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农妇得法、修炼、正法的神奇经历

【明慧网2002年5月31日】在甘肃省农村,我遇到一位50岁的女大法弟子,亲身经历了许许多多大法所创造的奇迹。由于是文盲,她常常因为无法把师父所赐予的慈悲尽情的表达出来而流泪,她多想用自己奇特的经历告诉更多善良的人们:“法轮大法最好!师父最慈悲!”她曾经很费力地写过,也曾经口述由上大学的儿子整理过,但总觉得说不出自己真实的心情,她十分难过,直到有缘遇到一位她认为更有文化的大法弟子,才了了她的心愿。下面是她口述,由同修记录整理的经历:

1、“得法前我是世上最痛苦的人”

我现年52岁,98年炼法轮功前全身都是危重病:患了30年的风湿性心脏病;双肺叶肺结核;胸膜炎;腹膜炎;胃溃疡;胃下垂十公分;肾炎;子宫脱垂;肛门脱垂。我全身浮肿,胃疼不能吃馍、面条,只能喝些面汤,到96年就躺在床上,每天靠打针、吃药、输液勉强维持生命。每天我吃的西药有70多片,再加中药丸,早晨吃下去,中午就会自动吐出来,药片的颜色都不变:蓝的是蓝的,黄的还是黄的。肺肿大扩大到整个胸腔,医院诊断为塑粟性肺结核,不能动,一动肺就要象炸了似的。医生建议我买一个摇摆器,帮助活动身体,以免因长期躺在床上把肉压烂,得褥疮病,但是家庭很困难买不起。三、四年医院治疗就花费了2万多元,医院补助了八千元。

三年间,整天输液、打针,腿上还要扎钢针。手、胳膊、脚,凡是能扎针头的地方,都布满了针眼,甚至同一个针眼就扎过很多次,这些部位的肌肉都变成了硬块。屁股上因长期打青霉素、链霉素,也都肿成了硬块,护士一打针,我就疼得直叫。长期以来,胸疼,胃疼,肚子疼,腰疼,腿疼,手脚疼,反正没有一处不疼的,我经常疼得上不来气,睡不着觉。因为我患的是最危险的传染病,谁都怕传染,就连我的丈夫、女儿、亲人都躲得远远的。我姐姐来看我,虽说她离家到新疆多少年没见面了,也得站得远远的:“妹妹,你都这个样了,我不敢到你身边来。你不要生气,你要是给我传上,我的女儿都不会要我了。”我听了真伤心,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别人得了病,能得到亲人的关怀、体贴和家庭的温暖,而我得到的却是亲人的恐惧、躲避,甚至是象怕见死人一样地怕见我。他们宁可见死人,也不敢见我,惟恐我把病传染给他们。本来我浑身重病就已经感到痛不欲生,再加上孤独,我更加绝望,不知哭过多少次,心想不如死了算了。一天下午,我挣扎着出了家门,跳进了门前的水池──

2、“大法赐予我新生!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我一心想死,谁知连死都是那么难,我丈夫及时将我救了上来,村里人围上来看热闹,也有善良的人可怜我的不幸遭遇,他们劝我,让我坚持活下来。几天后,来了一个人说,我妹妹家有很多人炼法轮功,还说有许多患瘫痪病的也炼好了。丈夫开三轮农用车把我送到妹妹家。妹妹是该炼功点的辅导员,她知道我是危重病人,不敢叫我炼功,先让我听师尊的讲法录音,明白法理再说,就安排我在小屋住下。看见学员们都在院子里炼功,我心里着急,就从窗子里偷偷看,看别人怎么炼,我也跟着学。五套功法,只学会了第一套,第二套还不怎么会。两天后,丈夫把我接回了家。到家后,我就开始炼功了,炼法轮桩法时,双手刚一抱轮,就感到肚子里法轮在使劲地转,我就双手到腹部推转法轮,实际上我是炼错了,当时不知道。一开始学炼功时,眼睛一闭就看到浑身冒黑气,最后逐渐地变成了像冬天里杨树皮的颜色。我望着这个景象,一点也不害怕。后来学了《转法轮》才明白了这是师尊给我清理身体。“也就是说你病的根本原因、身体不好的根本原因我们给你拿掉了,可是你还有一个病的场。在天目层次开得很低的时候,看到身体里有一团一团的黑气,混浊的病气,它也是一个浓缩了的、浓度很大的一个黑气团,它一旦散开会充满你整个身体的。”(《转法轮》78页)师父一句话就说出来了,也给我们大法弟子从根本上解决了。所以,炼功的第七天就出现了神奇现象,我因吃药变白了的头发全变黑了,全身浮肿也消下去了,腿也能站了,也能走动了,胳膊、手都会动了。脸色、嘴唇,由紫色变红润了。于是,我再也不想打针、吃药了。家里剩下的药现在对我没有用了,我要修炼法轮功了!总之,我完完全全成了一个健康的人,我心里的那个激动呀,对我们伟大、慈悲的师父的那个感激呀,用尽世上所有的语言都难以表达,我只是流眼泪,“我这一生是多么的不幸,又是多么的幸运!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啊,因为世上还有多少像我一样被痛苦折磨的人啊!”

