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天地行——记北欧之行


【明慧网2002年8月2日】我的俄罗斯和冰岛之行的经历十分丰实,同时也体悟很多,我想把这段经历写出来,也是一个永远也不会再重复的历史的一页,希望能和同修们共勉。

志在必行

首恶要去北欧的消息是在今年多伦多法会的大游行中听一位同修说的,回到佛州后又听到其他几个同修提起此事,我开始重视起来。随着明慧网及其他大法网站上同修们对这件事不同看法的文章陆续发表,以及大家谈及去德国之行的体会,我很快地认识到这次行程的重要性。一旦决定,就开始着手办签证、公司请假和订机票等事宜。

本来只打算去俄罗斯一站,主要考虑公司请不了这么多假,可就在我走的前几天,公司经理对我说,不用担心,这两个礼拜你都不用来上班了,可我只请了一周的假啊。当时我的心里一动,一念闪过,莫非这次我应该也去冰岛?可当时机票已订妥,也就没有深想。在这个过程中,网上也不断有同修发表文章,探讨是否应该参加北欧之行,当时自己心里也有过摇摆,不知自己是否悟对、做对了,是不是去迎合旧势力的安排?同时,也收到其他大法弟子们打来的电话,言语婉转之中让我慎重考虑。通过自己静心学习师父的新经文和《北美巡回讲法》,我悟到,不管这件事是谁安排的,大法弟子近距离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控首恶的邪恶因素,是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啊。在法理上弄清楚了,那就什么也挡不住我,任何干扰也动摇不了我。就在临行的前几天,师父连着发表了三首诗,我觉得句句都是写给我们的。就这样,带着师父慈悲的呵护和加持,带着救度众生的神圣职责,我踏上了北欧之行的正法旅途。

难中炼金体

从踏上旅途的那一刻,我就进入了逢整点发正念的状态。两天日夜兼程,换了五次飞机,再换乘长途汽车,终于来到了俄国边境。说来也巧,五次换乘的飞机,每次逢整点发正念的时候,总是飞机起飞和降落的时间,看着如此的“巧合”,我想另外空间一定有原因存在,这仿佛也在预示着这次的“神路难”。

这趟载着几乎全是大法弟子的客车到了海关后排队检查入境,那位漂亮而又冷漠的女海关官员看了我的欧洲护照后,示意我在边上等着。当时并没有会被拒入境的想法,但我知道,这是干扰。等快到队尾时,又一位纽约的大法弟子给拦了下来,我们就站在边上一起发正念,许多大法弟子通过关口时都给我们鼓励的目光,我知道他们在帮我们一起发正念。大约一个小时以后,检查官把护照还给我们,挥挥手让我们入关。上车后,DC的一位大法弟子对我说,我一直在帮你们发正念呢,我朝她会意的一笑。是啊,在难中大法弟子们相互鼓励和支持是太重要了,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啊。

到了圣彼得堡稍事休息后,我们就进入了连续三天的24小时整点发正念的阶段。这里的冬季是白夜,深夜时分,仍然清亮的天,使人不太容易想到睡觉。想起师尊说的:“世上任何一件事情都是为这个大法而来的,都是为大法而成的,为大法而造就的。” (《导航--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心中不由得感叹不已。

这三天是很艰苦的,对每一个来俄罗斯的大法弟子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这么近距离的发正念,全球上亿的大法弟子,只有这些大法弟子得此殊荣,多么难得的机会,每个大法弟子都不愿轻易放弃,都想要做得更好,可是越到后来困倦不停地袭来,而盘腿一次比一次更加疼痛。每当疲劳时、困倦时,每当盘腿剧痛难忍时,我就在心中默念 “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每念一遍,我的浑身就充满了无穷的力量。我明白,师父在给我们这些大法弟子一遍遍地加持,我也知道满天的众神也在看着我们,我们一定要做好啊。到了首恶离开的那天凌晨,全球大法弟子持续发正念的三个小时,我坐在地上的身体象被定住似的,被能量包裹着,腿仍感到隐隐的疼,但那疼痛似乎离自己那样的遥远,我的空间场是那样的平静、祥和,纤尘不染。正法口诀随着自己的默念而出现在眼前,是那样的醒目和清晰。我知道,在这样的场中,邪恶是没有任何生存的条件的。是大法赋予了大法弟子们金刚不动的正念和正行。

