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时刻 我做出了正确的抉择

【明慧网2002年6月10日】今年4.25前几天深夜,淮南田家庵区恶警疯狂抓捕大法弟子,许多大法弟子被强行关押,警察对一位牙齿全掉的72岁老太太也没有放过。关押我的拘留所条件非常恶劣,吃喝拉撒全在一间屋里,被子又破又脏又腥臭,呛得人无法入睡;吃的是发霉变质食物,菜里没有一滴油,屋子里大老鼠乱窜。

随着我们讲真相,被关在一起的小偷和流氓、吸毒的人等从误解到理解,从不相信到相信,心灵逐渐得到了净化,有的表示出去后要找大法书籍看,有的要炼功。虽然每个号房里都有监视器、窃听器,也无法阻止人们了解真相及善良本性的复苏。

我们知道我们这些被非法关在狱中的大法弟子是个整体,我们决定集体绝食抗议,坚决抵制和清除邪恶。邪恶之徒慌乱了,在以后几天里把我们送往不同的洗脑班。我绝食抗议第五天时,在洗脑班里一些犹大对我进行围攻,他们强迫我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并采用多人看守挟持我,以不准睡觉等手段进行身体迫害。

邪恶之徒把我的父亲找来了。望着年迈的父亲额头上深深的皱纹,眼镜里面一双红肿而苦涩的眼,我觉得他们在名中、在情中活的太苦太苦,此时,我只好安慰他了。

邪恶之徒白忙了几天,从我这里没有得到他们想要得到的任何东西。后来有一天来了一位不修炼的常人,她的寥寥数语使我发现了自己隐藏的执著,我必须坚定地清除它们,进一步提高。以下是我向内找发现的自己的一些问题。

1、 修炼中遇到魔难的时候,没有真正从法上去认识法,而是固守着人中的东西不放。

得法初期,我们会计室里除了主管就数我的业务水平最高,但人员调整时我被拿到库房当保管员,能力不如我的人却当了我的顶头上司。那段时间我心里总是愤愤不平,虽然知道是要去自己这颗妒嫉心,可就是放不下,想想就生气。还以为过一段时间就能回去当会计,可是迟迟不见动静,一年以后看实在是没希望了,心里才渐渐平静下来。在这段时间里我拿到了全国会计初级资格证书,我的心平衡了一些,我想以后继续努力,还要拿更高的证书,出人头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得非常明白:“你看你啥都行,你命中没有;他啥都不行,可是他命中有,他就当了干部了。不管常人怎么想,那是常人的想法。在更高级的生命来看,人类社会的发展,只不过是按照特定的发展规律在发展,所以人的一生中干什么,他可不是按照你的本事去给你安排的。”可是我就是不悟,抱着人的东西,我能算是真修吗?所以当这位不修炼的局长来到洗脑班,提出准备用我时,我的妒嫉心、虚荣心、求安逸心等常人心一下翻了出来,我动心了,竟然答应了她,实际上是配合了邪恶。

2、由于自己常被人的情带动,也影响讲清真相的效果。甚至有时候还把执著心翻起来。

我向相处最好的朋友讲真相,顺便在她那里落落脚。她对我现在有家不能回非常不理解。说:“同学们虽不能说个个事业有成,最起码能过上安稳的小日子,唯独你现在一无所有,还四处漂泊。”这些话一下子使我动了心。想想温馨的小家庭,真不想在外漂泊呀!我于是时常回家。可是,每次回到家丈夫总让我在家庭与修炼中做出选择,不放弃修炼就离婚。

我知道自己所选择修炼的路是绝对正确的。但是寂寞感阵阵向我袭来。当我想到要在拘留所度过结婚周年纪念日,我的心里不能平静。对照法发现我只是悟到,而没有做到,“做到是修”啊,所以邪恶就抓住我的漏,迫害我,使我摔个大跟头。

3、不能真正放下生死,对大法的坚信不够。

绝食抗议是个痛苦的过程,我绝食后第一次洗澡差点晕倒在浴室,而且上吐下泻,痛苦不堪。当我又听说劳教所有着繁重的体力劳动等等,我觉得自己的承受能力快到极限了。

那位局长要保我出去,当时我差点儿误入歧途。在执著心的指使下,我按他们写的“决裂书”抄了一遍。抄完后我突然觉得心在往下沉,好痛苦,我立即明白我错了,我坚定地要回我所写的“决裂书”,他们给了我,并要我到另一间屋好好看一看想一想,我出门随手把门带上,走廊里一个人也没有。当我准备开另一个门时,我突然不想进去,此刻走廊里一个人也没有,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该离开这个魔窟了。我想走到大厅如果没人出来阻拦,我就走。我走到大厅,还是没人出来,总台小姐抬眼看看我,没在意,我继续走,到第三道门时我清醒了,开始跑步出去。我感觉到大法的威力了,一切都是安排好了,就看我们是否有坚修大法的心!我跑到居民小巷,那里正好有一辆出租车在那等人,用车的人与我同时走到车边,我请他们带我一段路,车主把我带到车站,几经辗转我找到了同修。

这一次魔难中,我发觉潜意识中在认同邪恶的迫害,没有在思想中及时坚决铲除;而且还让我深深地体会到任何一颗人心都可能毁了自己修炼的路,任何一颗人心都必须去掉,必须按大法要求去严格要求自己,跟上正法进程,做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师父真的是无时无刻都在看护着他的弟子。比我们自己更加珍惜我们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