3、“师父啊,我一定要学好大法,跟您返本归真!”

从我家到妹妹家有8里路,但我坚信一定能用我自己的两条腿走完。一到炼功点,学员突然看到我都大吃一惊!因为我7天前来时,脸、嘴唇都是紫的,全身浮肿,头发都是白的,而现在浮肿消了,脸色、嘴唇红润了,最神奇的是头发全变黑了。有学员问我:“你是不是把头发染黑了?”我说:“都是大法太神奇了!我哪有心思作美容?”这次我妹妹正式教了我功法,并让我看了师尊的济南讲法录像带和教功带。我从此正式走进大法的修炼行列中。

我是文盲,大字不识,只好反复听师尊的讲法录音带,越听越爱听。师尊讲得太好了,使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明白了人生的真谛、生命的意义;我也明白了人为什么要得病,要遭受痛苦,又怎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逐渐我也明白了师尊讲的都是天机,是任何人都没有讲过的宇宙真理,是无比珍贵的,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我决心要通读《转法轮》,和师尊所有的著作。我一遍一遍地听录音,对照《转法轮》一个一个字地学,看不下去时,我急得哭,心里难受极了,问儿女,时间长了,他们不耐烦,但我不灰心,遇到儿女的冷眼和拒绝也不动摇,凡是有文化的人我就请教,我不知道急得哭过多少次,流过多少泪!终于我的决心感动了伟大的师父,给我创造了一个月通读《转法轮》的奇迹——我一个50岁的老年妇女啊!读第二遍时就快多了,读到第五遍时,就看到书上的字显现绿色,第六遍时显现黄色。我是农历十一月九日开始学法,腊月二十三背会了《论语》,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我背会了《洪吟》,并抄了一遍,还抄了其他经文,同时通读了所有大法的著作。高中文化的妹夫不认识“邋遢”两个字,我告诉他正确的读音,他就感到十分惊奇。

4、“千钧一发之时,我从飞驰的车上一跃而下,抢起50斤的大石头将车定住……”

炼功一个月后,我丈夫开三轮农用车到祁连山山脚下拉土,拉了一车土,我坐在上面。在回来的路上,下一个很陡的坡,因车是新买的,我丈夫还不熟练,这时他想刹车,却踩到离合器上,车飞一样向坡下冲去,前面500米处,就是这个乡的十字路口,来来往往的人多,如果刹不住,后果不堪设想,可能发生车毁人亡的严重事故。我丈夫一着急,想手刹,结果手刹被扳断了。就在那千钧一发之时,我从飞快的车上跳下去,也不知道哪来的的那么大力气,抢起一个50多斤的大石头,扔上了车,车一下就停住了!大法神奇啊!如果换个常人,从这么快的车上跳下去,即使摔不死,也会被惯性带动往前冲出十几米,摔倒在地,更谈不上抬起50多斤的大石头,追上冲出几米远的车扔上去,再说50多斤重的石头真能把车定住?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又一次给了我们生命,救了坡下的行人!车停了,我丈夫惊奇地问:“这么大的石头,你怎么抬得动?”我反问:“我不抬石头,车怎么刹得住?”这时我突然悟到:我已经完全是一个健康的人了。从此,我什么活都能干,参加农业劳动了。

5、“我梦见一个仙女骑着一个长凤凰尾巴的大鸟,望着我笑,我的五脏六腑换成了新的。”

一天夜里,我做梦清清楚楚地看到天上结了一层冰,慢慢变成了蓝色,然后冰裂开露出蓝蓝的天,漫天星斗,一个仙女骑在长着凤凰尾巴的大鸟身上,鸟身上发着光。仙女望着我笑了一下就飞过去了。这时我看见我肚子上裂开了一个大口子,五脏六腑全都挖出来了,堆在地上,我感觉我的内脏全都换成了新的。醒来后,我高兴极了,这是师尊在给我彻底净化身体。

