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坚定 两天闯出劳教所


【明慧网2002年7月6日】自99年7.20以来我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曾多次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被非法拘留过。恶警曾几次想抓我去洗脑班都未得逞。

2001年3月因我不配合邪恶,家被封、电被断、门被砸坏,恶警经常到家里骚扰。有家不能回,流离在外一年多了。

2001年7月9日,因印刷大法真相资料被别人供出,在朋友家被恶警强行绑架到派出所,7月10日又被恶警非法送进看守所,进所后被关在了五号房间。我不断向内找。找到了自己的执著心把它们去掉。在监狱,牢头叫我背狱规,我坚决不背。我想狱规是给犯人规定的。同时我想起师父的经文“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牢头说你就背狱规的第一条就行了,要不就背一个字。我始终一个字都没背,始终用正念正视恶人,坚定正念,清除它们背后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坚决听师父的话,坚持不配合邪恶,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最后牢头没招。

后来管教让我照像,我坚决不配合,管教于迎春、姓白的队长又到号里叫来几个犯人拳脚一齐对我下手,并恶狠狠地说:“等着有你好看的”。回号后又跟着到号里骂我,我始终发正念清除其背后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一会她们灰溜溜地走了。

晚上,站在铁窗前,望着天空闪烁的星星心里想:师父,这决不是我要呆的地方,我一定要用正念闯出去,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有很多有缘人等着我去讲真相呢!在狱里我每天坚持炼功、背法、发正念,有时间就跟犯人讲真相,他们有时不让我炼功,我说:“我就是因炼功才被抓进来的,我不炼功早就回家啦”。在警察非法提审时说要劳教我三年,我说:“人从来没有说了算过。”心里一直充满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没有一点坐牢的感觉。一个月后堂堂正正的无条件回家。

2001年12月28日晚上7点钟我在同修家被坏人举报,又被抓进了派出所,29日被关进看守所。这里到处是污言浊语,犯人从思想到言行流露出来的都是肮脏的东西,这不是人呆的地方,更不是大法弟子住的地方,我应该马上出去做我应该做的大法工作。在监狱里我坚持背《洪吟》和新经文,每天炼功,有时跟犯人洪法讲真相,一个月后被警察非法送淄博王村劳教两年。我想我的修炼道路谁说了也不算,有师父安排,心里一直很自信,师父的话不断地在我脑中出现:“修炼者坚定的正念超越一切人的认识,超越一切人心,是常人永远都无法理解的,同时也无法被常人改变,因为人是改变不了觉者的。”(《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我凭着对师父坚信的强大正念,心里没有一丝害怕的感觉,在师父的呵护下别说两年,两天我也不在这,此时脑中想起师父的话“正悟为上士之慧因”(《洪吟》)在师父的加持下,当天晚上我就安然睡觉,第二天一早警察就把我叫到一个房间里,房间里整个布满了侮辱师父和大法的诽谤。警察开始对我洗脑,我一直用正念排斥、抑制邪恶的言行,将近一天我也没吱声。

我倒要看看她们伪善到什么时候,下午队长过来问我怎么样了,这时师父的话在我耳边响起:“那些所谓的做转化工作的也是被蒙蔽了的人,为什么不反过来向他们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呢?我建议所有正在被强迫转化的学员(没有被抓去转化的除外)向做转化工作的人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同时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建议》)我说天安门自焚是假的,给它们把自焚的疑点讲了,队长不吱声,我又说青岛XXX是不是被这里迫害死的?他无话可说,后来队长灰溜溜地走了。它们换了好几个人来骚扰我,都未得逞,到了晚上12点钟还不让睡觉,我就问:“你们是不是不让睡觉?”她们说有这个意思,我在思想中打乱它们的安排。

一会儿我的肚子疼起来,且越疼越厉害。她们报告了队长把我叫出去问我都吃什么东西了,我说没吃,她们不相信,就这样她们把我送到了医院,做了B超、化验了小便,说要办理住院手术,我问什么病她们不告诉我。恶警问我你为什么炼法轮功?我说:“我看了《转法轮》教人真、善、忍,修炼心性挺好,我就炼了。“又问:“劳教你怕不怕”?我说:“不怕。”他说:“你准备劳教了?”我说:“我从来没准备劳教。”不一会警察把我送回劳教所。我心里想一切听从师父安排。一会儿队长问我家中的电话号码,我告诉了他,到晚上她们告诉我你明天就回家了。这时心里不自主地想起慈悲、伟大的师父、大法的神圣。我跟劳教所里的误入歧途者讲一定要珍惜大法,不要辜负师父巨大的承受和慈悲的苦度,这里不是师父的安排,是邪恶势力想毁灭我们,交谈后他们有的有些醒悟。

就这样我在师父的加持下,用大法弟子的正念,两天时间闯出劳教所,重新汇入到正法的洪流中,有师在,有法在,没有过不去的关和难。正象师父在经文《也三言两语》里所说的:“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

个人认识,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