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在洗脑班义正词严斥责邪恶


【明慧网2002年7月16日】不法警察在2001年6月办洗脑班,闯入我家中让我和他们去一趟,还骗我说:“去看一下就回来了。”我当时并不知道他们要骗我去洗脑班,以为派出所找我有什么事,我丈夫(大法弟子)说:“不要和他们去,去了就回不来了。”我说:“我去看一下,还不知道谁转化谁呢!”我换了衣服,和他们走,竟然发现他们把我带到了戒毒所。

我一看,这里乱乱的,就问他们要水喝。他们说:“没有烧,现在烧。”我就在一张凳子上坐下,我心里一点也不紧张,我倒要看看他们要干什么。

一会儿,警察让我们到大厅去,我看到了许多大法弟子,墙上的黑板上还写着:“开学仪式”,我这才明白他们把我哄骗到洗脑班来了,不敢光明正大的告诉我,还用骗的,可见这些人也知道自己干的是见不得人的勾当。这时一个犯罪头目开始发表所谓的开学致词,他刚说了一句污蔑大法的话,我在下面就大声反驳:“根本就不是你们所讲的这种情况,我们法轮大法在1992年被评为明星功法,是国家评的,现在你们反过来颠倒黑白,信口雌黄。”他的脸当时就拉下来,沉着脸说呆会儿我再发表自己的意见。邪恶之徒说,要办两个月的洗脑班,到时候能不能出去,还要看情况而定。每个人在这里,一个大法弟子配两个做所谓的思想工作的,吃、喝全在这里。他讲完后,我就被单独叫到了一个房间,这时他们把水给我端来了,还说:“你请喝水。”我说:“我不喝,叫你们管事的人来,我要和他说话。”来了一个高高的,我问他:“你能不能拍板?你要是不能,叫那个能的来。”他走了,刚才那个做报告的来了,我还是问他:“你能不能拍板?”他说他不能,我说:“那我不要和你说,请你把那个能拍板的叫来。”后来来了一个瘦瘦的小老头,后面跟着一个大摄像机。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既然知道他能管事,我就直视他,说:“我现在要回家,请你放我回家。”他皱着眉头,看上去好象被冒犯,很生气的样子,说:“你还是参加一下学习班。”我手指着他,说:“你们说我们炼法轮功的不顾亲人,不顾社会,不顾家庭,可是现在是谁把我骗到这里来,我上有老,下有小,是谁让我不顾亲人,不顾社会,不顾家庭?你们说我们扰乱了社会治安,国家花了多少钱,你自己看看,是谁在扰乱社会治安?我有工作,有家庭,我在家里好好的,你们把我骗来,是你们在扰乱社会!冤有头,债有主,你们找让你们整天惹麻烦的人去,你们凭什么抓我们炼功人?你们办这个班,那么多陪同人员,吃、住的开支哪里来的?还不是从老百姓身上来的!你们在花老百姓的钱!谁让你们花的?下岗职工那么多,失学儿童那么多,你们要用到正路上,该多好!”这时旁边有人插话:“我们请你来,学习一下,提高认识嘛。”我仍是直视着那个邪恶的头,我用手指着他的鼻子:“刚才我说我请你放我回去,我现在告诉你,我命令你放我回去,你这是非法拘禁!”他目瞪口呆,气坏了,一个字说不出来。旁边有人答腔说:“不会啊,这里是戒毒所…”我说:“停!你们也知道这里是戒毒所,这是什么人呆的?你把我关在这里,是不是非法拘禁?我只请了半天的假,我还要上班,你们说看一下就回去,现在你们又怎么说?学习班完了还要看情况而定,你摆明了就不想放我们。”那个邪恶的头被我气得浑身发抖,可能面子上太过不去了,他恶狠狠地对我说:“看我怎么收拾你!”我仍是直视他,毫不畏惧,说:“那好,我等着看你怎么收拾我。”在我和他说话的过程中,那个大摄像机跟着,我知道它们的意图,坚决不配合,摄像机的镜头到哪儿,我的眼睛就跟着转到哪儿,这样它们一无所获,灰溜溜地走了。它们走后,那两个分派给我的帮教人员开始给我铺床,我让她们停下来,我说:“不必,我一定会回去。”她们都不相信。这时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有人过来让我过去吃饭,说:“他们(别的大法弟子)都去了。”那两个帮教也催我。我说:“我不吃。他们吃是他们的事情,我不会吃。”她们以为我要绝食,我说:“不是这样。今天如果你们是自己请我,我当然会吃,可是这些钱是哪里来的?是从老百姓那里来的,是老百姓的血汗钱,你们花老百姓的钱吃,我不会。”她们没有话回答,有一个小青年说:“法轮功…”我大喝一声:“你闭嘴!我今天敢说我修炼法轮功是对的,我敢这样说,你敢说你今天镇压法轮功是对的?!”他目瞪口呆,一句话也不敢讲。到了晚上7点多,区里来车把我接回去了,就这样,我堂堂正正地冲破了邪恶的安排,当天就回到了家。而那些消极承受的人,都陷在所谓的学习班中。在这件事情的过程中,我很坦然,没有任何怕心,后来看到师父的讲法,才知道这就是用正念面对恶人。从这件事情我也悟到师父讲的法的更深含义,在法中用正念闯关,真是威力无比!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26/24519.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