6、“师父赐予我幸福,我把幸福和大法的美好传给更多的人们。”

我炼功后,全家都受益了,丈夫的高血压好了,儿女也一身轻,所以他们都跟我炼功。村里的人们亲眼看到我因炼大法而起死回生,亲眼看到了大法所展示出来的美好,都来炼功,我家成了炼功点,每天天不亮乡亲们就来炼功,晚饭后就来学法,三、四十人集体学,气势肃穆庄严。有时,不知从哪来的轿车也停在家门口,车上的人进来听法,学功。冬天,我把炉火烧得旺旺的,炕上、地上坐满了学法炼功的人们,我心里有多么的高兴啊!是伟大的师尊给了我一切,我要让更多善良的人们有机会得法,帮助成就师父伟大的洪愿!

7、“江泽民残酷镇压大法,乡党委书记亲自给我写保证书,保证让我修炼大法。”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开始迫害大法,污蔑伟大的师父,大法弟子遭受前所未有的邪恶考验。乡领导和派出所的恶警多次到我家来,强迫我交出大法书和炼功带,叫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书。不管谁来找我,我都坚定地告诉他们:“功我要炼!谁也阻挡不了我!我要不炼功,早就死了,江泽民能使我起死回生吗?你能给我第二次生命吗?”乡上的书记在我坚修大法的决心面前屈服了,反过来给我写了一个保证书:“保证让你一个人炼功。”就这样,我天天照常炼功,而且放炼功录音带,家里人害怕,怕别人听见,叫我偷偷炼;乡上领导也担心让市上领导知道了来找他麻烦,叫我说假话:“骗骗他们,他们走了,你再偷偷炼。”我说:“师父叫我说真话,不能骗人。我不能说假话,就是要堂堂正正地炼功。”谁来了,威胁我,不让我炼功,不管他是多大的官,我都用自己起死回生的切身经历证实法,告诉他们“法轮功太好了!太神奇了!”他们都无话可说。了解真相的大队书记就公开站出来保护我:“这老婆子又不干坏事,你们要她写什么保证,何况她又不识字!”

8、“粮管所大院,有上千的人,我当众展示大法功法”

99年8月,我和丈夫到乡粮管所交公粮,一个认识我的人问我:“你的法轮功还炼不炼?”我说:“炼!”他说:“你敢炼吗?你炼一下,我们看一下。”这天,粮管所交公粮的人有上千的人,我心里很坦然,什么也没想,就坐在水泥地上当众打坐炼起了神通加持法。结果几百人围上来看,有的人说:“法轮功真好!”“广播喇叭攻击得那么坏,他们怎么炼得这么好?”我又给群众讲大法使我起死回生的神奇故事,他们听了都很受感动,当时就有母女俩跟我说:“你那么严重的病都好了,今天我们看到你炼得那么好,我们也想炼。”当天,她们两人就跟我到我家,我给她们教了功,并赠送了《转法轮》给她们,从此,这母女俩成了坚定的大法修炼者。

9、“我要走出去,向人讲清真相,救度世人!”

从大法修出的慈悲心使我再也不能容忍恶人江泽民用谣言毒害众生,我要走出去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师父《心自明》发表后,我拿到一个教师家让他看,同时给他讲真相。去年四月,他妻子主动找到我,要光盘和真相材料,想了解真相。

2001年一月,我拿着揭露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大法的真相传单,到医院直接给以前给我看病的大夫看。大夫看到我身体发生的神奇变化,不得不信服大法的神奇,也开始炼功,并请了七本大法书。

2001年三月,我去看望上大学的儿子。去城里的路上,警察叫所有乘客都下车,搜包检查,就是没叫我下车,没搜我的包。警察搜包就是想迫害大法弟子,我的包里就有几本《转法轮》,因为我心里很坦然,没有一点怕心,心很正,所以邪恶不敢动我。到城里后,我给大学的一个教授洪法,教授听了我的神奇故事后,很受感动,他也跟着我学法炼功。该市某区的一个女主任曾多次出国,听了我炼功的神奇故事,又亲眼看到我这么精神、这么健康,也跟我学法炼功,还请了一本《转法轮》。这位女主任从此以后利用自身条件暗中保护大法弟子,她还告诉我:“我们这儿一个大法弟子后面有十个人监视。”

