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来得福的姊妹仨


【明慧网2002年8月16日】几个月前我家老人过生日,那天异常热闹,七大姑、八大姨等亲友来了十几人。

我正在屋里与客人们讲着真相,忽听到庭院里传来了“圆满得佛果,吃苦当成乐……”(《洪吟》“苦其心志”)背《洪吟》的声音,我站起来一看,哟,仨老太太──我妈(70岁)与我两位姨(大姨76岁,小姨66岁)正在一边摘拣着青菜,一边齐声背颂着《洪吟》。我姑姑笑着说:“这三个老姊妹,真是老来得福啊!”

是的,姑姑的话没有说错,修炼法轮大法真给我妈与我这两个老姨带来了福份。

我妈及我的两个姨从小就过着苦日子。她们姊妹兄弟共8人,4男4女。当木匠的姥爷,累死累活的挣点钱还不够全家人糊口,8个儿女根本上不起学,基本上都是文盲。

我妈和姊妹们出嫁后,各自的家境都不是很宽裕。经济上的困窘、生活上的艰辛且不说,最令她们不堪忍受的是百病缠身的痛苦。每当别人与我谈起童年时,我常会说:“我小时候记忆最深的就是我妈的病痛呻吟声,我是在我妈呻吟声的‘伴奏’下成长起来的。”的确如此,从我记事起,就见我妈常年因病在炕上躺着、呻吟着。有时能下地活动,也常常是蹒跚地挪动着身子,嘴里连续地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不知什么原因,我妈姊妹四人都在生孩子时落下了严重的“月子病”。这种病很厉害,也很难治。医生能检查出的有多种妇科病、肾炎、神经衰弱等病症,表现为头痛、腰痛、全身痛等。四个家庭因经济条件所限,她们只有在挺不过去时,才让家人去村医那里拿点药抗一抗,根本花不起钱住院治疗,她们一直这么干熬着。我那可怜的三姨,还没熬到40岁就病故了。

每次见到我大姨,看到她的脸都是浮肿的,且行动困难。小姨在病痛的折磨下,体重基本维持在七八十斤左右。妇科病使她要常常蹲厕所。有时由于身虚体弱,下不了炕,家人就把痰盂放在炕上,她就在炕上长时间坐在痰盂上面……。

后来我们这些当儿女的长大了,能挣钱了,也没能解除病痛对母亲们的折磨。一方面是因为这些痼疾已落了根,更难治了;另一方面,她们认为自己也老了,不值得花大钱住院治疗,自认命苦,不愿去治了───风烛残年了,过一天是一天。

就在她们万念俱灰,生命之火即将燃尽之际,枯木逢春,绝处逢生,她们得闻了万古不遇的罕世至宝──法轮佛法。从此,她们先后走上了能使人起死回生、返本归真的金光大道。

最先得法的是我母亲,1997年7月她开始修炼。别看老太太不识字,听完一遍师父讲法录音后,就无限欣喜地说:“这会儿可真是得着宝了,这是修佛的真法,真正的宝。”之后,她一头扎进去就再也没有一丝的动摇。她一遍遍地听着师父讲法录音,越听越明白,越听越知道大法的无比珍贵。从小没上过学的她,看着一本一本的大法经书摆在那里自己不能读,暗地里不知哭过多少回。后来她听说有些与她一样情况的老年学员,通过自学能读《转法轮》了,她高兴得笑了,她发愿也要学识字,一定要能自己亲口读大法。她便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学识字。家人常常看见她自己做饭时嘴里在嘟囔着什么,后来知道那是她在一边做饭,一边瞅着放在锅台上的识字本背记生字呢。她采用的是形像记忆法,就是把别人告诉她的生字读音,用自己能看懂的人物或图形画在字的下面,用形像强化记忆。我有时看到她的识字本,几乎成了“图画册”。

由于她的心诚念正,不怕吃苦,不到一年的时间,师父就帮她把《转法轮》里的字全认识了。当她较流利地读《转法轮》及其他大法书时,四邻五舍不修炼的人们惊的目瞪口呆───他们不敢相信这位一天学没上、年近70的老太太,学识字还不到一年就能读那么一本厚书。而不信还不行,事实就摆在那里──他们都亲眼看到了老太太能流利地读书。当时,周围的人们在谈起这件事时,几乎都说着同样的话:“法轮功就是神!不服不行!”

