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脑班关不住 守正念 一日还


【明慧网2002年7月30日】我修炼以来亲身体验了好多大法的神奇,比如在狱里两次摘下手铐;绝食20天精神饱满;带着资料巧妙脱险;哪做的不好师父点悟;连睡觉师父都在管着。原来自己觉得文化有限,也悟不到什么高深法理,就想写不好还不如不写。后来悟到这种想法不对,这也是执著心,大家都是相互交流。我想把我最近这次经历写出来。

在4月中旬的一天夜里12点,有人喊我开门,我起来一看,院子里站了十几个人,他们是从房上翻过来的。两个人进屋说穿好衣服跟我走一趟。我心里空空的,不惊也不怕。就这样把我带到了乡里已经等候的车上直达石家庄。我心里想可能要送我去洗脑班了。在半路司机说困了想睡一会,我说下车小便,其实是想看看地形。车上共有5个人,有一个说是县政法委的一个女工作人员,就把我和她用一个手铐铐上下去了。公路东侧下边是麦地,地边是村子,这不是师父安排的吗?再扒了一下手铐很松,稍微一用力就能下来,我想,跑吧。心里又打起了鼓,腿也直想软,勇气也不知哪去了,心都要蹦出来了,就这样又草包地上了他们的车,心里好不平静。我知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想了一会儿心里又感到空旷开阔了,除了给他们讲真相别的什么也不想。

到了石家庄劳教所是3点左右。打电话没人接,后来接电话的人说:“不是我管,明早再说吧。”

到了上班时间,找这个人说“不管”,找那个人说“不知道”,再找说“不是这里”。十点钟转到石家庄的“河北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就是真正的洗脑班。又是一通找,好不容易找出来二个人,说是什么特级讲师,洗脑的人最多。两个人把我领到了他们的办公室。“讲师”让我坐在他的侧面,说:“老太太没问题,好好转化,转化好了就让你回去。我们这里条件很好,不打人,不骂人,吃的好,住的好。你们资料上说的都是假的,说什么打死多少人根本没那回事。这里你们法轮功百分之九十被我们转化好了,个个精神饱满,吃的白胖。”

我根本不想听他这一套伪善的话,我就先说了几句:“我是农村的,没有文化也不懂什么是政治,我也不反对共产党,我老头、父亲、弟弟都是共产党员,我就是知道法轮功好,太神奇了。”接下来我就把身体的转变、神奇的例子给他讲了几个。他听我说完就接过来说法轮功确实能治病,你们那本《转法轮》我比你们看的都多。……全是常人那套理,最后他说的什么我都不知道了。我跟他说:“你说的我怎么一点也听不懂呢?”正在他没面子的时候,来个人说有人找他,结果他一去不复返。

领我来的两个人就问我怎么样,人家高级讲师讲得多高多好,听了有点转变吧?我说没有。他说一点点也没有?我说一点点也没有。他说:“你这老太太还真顽固,住着吧,两仨月回不去,出去交钱办手续。”安排好了屋子,进去一看:新房子新被褥,彩电空调全是新的。我明白了这是新建的洗脑班,全是伪善。上午这一战结束。

下午有人喊我去体检。我想这一下有希望了。几个人领我到那里,设备俱全。坐下先量血压。我用真念请师父加持弟子,结果是高压220。检查心脏和做心电图时我又请师父加持,炼功人是超常的,让他们测不准。检查一通下来,最后说我有严重心脏病,高压220,开了证明,回到培训中心马上批准退还手续回家,好象怕我死在他们那里。就这样不到6点我就回到了家。家里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我本来是非常健康的人,我说这不是又进一步证实了大法的神奇吗?

回来后我总结这关为什么这么简单。一是我的心达到了纯净,什么也不想总是空空的;另一个是根子上的坚信。我不说我修得好与不好,在这个问题上我没有执著。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讲“而大法弟子们是去掉一切常人执著,包括对人的生命的执著,从而达到更高层生命境界,所以我们才能从人类历史最邪恶、最恶毒、最流氓的迫害中走过来,这也是那些邪恶的败类们想不到的。”如果不执著生死,坚信大法,做到正信、正念、正行,我想每个人都能过去,这和去天安门打横幅喊口号平安返回没什么两样。

在同修眼里我本来就是个烧火做饭的小和尚,抓走送到石家庄一天没过又回来了,谁都感到不可思议。有同修出于关心,说我如有对不起师父和大法马上写严正声明。我说大法是严肃的,带有一点常人心就会加大考验,别说投机取巧了。我虽然谈不出什么高深法理,我想只要在法上认识法,坚信大法,每个人都能过好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