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剧本:那一个有沙尘暴的春天(五)

【明慧网2002年7月2日】
(9)、玉洁的家

一家人和张小欧正在吃饭。
刘庆显得有些心事沉重的样子。
玉洁看了他一眼,知道他必定有什么心事。
豆豆和张小欧吃完饭到客厅里去了,玉洁在收拾桌子,刘庆还坐在椅子上没动。

玉洁:“怎么回事?你这样怪怪的!”
刘庆:“今天小欧的爸爸来过了。”
玉洁有点惊喜:“小欧的爸爸?那你怎么没留下他哪?他是来看小欧的吧?”
刘庆:“他知道小欧住在这里,很放心。不过,他来这里的目的,是要向我们讲述法轮大法好,让我们知道事情的真相。”
玉洁想了一下:“他处境那么危险,心里还想着来和我们讲法轮功的真相?”
刘庆:“是啊!他说的真的很深刻,我想,我们对很多事情可能需要重新认真地去思考。”
玉洁心里有些震动地看着刘庆。

刘庆:“我们一直受无神论教育,不相信许多神佛道的事,可是我们反过来想一想,人对自己究竟知道多少,到现在不还说自己是猴子变的吗?连豆豆都不相信人是猴子变的,她只问了我一句就把我给噎住了,――今天的猴子怎么变不成人了呢?”
玉洁:“是啊!这宇宙有多大,人现在连太阳系的边还没摸到,就敢说人在这个宇宙中超越一切生命。你说这些年搞无神论,把人搞得有多么狂妄自大。”

刘庆:“我原来一直以为法轮功不过是一种强身健体的气功而已,和我们的生活没有什么关系。可是现在看来,我当初的看法太片面了。”
玉洁:“是啊,现在每一个人都知道法轮功,你想不听、不说、不参与意见都不行,明明是正的,偏偏被说成是邪的,明明人家是在做好人,却把他们抓起来。现在的报道也是假得没法信。今天我们学校居然给孩子们播放小欧的纪录片,胡说八道地嫁祸法轮功,连小孩子们都在受欺骗。唉,你说这个社会不是太危险了吗!”
刘庆:“什么?他们怎么什么都做得出来呀?!唉,现在想想,真象小欧爸爸说的,法轮功讲真、善、忍,这对国家、对社会是大好事。你看看现在这世道,今天发生个抢劫案,明天发生个爆炸案。现在当官的有几个不贪不腐?象这样下去,国家能有个稳定吗?老百姓今天有饭吃,明天保不齐就得出去要饭啦!”

玉洁沉思了一下:“下次小欧爸爸再来,你一定留住他,至少让他见孩子一面。”
刘庆默默点点头。

玉洁边洗碗边思索,忽然停下来,看着刘庆,想说什么,又止住了。
刘庆察觉了玉洁的心思:“你想说什么?”
玉洁踌躇了一下,微微摇了摇头。
刘庆:“嗨,有话不说出来,这不是要憋死人吗!”
玉洁:“庆,我想请你帮个忙。”
刘庆:“呵,夫妻之间怎么还这么客套,你的事和我的事不是一样的吗!”
玉洁十分认真地:“你能不能想办法让小欧见他妈妈一面?他去关他妈妈的那个劳教所好几次了,他们都不让见。这孩子太想妈妈了。”
刘庆犹豫起来:“这事可有点难办哪。要说商场上的朋友,倒是有一大把,这劳教所之类的地方,谁没事跟他们有什么瓜葛呀!不好办。”
玉洁:“这事我想过了,恐怕得破点财,买通里面的人才行。”
刘庆不吭声了。

玉洁看了他一眼:“怎么,心痛你的钱了?”
刘庆:“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我是受不了低三下四求他们的那种气。这又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犯不上求他们!”
玉洁看着刘庆的眼睛:“这个忙你一定得帮,就算我求你了。”
刘庆下了决心:“看你说的,好象你心胸多么开阔,我小家子气似的。甭说了,我想办法就是了!”
玉洁满意地笑了,眼神里充满了亲昵。

(10)、教室里,玉洁正在讲课

门上的广播喇叭响了,反复播送通知:“全校师生请注意了:从下一节课开始,各班级拿出一节课的时间揭批法轮功,要求人人表态……”
玉洁听了一下,不予理睬,继续讲课。
可是广播没完没了的放,又开始放关于天安门自焚的诬蔑报道。
玉洁看着广播喇叭,从门边拿来一把椅子,站上去,拔掉了广播喇叭的插销。
玉洁回到讲台前。
所有的学生都在看着她。
她也看着那些学生。
她的目光和张小欧的目光相遇了——
张小欧眼里充满赞佩和坚定,嘴角带着微笑。
玉洁拢了拢了头发,思索了一下,有了主意。

玉洁:“下面同学们把书本放好,我们从这节课开始,大家一齐来讨论一下法轮功的事。现在老师来提问,你们每个人要认真思考,想清楚了再回答问题。”
教室里静静的,同学们的眼睛都紧紧盯着玉洁。
玉洁:“我们同学中,有谁去过天安门广场的请举起手来。”
所有的同学都把手举起来了。
玉洁:“哦!都去过。好,老师再问第二个问题,有谁在天安门广场看到过执勤的警察背着灭火器巡逻?请把手举起来。” 
没有人举手。
玉洁:“没有。好!”

