却发现每一关还是那么难过。在证实法、讲清真相中,经常在常人的理和法理上面临一次次艰难的选择,面临一次次的生死关,也真正体会到放下生死不是修炼的结束,而是新的开端,新的起点。经历一次次摔打,虽然多少次都是凭着对法的正悟正信突破出来,多少次见证了正信的威力,但总是有种在刀尖上熬日子的感觉。一次次怕、一次次艰难、一次次突破,法理终于展现出来。“作为一个大法弟子,这宇宙大法的一个粒子,你们应该这样做。当人破坏法的时候,当然谁也破坏不了这个法,宇宙的法怎么能被人破坏呢?谁也破坏不了,”(《导航-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是啊,大法由无数粒子组成,我是大法弟子,就是其中的一个粒子,就是大法的一部分。谁也破坏不了大法,谁也破坏不了我。突破了这道大的障碍,那种殊胜的感觉无以言表,怕心好象一下子消失了。我理解,只要把自己真正溶于法中,就和宇宙所有正的力量联系在一起。以前我是单个粒子在和邪恶较量,站在个体的基点上去正法,所以才那么的艰难、孤单无助,而今我是站在整体上。大法有无边的威力,不管我修得高与低,只要我的心在法中,就一定具备了大法的威力,谁也破坏不了大法,谁也破坏不了大法的任何一部分,真正的大法粒子,就是大法的一部分,谁也破坏不了。那时才真正明白了大法粒子的内涵所在。

2、去掉被迫害的观念

我们在人的迷中,在邪恶迫害的环境中证实法、讲清真相,这个人类空间的幻象,常人的表现形式,最容易让我们形成一个观念,就是被迫害、受迫害的被动观念。这种观念是在不知不觉中强加给我们的,我们还意识不到。当我悟到这一点时,我震惊了,震惊于旧势力的险恶用心。

大家知道,邪恶操纵坏人在迫害法。近三年来,我们承受的迫害够多了,邪恶迫害的程度够严重了,我们在讲清真相中,迫害讲得也够多了。可是知不知道,就是这种邪恶迫害大法的整体形势、人间表现,使我们多少同修陷于一种观念中走不出来。为什么怕心总是挥之不去,除之不尽?难道不是把自己当成被迫害、被动挨打的人(而不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观念造成的吗?假如能跳出这个圈子,我们会看到,旧势力就是用制造迫害的声势(如:明知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也要定性不断升级,吵吵嚷嚷)把“自己是受迫害的人”这一观念强加给我们,达到继续迫害我们的目的。这个观念不去掉,我们就永远处于被动之中,旧势力就有了继续迫害我们的借口;就等于承认了自己被迫害、承认了这场迫害。从另一个角度讲,把自己当成受迫害的人,而不是使命在身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怕心就永远除不尽。试想,如果很多同修都有这种“只能受迫害”的被动观念,能不影响正法的进程吗?

师父在《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讲:“正法已经是在最后的最后在做了。”正法正的是什么?正的就是不正的一切,变异的一切。在正法的最后的最后时刻,我们丝毫不该有被迫害的观念。正法,从字面上理解,也是主动性的。大法弟子在正法,邪恶的东西就是被正的对象,邪恶的旧势力就是被正的对象,它们应该是被动的,害怕的应该是它们,何况师父在佛罗里达法会上也肯定了大法弟子已经占据主动了,我们还不相信师父吗?我们在正法,我们是主角,让我们全体大法弟子凝成一体,站好位置,共同完成正法使命。

3、跳出常人对人的迫害

在近期的正法修炼中,我时不时有一种紧张的感觉,似乎不象是怕,但如果不是怕,紧张什么呢?虽然能以正念清除掉,但好象有根子在滋生着它,不时地以不同方式干扰我。向内找,也没有找到它的根。前几日学习《北美巡回讲法》,师父的一句“常人对人的迫害”一下子点醒了我。

师父在人中正法,我们也在人的迷中助师世间行。因为是在迷中,最容易被幻象所迷,这个幻象是一切执著心形成的基础。常人都为幻所迷。对于我们修炼人来讲,不去的常人心也会使我们一时迷于其中,而此时也正是邪恶钻空子的时候。

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到:“今天的人实际上是受了不同层次这套旧势力系统安排下来的魔难,人被不同层次的旧势力控制着,所以它们才变得非常强硬,它们才敢对修炼的人如何如何,它们才敢对大法不敬。”(《导航》)修炼人是高于常人境界的,常人如果没有了背后的因素,在修炼人面前是很脆弱的,根本起不了作用。因为他们的境界太低,低境界的东西怎么能左右得了高境界的生命呢。正因为它们被邪恶生命操纵着,才敢迫害大法弟子。然而当我们用正念清除掉其背后的邪恶因素,只剩的人的一面怎么能动了我们的心呢?常人怎么能制约住伟大的修炼人呢?

用人类空间衡量,我们在人中泡的时间太长,被幻象迷得太久,这场迫害看上去好象是一种常人对人的迫害,因为我们还在人的迷中,还有人心在,往往也会被这个迫害的表现所迷。其实越来越疯狂的邪恶表现不代表邪恶越来越强大,相反是越来越快地走向灭亡。公安、警察及政府人员不能同邪恶划等号,清除了背后的邪恶,他们也是被救度的对象,在修炼人面前,常人没有身份之别、高低之分,常人就是常人。如果到现在,你还是象过去承受迫害、抵制邪恶那种状态去区别看待常人,去看待一切,你就是被幻象迷住了。表面上好象没有变化,内涵已经发生了变化,正因为心不正,才让邪恶钻了空子,心性跟不上正法的进程,抱着过去的经验不放。

跳出常人对人的迫害这个假象的壳,这个假象无论千变万化再也动摇不了我对大法的正信,一切执著都没有了根。

以上是自己一年多来突破怕心的几次升华过程。不善写文章,艰难地写出来,总觉得没有说清楚,请同修慈悲指正。

最后,让我们重温师父的话:“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大法坚不可摧》)“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26/24507.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