10、“要抓我的警察说:‘快走!不要把我们搅糊涂了。’”

2001年三月,就在我去省城的时候,一天夜里同修们到我的村上贴满了真相传单,而恰恰就在这天晚上的凌晨,我乘车回到我妹妹家。我妹劝我先不要回家,到中午再回去,这样村上人就不会怀疑我,也就找不到迫害的借口。我说:“你心里要是怕,什么时候回去,人家也会怀疑你的!”于是我就拿了几份新经文回家了。这时已是八、九点钟,乡亲们正在看传单。我到人群里把经文悄悄给了几个同修。正好叫一个邪恶之徒看见了,他把此事汇报到了乡上。当天夜里,城里来了一辆警车,先进来三个干部,威胁我说:“省上来了电话,让我们来看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你要再炼,你上大学的儿子不准上大学,工作的儿子不准工作。”我说:“你们胡说什么,我没炼功时我儿子补习都考不上大学,我一炼功儿子就考上了,你们说了不算数,我师父说了算!”这三人说:“咱们走吧,不要把我们搞糊涂了!”我送他们时,才发现警车里还有好几个警察,我才明白他们是来抓我的。因为我心正,没有给邪恶可乘之机,从而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

11、“我也有不悟的时候,这时师尊就让我摔跟头悟道,从而吸取教训,提高上来。”

在对待孩子的问题上,我有时做的不好,他们不听话时,我就气得不行。师尊讲过,教育孩子要理智一些,才能把孩子教育好。可是很生气时,就把师尊的话给忘了。别人打我、骂我,我能做到忍;而孩子调皮不听话,我就生气,用棍子打。一次拿一个小棍子,在小姑娘的腿上打了两下,结果孩子没疼,还望着我笑,可是我的腿上却起了两个疙瘩,疼得不得了,当时还没悟到。又有一次,孩子不听话,我一生气,顺手把手里的工具朝孩子扔去,幸亏没打上,不然就太危险了。当天夜里,我就从炕上摔下去,脚面骨折,这次我恍然大悟:自己是炼功人啊,怎么能打孩子呢?我就向师尊认错:“师尊,我错了!我再也不打孩子了!”我忍着疼痛,照常打坐炼功,十天后就好了。

2001年三月,我城里的大姑娘小产了,我为了给她补补身子,就到市场上鸡贩子那儿买了两只鸡,并让他给杀了。结果我的脖子上却隆起了两条刀痕伤疤,痛得很。我这才悟到:买了活鸡叫人杀这也是干坏事,要遭报的。所以,我想告诉那些指使恶人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谓头头们,不要以为坏事是手下人干的,与自己无关,其实都是一样的,都是要遭报的。

12、“我在公交车上立掌发正念,铲除干扰车上世人的邪恶,救度他们。”

去年(2001年)五月,师尊告诉我们发正念铲除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我想再也不能让邪恶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从而毁灭众生,我就坚持天天发正念,清除操纵恶人干坏事的邪恶,铲除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江罗政治流氓集团、从“610”办公室一直到本地区的邪恶之徒。我利用各种空余时间,在各种环境中,连走路、坐车,我都发正念。一次,我外出乘公交车,我想铲除邪恶,不能再让邪恶操纵这些无辜的人仇视大法、反对大法,对大法直接犯罪而毁掉他们。当时,我没有任何顾虑和怕心,把鞋一脱,打坐立掌发正念。师父讲过“一正压百邪!”大法弟子的正念窒息了邪恶,车上人鸦雀无声,没有一个人敢出来干扰。这可吓坏了我弟弟,他说:“你不怕死,别连累了孩子们!”我不理他,仍坚定地发正念。在发正念的一开始,我看到一群癞蛤蟆围在我周围,最后全都被我用正念销毁了。

13、“时时严格要求自己,用正念对待所遇到的魔难。”

一天夜里,我清清楚楚地看见师尊坐在天空中的莲花上,我一高兴也上去了。醒来后,高兴地不得了,产生了欢喜心,沾沾自喜地对功友讲。师尊讲过:“显示心加上欢喜心最容易被魔心所利用”,另外还可能“自心生魔”毁了自己。所以师尊就让我摔跟头悟道,从而去掉了这个执著心。七月,收麦子时,一天,我从装满麦杆的车上掉下来,腿骨折,膝盖脱位。我明白是自己做错了,必须去掉执著,于是我的腿三天后就好了,对常人来说就是奇迹!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9/22936.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