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祸遇险心念纯 重伤自愈感师恩

【明慧网2002年8月27日】2002年7月20日下午,我和老伴去买菜,回家的路上,被出租车给撞了,当时撞的很严重,车头撞在腰部和左骨盆上,车前轱辘压在左脚上。穿的鞋和袜都轧两半了,脚全轧紫了,我也躺在地上不会动了。但是我不糊涂,我的念很正,我想有师在、有法在,我没有事。

这时,公路上的人围了一群。我老伴怕影响交通,马上和司机说:“你送我们回家吧。”司机也吓哆嗦了。到家后,我对司机说:“你不要害怕,我们是炼法轮功的,不会讹你什么东西。但是我对你有个要求。”他说:“什么要求?”我说:“你就相信法轮大法好就行!”最后司机说:“我一定信!我今天真是遇到好人了!我晚上来看你。”我说:“你不用来看我,你就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够了。”

司机走后,我五天不吃不喝还恶心,头痛得很厉害,昼夜疼痛难忍,不敢大喘气,不敢咳嗽,不能翻身,我就知道腰断了,胯骨碎了。我就想这一定是旧势力的安排来夺我的生命,我还想起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讲过:“旧的势力是不拿人当回事的,说杀就杀。” 师父在波士顿法会上讲法中说过:“别看我们还有一段儿艰难的路要走,时间都不会长,希望大家今后做得更好。”(《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我想我是不是走在这段艰难的路上呢?

回想起99年7.20以后,多次去北京助师正法,被大庆的邪恶之徒抓去关押半个月。在北京金水桥上打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那时是多么纯净的一颗心,后来被押送到北京的石景山拘留所,我坚决不报姓名,不报地址,被邪恶之徒打肿了脸,嘴角往外冒血沫子。最后,被带着手铐子押回鸡西看守所,无限期关押,受尽苦难和折磨。为了抵制邪恶,我绝食抗议4天,生命危在旦夕。最后,在北风刺骨风雪交加的深夜,我被押送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被强行劳教一年。万家劳教所更是邪恶,大法弟子为争取炼功环境,恶警就用棍子打、电棍子电、什么老虎凳、铁椅子、开飞机、吊起来、罚站、不让上厕所,不许睡觉等第。一关关一难难,我都没向邪恶低过头。如今这一难虽然更加凶险,但有师在、有法在我一定能过去!

我就这样默默忍受着剜心透骨的痛。“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这时好象师父给我一股力量似的。“要配得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啊。”(《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师父的这句话震撼着我的心。我想如果我能很快好起来,我要用我的生命去向世人讲清真相。我的这一念一出,奇迹出现了,我的腰也不疼了,胯骨也能动了,又过两天能扶着人上厕所了。

我感谢慈悲的师父,大法的威力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也真正如师父所说“柳暗花明又一村”啊!我也深刻地感受到师父为我付出的太多太多!我要用我的生命去向世人讲清真相,用我最纯净、最善良、最慈悲的心态去救度世人。做好当前最重要的三件事学好法、讲清真相、发正念,担负起历史赋予我们的伟大使命,配得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报答师父对我的慈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