兑现我的誓言


【明慧网2002年7月26日】我是一名大法弟子,今年40岁,以蹬三轮打工为生。自从大法受迫害以来,我一直想要为大法申冤。虽然有很多其它方法讲清真相,我也一直在做,但在充满邪恶谎言的环境中,我还是很想向全世界证实大法,喊出我的心声:“法轮大法好!”

今年7月1日,我终于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因为天安门广场是我能想到的老百姓能够得着的、面向世界的窗口。

2002年7月1日早6点到达北京,下车后我直奔天安门广场,我要把积压心底三年的心里话喊出来,我将横幅高高举起,用尽全身力气喊出——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这时过来四、五个警察,它们抢我的横幅,抓我的头发,我拼命与之争夺横幅,最后它们连推带打地将我带到派出所,审问我叫我说出地址,我告诉它们我是学大法的,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警察恐吓我说,今天是7月1日(注:这里的意思是这一天是所谓XX党生日,敏感日期),你这时候来证实法,是最严重的。三、四个警察轮流审我,逼我说出家庭地址。我心想我不害怕它们,我要去掉这个怕心,发出最纯正的慈悲的善念,给它们讲法轮大法是被迫害的,我们都是好人,我们师父是来救度所有善良的人的。它们说我们知道大法好,你们都是好人,我们也没办法,上面指令,我们就得照办。开始它们非常伪善,想诱出地址,看此招不灵便拿出电棍,恶狠狠地说:“今天你要不说,看见没有?”只见一道电光一闪。我心想:决不允许邪恶动我一下,我做的事是最美好最神圣的,怎么能让邪恶迫害我呢?!我心里发正念,随之,我大喊一声:“你们谁也不准动!”这突如其来的喊声把它们震慑住了,真的谁也不敢动,不敢靠近我。待它们缓过神儿来,互相看一眼商量着说,咱们动不了她。在我强大正念作用下,它们走了。

一会儿进来一个警察将我反扣上,当时我动了不好的一念,这么多人轮番折磨我,我能挺得住吗?念头一动被它们钻了空子,警察说你说出地址就放你回家,我便说了地址,它们把我带上车送到看守所。这时我才悟到要时刻保持正念,不能用人心对待魔难。进去之后我不配合邪恶的命令和要求,绝食抗议四天,就不能动弹了,它们把我抬出去通知当地派出所来京带人。

当地公安人员,在我兜里搜走我仅有的348元血汗钱,把我锁在三楼房间里,它们便出去赌博。我想我决不能让恶警带走,我就整点发正念准备走出去,半夜它们赌博回来把门顶上,我就发正念叫它们睡觉,并请师父帮助。在正念的作用下,我摆脱了公安恶警的关押,虽然当时感觉眼前一阵昏花,右眼角划开一条大口子鲜血直流,脚也扭了,但我在心里求师父让我看清路,血马上止住了眼睛也能看清路了,就这样走了很远很远。

走着走着,天渐渐亮了,当时又困又乏又没有一分钱,只好讨饭。晚上睡在水泥板上,讨了四天饭,遇见一个好心人给我十元钱,便坐车到了北京南站。从西站到南站我怎么也走不出去,这时四面八方围来好多警察,我又发正念走脱,来到北京北站──历尽辛酸苦难,终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安全到家!我又汇入了正法的洪流。

我觉得证实大法、尽心尽力讲清真相是我的使命。我在兑现自己久远的誓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