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时报:人权组织谴责中国滥用“精神病”诊断

【明慧网2002年8月16日】此文译自英文版台北时报8月13日报导。

一个人权组织在昨天公布的一份报告中说,中国将政治异议人士关进精神病院,其大量性和频繁性使人联想起前苏联的做法。

纽约的人权观察说,即使在大规模改革时代,当局还是关押了数百甚至上千人在精神病收容所,用以压制不同声音。

“中国官方的精神病理论容许用监护性的精神病收容所对政治异议人士和不符常规的人进行强行治疗,”该组织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些人包括法轮功学员,独立工会组织者,秘密检举人,和投诉政治迫害和政府官员违法乱纪行为的人。”

这份和日内瓦精神病学家协会联名发表的报告说,尽管把精神病治疗当作政治手段的做法已不象毛泽东时代那样泛滥,但它还是被作为一种备用手段保留了下来。

报告说,“中国的法医精神病医生继续将一些属于持异见人士型的个人诊断为有‘危险的精神病’,并将这些人送入特殊的精神病收容所,长期监禁。”

报告引用王万新的例子。王是一名政治活动家,自七十年代中期被首次逮捕后,大部分时间被关在收押有犯罪倾向的精神病人的医院。报告说,他至今仍被监禁,并引用中共官方的话说他被当作有“政治偏执狂”来治疗。

该报告说,精神病同样被(江泽民)政府作为对付于1999年被禁的法轮功精神团体的武器。

报告引用一些案例,说法轮功学员经常遭到诸如导电痉挛或电针等的痛苦治疗。

报告说,尽管有大量的在坊间流传的证据,要全面了解当今在中国的政治性精神病治疗程度几乎是不可能的。根据各种已有的数据,报告总结说,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中国的法医精神病医生处理了三千多份“政治性病例”。

报告说,“有理由推断,绝大多数这类病例(的诊断)是主观的,并导致一些不同形式、不同长度的强制性精神病监护和治疗。”

报告说,“这个推测出来的‘大概’数字肯定是不精确的,但错误多数是低估了这一数字。”

报告同时提到,比较起来,苏联在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间关押在精神病院里的政治异议人士大约有几百至几千人。

这份报告与前些时候英国精神病学术界所说的相吻合,他们认为中国将政治异议人士关押在精神病院里的做法远远比以前所相信的要广泛的多。

罗宾.孟若在一篇文章中说,中国滥用精神病治疗的“范围和强度”很可能大大超出前苏联。这篇文章在去年早些时候发表在哥伦比亚亚洲法律期刊上。

孟若说:“有相当数量的文件证据证明,事实上,中共长期以来滥用精神病治疗以达到政治压制的目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