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广播电台:中国滥用精神病治疗手段

【明慧网2002年8月16日】据荷兰广播电台2002年8月14日报导,根据荷兰的一个精神病治疗监测机构报告,在中国的精神病院里关押、折磨成千上万名持不同政见或宗教信仰的人士。

日内瓦精神病研究发起机构(GIP)在一份新的报告中,将中国滥用精神病医疗设施和前苏联联系起来。中国滥用精神病治疗的证据随着(江泽民)镇压法轮功而浮出水面。

在新闻线(Newsline)的乔安娜-斯多娃(Johanna Stoyva)的本次采访中,GIP秘书罗伯特-范-沃伦(Robert van Voren)表示这些行径严重违背了人权与医疗道德。

“这与在前苏联发生的情况类似,人们被强迫注射神经控制性针剂或强迫服用神经性药物,他们被毒打,被强奸,被用湿的麻布裹起来,当麻布干了之后,这些人就会象榨橙汁那样被挤成一团。这是极端痛苦的。这是惩罚,这是虐待,这是酷刑折磨。”

问:“绝大多数精神病是由不同政见引起的这种想法是否还存在于当今中国的官方精神病治疗理论之中?他们还相信这个吗?”

“是的。中国不使用国际健康组织发展起来的国际疾病分类法。对精神病他们有一套中国式的分类方法,就象前苏联那样。对于那些有改革思想或有不同宗教信仰的人们,他们有特殊的名词术语,把他们当作是精神病人。”

问:“就是说他们根据政治异议而有一整套分类体系?”

“他们认为改革者的观念,对真理的探求,或象法轮功那样持不同的宗教观点,都是一种精神病。他们把这些分为妄想症,精神分裂症或狂想型精神分裂症,这或多或少与前苏联的做法类似。”

问:“现在政治异见人士还被关进精神病收容所吗?”

“随着(江泽民)对法轮功的镇压,滥用精神病疗法的政治迫害浮出了水面。90年代后期中国(江泽民政府)开始镇压法轮功,大批法轮功学员被关进了精神病院,正是那样我们才发现真实的情况是什么。后来发现实际上有更多的人被关进了精神病院,有工会活动家,异见人士。也有相当一部份人是因为向当权机构申诉,比如上诉当地政府的腐败,抱怨屋顶漏雨等,都是各种小事。他们因为给政府写信表达不满之情,他们就被认定为捣乱分子,于是就被关进了精神病院。这是除去麻烦人士的非常普遍的做法。”

问:“大多数中国的精神病医生会相信不同政见者是因精神病引起的吗?”

“首先,在中国,精神病治疗被严格地分类。一共分四部分,其中只有两个涉及到政治虐待,那就是安全部的精神病院和民政部的精神病院。而高校体系和卫生部不涉及政治虐待,这两部门的体系与西方院校很广泛接触,那里的大夫不乏革新的见解。当他们得知在他们的国家发生的真实情况后,都显得非常震惊,可是他们与另外二个部门的精神病大夫没有接触。

“在另外两个部门的精神病大夫,他们要么就相信被关押者确实患有精神病,就象许多前苏联的科学家相信持不同政见就是病,要么就非常清楚地知道他们做的是什么,知道他们将精神病治疗药物用于非医疗用途。不论哪种情况,他们现在在精神病院里对付在押者的手法就是一种折磨,这损害了他们的医德,损害了他们全专业的资格,为此他们应该受到惩罚,他们应该被起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