令周围人惊奇的还有我妈身体上的变化。她得法不长时间,师父就给她清理、净化身体。通过修炼,她全身的病都不翼而飞了,身体强健了。修炼前连腰都不敢弯的她,修炼几个月后,就能下庄稼地干活了。村里人看着这个过去常年卧床不起、全村出了名的“病篓子”、“药罐子”,如今却在地里像年轻人一样的肩扛、手提,推车子干活,真是惊的瞠目结舌。有的村民甚至还长时间地驻足观察我妈的“劳动”情况──看看她是不是“短期行为”。当看到她不累也不喘地长时间干活时,都再次被大法的威力所折服。

我妈修炼后不仅百病全消,身体强健,而且还返老还童,变得年轻了。有一次,已出嫁别村的姐姐回家与我妈一起在菜园里刨地,被她村一位去赶集的村民看到了。过后,那位村民问我姐:“那天与你一起刨地的四、五十岁的人是谁?”当我姐告诉她是我妈时,那村民吃惊又不解───我姐都已经四十多岁了,怎么还能有四、五十岁的妈呢?我姐告诉她,我妈已近70岁,且以前浑身是病,是炼了法轮功才使她有了今天,……那村民明白了是咋回事后,不断地叹服大法的神威。

其实,修炼后,大法的威力展现在我妈身上的奇迹何止这些,别人看不到而她又不对别人说的还有不少,比如她出现的遥视功能等,在此就不去赘述了。

我妈修炼后出现的种种变化,使人们活生生的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威力,再加上她和其他学员的积极弘法,本村及周围村有不少人先后走上了修炼的道路。我们村不足500口人,99年7.20以前,有100多人购买了大法书,有70多人修炼。

我小姨是97年底开始修炼的。炼功不长时间,她的身体就得到了净化,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愉悦,并且她还体验到了炼功打坐中美妙殊胜的感受。她曾私下告诉我:有一天深夜她坐在杌子(农村用的一种的方木凳)上打坐炼功,不知不觉飘了起来,睁眼一看,身体离开杌子面有20多公分,当时有些紧张害怕,她一害怕就掉到杌子上了。我小姨在她村是第一个得法的,她修炼受益后,就热心地到处去弘扬大法。不久,村里就成立了三个炼功点,她家是一个点,每天早、晚就有30多人在那里学法炼功。

大姨的得法颇费了些周折。她也知道大法好,只是觉得自己是快80岁的人了,还有那么多病,不知能活几天,误认为修炼对自己不管用。后来在我妈与我小姨的鼓励下,98年她也加入了修炼的行列。当她听完了师父的讲法录音,明白了法轮功是咋回事时,非常后悔自己没能早入门得法。从此,她便抓紧时间听法炼功,日常生活中用真善忍的标准去要求自己。大法的威力同样展现在这位年近80的老太太身上。几个月后,老人的病好了,由老态龙钟变得身轻体健能干活了,并且白头发也变黑了。大姨老两口都是急性子,脾气都比较暴躁,两人动不动就吵吵。她炼功以后,急暴脾气好了很多。不修炼的大姨夫由此对大法产生了很好的印象,不知不觉中,他也要求自己做好人。有一次我大姨夫去赶集,买卖中对方多找给了他10元钱,他发现后便马上还给了对方。他在与我提及此事时不无得意的说:“主动把到手的钱再还给别人,在以前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而现在明白了沾人家的便宜不好,再也不能那样干了。”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啊!后来,我大姨家也成为村里的一个炼功点,有十几个老年学员在她家学法炼功。

老姊妹仨成了同门弟子,并都起死回生,迎来了人生的第二个春天,更有共同语言了。她们经常互相走动,交流一下修炼体会,彼此鼓励着、精进着,她们那时的舒心快乐劲就甭提了。亲属们看到这仨老太太脱胎换骨的变化,也都打心眼里为她们高兴。

正当姊妹仨沉浸在大法给她们带来的幸福之时,邪恶的江泽民流氓集团无视法轮大法带给了老百姓身心健康乃至拯救其生命的事实,为了一己之私,采用了人类历史上最邪恶、最无耻的流氓手段迫害法轮大法。姊妹仨无法接受这颠倒黑白的残酷事实,她们惊愕、愤慨、痛苦,心里难受的哭过好多回。在邪恶的迫害中,我妈坚信师父、坚修大法的心坚如磐石,始终没动摇过。当村干部领着镇上的人到我家抄资料、逼我妈签字时,我妈到里屋把房门插上,告诉他们:不会签字。就坐在炕上读《转法轮》。他们走了。此后,镇上再来人,就被村干部顶回去了。我的两个老姨有一段时间曾被那铺天盖地的邪恶谎言的“大棒子”击打的发了“懵”,有点晕头转向、不知所措,出现过短时间的茫然与迷惑。但通过学法与交流后,她俩很快就清醒了过来,认清了江氏流氓集团发动这场迫害的邪恶本质,与我妈一样,在向世人讲清真相的正法洪流中,力所能及的发挥着自己的作用。

我告诉身边的姑姑,您现在看到的仅仅是大法带给仨老太太表面上的福份──没病了、年轻了,而更大的福份还在后面呢。我又给她讲了一段时间的真相,我姑姑说:“我很后悔以前没听你们的话也炼法轮功,我现在炼还行吗?”我告诉她:“行!”我姑姑高兴地笑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