玉洁走下讲台,在学生们的座位间走动着。
玉洁:“现在,老师再问第三个问题,同学中有谁看过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关于天安门自焚的报道,请举起手来。”
同学们差不多全举手了。
玉洁:“好!都看过。下面这个问题同学们不需要马上回答,在头脑里认真想一想就可以了。我们知道,天安门自焚是发生在冬天最冷的时候,是北京滴水成冰的日子。平时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执勤的警察背着灭火器巡逻,而从中央电视台播放的自焚电视片上我们都看到,在这冬天最寒冷的日子里,却有很多的警察背着灭火器在天安门广场巡逻,这是为什么?”
课堂里静得一点声音也没有。
学生们在认真地思索。
…………

放学了,玉洁和张小欧一起走。
张小欧兴奋地看着玉洁:“老师,您今天做的真好,我真为您高兴。”
玉洁看着张小欧:“为我高兴?”
张小欧:“是啊,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您摆正了自己的位置,没有同流合污。”
玉洁:“我讲的是真实的事情,说的是真实的话呀!”
张小欧:“可是现在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敢讲真话,都敢去面对真实的事啊!”
玉洁:“老师天天在课堂上教你们怎样有文化,有知识,做一个有益于社会和人民的人,可是到头来自己去昧着良心说假话,这怎么能行呢?其实我以前心里一直非常矛盾,是你和你的爸爸妈妈,还有那些法轮功学员们,是他们敢于坚持真善忍的行动教育了我,这里也有你的一份功劳啊。”
张小欧:“老师,您知道吗,您的这一念,功德可大了!”
玉洁:“真的吗?”

张小欧:“真的。帮助法轮功讲真相是在做大好事。老师,您知道吗?江泽民给法轮功造了很多谣,现在所有电视、报纸上关于法轮功的事都不是真的。江泽民还偷偷地下令对法轮功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对抓到的法轮功学员要‘往死里打,打死算自杀’。”
玉洁皱紧了眉头。
张小欧:“所以,您在广播电视听到关于法轮功学员自杀、跳楼的消息,很多都是被迫害后再造谣污蔑法轮功的。99年以前的七年里,怎么没有这种自杀、走火入魔的情况?在外国也有很多人炼法轮功,我看过照片,还有外国人呢,怎么没有自杀和杀人的?它们造了太多的谣言,老师您可不要相信它们。”

玉洁点点头,拉起张小欧的手一起往前走。
两人一边走一边交谈的背影,越来越远……

(11)、天黑了,玉洁的家

刘庆还没有回来。
玉洁看看墙上的钟表,思索着。
客厅里静悄悄的。
玉洁走过去,轻轻推开门看——
只见张小欧和豆豆正在盘腿打坐。
她轻轻掩了门出来——
在厨房的饭桌前坐下,一个人想着心事。
门外有响声。
玉洁站起来,向外看着。
刘庆推门进来。
刘庆愤愤地:“真没想到,天下还有这么黑的地方!”
玉洁:“怎么了?这回是工商局的还是税务局的?”
刘庆提高嗓门儿:“哪儿啊,劳教所!”
玉洁聚拢嘴唇:“嘘——小点声,别打扰了孩子们。”
刘庆:“现在这世道简直是明抢了,就为让亲属见个面,这是国家法律允许的嘛,要这么多钱!”
玉洁:“你慢慢说,是怎么回事?”

刘庆倒了杯桔子汁,一口气喝了下去,然后说:“我托了个熟人到劳教所打听,回话说,张小欧的妈妈是死硬分子,不悔过,要办成事儿得多给钱。我送了五千块钱过去,但好几天也没信儿。后来再找人一打听,说是给少了,我又给了五千,还没动静。后来我不耐烦了,找那个熟人问,他们到底想要多少,那人说了实话:‘向张小欧他妈妈这样的,给多少都不多,干脆死了心吧。’我觉得这事办得窝囊,这几天也没敢跟你讲,事就这么拖着。谁知今天一上班,那熟人打来电话,说事办得有门了,劳教所说再给两万块钱,就立刻安排他们母子见面。”
玉洁惊诧地:“这么多?这不是明火执仗地抢嘛!”
刘庆:“我当时习惯地砍了价,不知为什么话一出口,心里竟有些后悔。今天对方来电话了,说不能少于两万块。我下午把钱送过去,这不,劳教所晚上来了通知,说明天上午可以让小欧见他妈妈。”
玉洁试探地:“这么说,事办成了?”
刘庆干脆地:“事办了,我也快叫这帮畜生给气死了。”
玉洁十分高兴地:“别生气了,快洗洗吃饭吧。我去跟小欧说。”

清晨,玉洁在给张小欧收拾一个小包裹。
张小欧走过来,自己也收拾得干干净净。
刘庆已经收拾妥当等在那里了。
玉洁将小包裹交到张小欧的手里。
玉洁:“小欧,这个交给妈妈,里面有些吃的东西,还有一点钱,你妈妈在里面可能用得着。”
张小欧:“谢谢老师。”
玉洁帮张小欧正了正衣服,又在他头上拂了拂。
玉洁:“记住要和妈妈讲的话了吗?”
张小欧点点头。
玉洁:“代我向她问好。”
张小欧:“嗯!”
玉洁:“好,跟叔叔去吧,回来不要去上学了,让叔叔直接送你回家来。”
张小欧低下头,眼泪流了出来,他用手背擦着:“老师,您就象我妈妈一样。”
玉洁用手替张小欧把脸擦干净,象看着自己孩子似的微笑地看着小欧。
刘庆站在一旁:“小欧,咱们走吧。”
张小欧向玉洁招招手,跟着刘庆出去了。
玉洁看着他们的背影,有些欣慰地长出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