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正念强 车祸遇险安无恙

【明慧网2002年8月3日】我是98年得法的大法弟子。我99年7.20进京上访,2000年进京护法,被送回本市看守所非法关押,50多天后因绝食抗议被送回家。就因我被关押过,家人不理解,一直阻止我学法炼功。我也由此而产生了怕心,所以一直偷偷摸摸地学法炼功。家庭这一关总也突破不了,所以我很困扰,尤其是我婆婆身上表现出来的对我的干扰特别大。我一学法炼功,她就和我闹,骂我、翻书、毁书,甚至赶我回娘家(因我父母、姐姐都是大法弟子)。我每次都是忍,善意地和她讲道理,但是她变得越来越焦躁。后来我悟到了师父的经文《忍无可忍》的内涵,我再也不能纵容那些在另外空间干扰婆婆的邪恶因素,于是我开始每天发正念清除干扰我们家庭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这样做效果很好。

前不久发生的一件事使我的修炼有了转折。

2002年5月8日8点半,我骑车打油。刚出街口,必须横过马路。马路是东西大街,我看到前面(就是东面)有一辆白色的轿车驶过来,停在了路边,看看后面没车,于是加快车速横穿马路。就在快要过去的当口,我感觉我撞到了一辆车上,我的第一念是:我撞车了,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不会有事的。我可不能讹人家,撞我的这个人是我要救度的对象,我必须向他讲清真相。就象师父《转法轮》中讲的,我一点都不害怕。我周围围了好多人,司机一下车,我看是个交警,我想警察也是我要救度的对象。我坐在地上没有动,交警过来先把我训了一顿,你看你把我的车都撞成什么样了。那意思好象是要我赔他车。别人都说:“快起来看看,人怎么样了,有事没事。”这时交警明白过来了,马上说:“快起来看看,有事没事?”我说:“没事。”我本想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没事,你走吧。可是我一看好多都是我们村和我认识的人。我想我要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他们会不会告诉我家人,我家人会不会和我闹。由于怕心我没有说。这时,我外甥女(学医的)来了,她拉我去医院(因出事地点就在医院门口)。在门口我告诉司机,我说:“你不用害怕,我不会要你一分钱的,我没事,我是炼法轮功的,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外甥女不让我说,我大声说:“我不怕,就是公安局的来了我也要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到医院透视后发现没事(肯定的)。这时,我丈夫和亲朋都来了。我们又回到现场一看,轿车被撞得破烂,一地碎片。而我的自行车和油筒却完好无损。回家后,我给家人做完饭,我没吃就躺下了。司机来看我,我本想起来,可我的左腿和胸部一动就疼,起不来。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没事,我用右胳膊一拄就起来了。以后我炼功、发正念、家务事一点都没耽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这件事对我的家人震撼很大,他们觉得不可思议,我把人家的车都撞成那样了,我却没事(那是事故多发地,曾经撞死几个人)。他们也由此明白了大法的威力。后来他们想要找司机勒索钱。我郑重地告诉他们,我人没事,你们不要向人家要一分钱。我的心特别坚定,他们从此再也没提钱的事。事后司机来看我,我看到他的车重新大修过。

事后我自己哭了一场,我明明知道怎样做,可是由于怕心阻碍,没能做好,失去了一次很好的正法机会。我好恨我自己,师父为我做了那么多,甚至于我的生命都是师父给的,关键时刻自己却不能堂堂正正地出来证实法,这怎么配得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自己家的环境正不好,肯定是自己做得不够好,师父讲:“发现问题向内找”,肯定是自己有哪颗要去的心。其实不是别人干扰你,是自己那颗心不正,是自己怕,是自己该提高了,却总也提高不上去,总在一个层次上徘徊,所以干扰和矛盾就会越来越大。师父说:“想过就能过得去”(《转法轮》)。真是这样,过后一看什么也不是,也很容易的。

现在我有一个很好的学法炼功环境。家人再也不干扰我了,我现在天天给他们放师父的讲法录音。

以后,我一定要坚定自己这颗心,多学法,处处站在法上认识法,做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的正法弟子。

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10/25067.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