了结善缘

接下来,许多大法弟子们计划去立陶宛和爱沙尼亚。我则提前一天离开了俄罗斯。就这提前一天离开的决定,促成了这次的冰岛之行。从圣彼得堡到阿姆斯特丹这一程本想坐火车,可买票的时候发现路上行程太长了,于是决定坐飞机去。到了阿姆斯特丹机场,在等待下一班飞机的三个小时中,遇到了四批中国观光团。我先是主动上前去和他们寒暄,问他们从什么地方来的,国内的情况如何。他们在异乡遇故人,也很高兴和我谈话,并询问我在国外的情况。等到大家谈到兴致很高的时候,我就取出光盘和资料,送给他们。往往这时他们都十分愿意接受并问我“自焚”是怎么回事。有一个私营企业厂长和我谈的很高兴,但他却不太敢接光盘,他说,我要是被查出来就完了。言语之中明显的是被恐怖的镇压吓怕了。这时,他同行的一位朋友从我的手中拿走这张光盘说:“我不怕,我倒是很想好好了解一下。”等到我上飞机的前一刻,我把手中最后一张资料给了一位从国内来的作家,他愉快地接受并微笑着向我道别。在缓缓上升的飞机上,看看渐渐远离的机场,我的心中充满了无比的感动,师尊的巧妙安排体现在我们修炼的方方面面,今天这些得到真相的中国同胞啊,他们千万年的等待,在接纳我并接受大法资料的瞬间,终于了结了这份善缘。

大法之福

说来也巧,我的往返程的机票都是在冰岛转机。飞机到了冰岛机场后我就看见不少警车停在那里,当时我根本就不知道已有大法弟子被拦在别的国家不让上飞机,也不知道有少数大法弟子拦在机场不让进关。但从看见警车的那一刻起我就开始发正念,到了关口,海关官员问我:“你准备在冰岛待多久?”我告诉他我是来转机的,他立刻让我进了关。

到了机场,本想在机场度过一个整点发正念和学法的夜晚,第二天乘飞机回去,没想到机场两点以后要关闭,所以非得离开,可是去哪里呢,情急中记得在圣彼得堡时当地大法弟子让去冰岛的大法弟子们抄一下联系电话时,自己不知为什么也抄了下来,于是联系到了大法弟子。刚到住处,一位西雅图的大法弟子就对我说,很多大法弟子被挡的挡拦的拦进不来,我们这里现在只有这些大法弟子,你都进来了,却要明天走,要知道,多一个大法弟子,多一份力量啊。

当时我想,是啊,大法需要,我为什么不留下来呢,再说为什么我的飞机在冰岛转机,为什么前一天到机场可机场晚间要关闭自己非去城里不可,为什么自己抄下了冰岛大法弟子的联系电话,为什么离开公司前经理说我可以两周不来上班?我十分自责,自己的悟性为何这样不好,于是,当下就决定留下来了。

第二天去城里把机票改了。去的路上,询问一位当地人怎么去汽车站,她很热情地带着我走,路上和她聊起这里的风土人情,我说我对这里的一切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不经意地看着我说:也许你前世来过这里吧,我当时很惊异于她的灵性,后来才知道这里的民众不少是通灵的。那一整天我和那位西雅图的大法弟子一起去小城的店铺里和给路上的行人发“给冰岛民众的一封公开信”。几个小时下来,走遍了大半个小城,只要我们一说是法轮功学员,他们都说,才看了新闻,都知道了。政府的决定是错误的,欢迎你们来冰岛,我们支持你们,还有不少人当时就要学功。看到人们这样明白,我们真为他们感到高兴。

接下来的情况更加使人感动。我们在户外炼功的几天,每天都有大批的冰岛人来学功。一位瘦瘦的女画家和我学功,上来就是双盘,打坐入静快一个小时,其他四套动功,则反复学炼一遍又一遍。她说,她从别的城市到这里来办事,正好赶上我们在这里教功,她练瑜伽二十年。我想,今天她和大法的缘分到了。另一位冰岛的街头艺人,一定要送我一幅他亲笔作的画,他带我到画铺前说,你挑一幅最喜欢的吧,就算我对你们法轮功的支持!

还有一位自大法弟子到冰岛后就天天和我们在一起的大个子冰岛人,用醒目的黄色胶纸剪了“法轮功”、“真善忍”等字样装饰了他的白色小汽车,然后他带着大法弟子到处走并帮着翻译、把报导大法的消息翻成英文。

在我到达冰岛的第三天,我们在草地上演示功法和发正念,来了两位十一、二岁的当地小男孩,他们俩跟着我整一天,我先是教会了他们五套功法,然后只要我们炼功,他们也跟着炼,只要我们开始发正念,他们也认真地做。我们之间话不多,但那份自然、亲切却十分默契,仿佛是相识已久的友人,又象是生活多年的亲人。看着他们那双清澈纯净的眼睛,感受着这份默契,泪水数度湿了眼眶。这真是“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啊!(《神路难》)

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控人间首恶的邪恶因素

在首恶到的第三天,得知他准备去城外的几处名胜去,于是,大法弟子们租了好几辆车,在当地热心的民众的帮助下,我们去近距离发正念。当我们的车开到第一站――温泉胜地时,那里的方圆好几里已被警车、警察和直升飞机封锁起来了,车子根本进不去。一位瑞典的大法弟子从地图上看到停车场的右手边的山下是一条深渊,从那里直通到温泉。当下,我和两位瑞典的女大法弟子开始攀爬那座山。到了山顶从乱石中下到深渊,下面有一条隐而不露的小路,沿着小路在乱石中飞奔而行。当时心无杂念,身轻似燕,大约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路的顶头。爬上了高高的山壁,来到了一座木桥上,这时看见两家结伴来山里游玩的冰岛人,便向他们打听前面的路。他们说前面有警察封锁,谁也靠不近温泉,我说我是法轮功学员,想去试一试。他们微笑着向我挥手说:“祝你好运!”再往前走一点,我就看见木桥边有警员在守着。我开始发正念,一步步的走近他们。等到快走近他们时,其中一位客气的说,前面不可以走了,我笑笑说:那我就不走了。于是我坐在原地开始立掌发正念,大约三分钟后,其中一位说:这个木桥不可以坐人,你得回到木桥的尽头去,我站起来对他笑笑就往回走,心里想,这可不是你说了算的,快到木桥的尽头了,我一下子就潜入了另一侧的灌木丛中,沿着山壁重新往回走,等到离这两位很近的可以听到他们说话的地方停了下来,开始立掌发正念。几分钟后,看见山脚下的羊肠小道上有一辆面包车前后各跟着一辆警车,沿着小路开出了温泉地,当时的直觉告诉我,首恶就在这辆面包车里,于是飞快的往前跑,去通知守候在路口等待江的车队经过时准备近距离发正念的大法弟子们,告诉他们首恶从小路走了,让他们赶去下一站。

当我们的车到达下一站时,那些被使馆收买的华人啦啦队已经排队拉横幅就绪,当我站下来准备江的车队经过时发正念时,站在边上的两个中国人开始对我谩骂起来,当时内心很平静地向他们讲真相,可他们根本不听,我就开始不说话了,想等到江的车队来时可以集中精力发正念。当车队经过,他们拼命的用横幅来挡住立掌的我,就在我用手掀开横幅的那一刻,江的车子从我面前缓缓驶过,我看见了那张丑恶的呈铅灰色的脸,我默念正法口诀,发出了最正的一念清除另外空间操控他的邪恶物质。等坐回到车里后,我开始想起了刚才骂我的两个中国人,当时只顾着发正念没有向他们多多讲清真相,等走的时候,自己也没想到去找他们,我的心里觉得好痛。为他们未来的命运担心。同时也在反思我们刚才为什么不发正念把邪恶之首定住。师父在《什么是功能》里说的很清楚了,可关键时刻就想不到,单从这一点上来看,自己平时法学的不好,不扎实,正念不强。

车子开出一段后,突然我们发现,原来我们这辆车跟在江的车队后面,立刻我们开始发正念,当我立掌时,很少有感觉的我,感到自己的手被能量裹得紧紧的,掌上的法轮源源不断的向外发着,虽然我什么也看不见,但那时那么真实地感受到另外空间的邪恶在我们正念之场中灰飞烟灭!

在首恶离开的前一天晚上,我们听说江今天晚上要换一家旅馆住,于是不少大法弟子就开车赶去了,我和一位加州的大法弟子也准备去那里近距离发正念。到了街上,怪的是平时一拦就停的计程车居然几辆都不停,这时一辆计程车在我的面前急刹车。女司机招呼我们上车,开到那家旅馆后,我对司机说:“先别停车,绕着旅馆转几圈,让我们观察一下。”旅馆门前冷冷清清没有任何警戒,这时女司机说话了“他今天不住在这儿。”我有些惊讶但立刻就明白了,这是一个热心而明白的冰岛人,果然后来她说她这几天一直在帮助大法弟子。

这样她把我们带到了另一家旅馆,刚到路口,就见到戒备森严,我们就确定首恶的确住在这里,接着她又用手机和旅馆里的一位她认识的司机联系,也证实了这一点,于是我们又开回那家前面的旅馆,把在那里发正念的好几辆车的大法弟子都叫到这家旅馆附近来。当我们的车队开到一个离旅馆很近的山头上的一家咖啡店时,警察的车子随后也跟了上来,他们在监视器里发现了我们。这时,一位加州的大法弟子就去咖啡店里对主人说:我们是法轮功学员,警察要来干涉我们。主人立刻出来对警察说:这里是我的私人领地,我允许他们在这里,你们走吧。同时大法弟子们也上前去和警察讲清真相,一会儿警车就开走了。就这样,在深夜的寒风中,我们整夜发正念直至第二天清晨。

这次北欧之行,我看到每个大法弟子都做了自己应该做的,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许多大法弟子都做得比我好。让我们以法为师,做得更好,不辜负这万载难逢的机缘,和神圣的历史责任。个人体悟,请同修指正。

下面引用师尊的新经文《如来》和大家共勉:


带着如意真理来
洒洒脱脱走四海
法理撒遍世间道
满载众生法船开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13/25161.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