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融地理解大法才能更好地在法中正悟


【明慧网2002年8月7日】近来由于自己事情有些走极端,不能圆融地在法中正悟,所以状态很不好。再加上自己听说了有关同修的几件事,这使我深感应该写一写:圆融地理解大法才能更好地在法中正悟。下面所举的例子虽然发生在别人身上,既然问题让我看到了,就有我提高的因素在里边。在这里写的东西,肯定有局限性和不足之处。请同修们多多指正。让我们共同把事情做好。

事情是这样的:从劳教所回来的一个“被转化”的人说:“放下生死”就是与大法决裂,并为此“不怕下地狱”;对坚持正法的弟子说:“太执著了。”

分析:“放下生死”最早出现在97年《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上。老师讲:“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52页)“人在临死的时候,吓得不行了,…… 可有的人在临死的时候不害怕,嘴里还念着阿弥陀佛,你说他不去极乐世界?什么都放下了,生死对他根本就没有这个概念。”(53页)由师父的话可见“放下生死”的精神是对法对佛的一种坚定的信心,而对于人的任何东西,包括生命都可以放下。这怎么能和叛变混为一谈呢?这是典型的断章取义。另外,师父为我们消去天大的业力,把无比珍贵的法轮及法的一切都像种子一样下给我们,一步步带着我们走向圆满,为的是什么?不是让我们的生命将来有个美好的未来吗?而有人却胡说什么“不怕下地狱”,这不与修炼的目标、做好人的目的背道而驰了吗?干够了坏事的人才会下地狱,修炼人怎么会去那儿呢?有这种思想的人还怎么能叫修炼人呢?最后他还说坚持正法的弟子“太执著”,那“执著”二字是什么意思我们得看师父怎么说的:“我可以告诉大家,为了达到个人目的,满足个人的瘾好、欲望所做的事情,这就是执著;而为公、为大众、为别人做的事情,或努力做好工作和功课就是应该的。”(《转法轮法解》203页)我们做正法的事和讲真相这是为了我们自己吗?这不正是为更多的世人,从麻木和谎言当中解脱出来吗?这不正是对社会负责的表现吗?我们都深深地受益于大法,可以说我们都是大法的知情人,当大法与师父受不白之冤时,我们说出真相,这不正是好人的表现吗?这里哪有执著和争斗的成分呢?希望现在依然受假经文和610邪悟迷惑的学员赶快清醒过来吧!

早在1998年师父发表的《挖根》中对正法的事都说清楚了:“大法给最低的人类开创了这一层的生存方式,那么这一层人的生存方式中的各种人的行为,包括集体向谁反映事实情况等等,是不是法给予最低层次人类无数的生存方式中的一种呢?只是人在干什么事情时是善、恶同存的,所以会有斗争、有政治。而大法弟子在一个极特殊的情况下,采用一下法在最低层次的这种方式,而又完全是用善的一面,这不是在圆融法在人类这一层次的行为吗?只是不在极其特殊的极限情况不采取此方式。”师父早已写明了,就看我们照不照着做、听不听了。再次希望所谓“被转化”的学员能及早从自欺欺人的邪悟状态中回到正法洪流中来,为自己的生命做一个最好的选择。

另外的事例这里就不一一叙述了。其实其它方面也是一样,需要冷静、理智才能如实地、圆融地理解好大法。比如我自己很长时间偏重了“不修心性,只炼动作是不能长功的”;而完全忽略了“只修心而不炼大圆满法,功力将受阻,本体也无法改变。”(《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3页)的话。我自己能保证天天学法,却不能保证天天炼功。后来身体方面承受到极限了,才吃着“不炼功”的苦头了。又有一段时间偏重于看《转法轮》别的书几乎不看,时间长了我发现自己遇到具体事情时悟不好,而且看问题的面太窄,对于这个问题师父讲“……主要就是《转法轮》。辅助地看其他的东西。”(《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67页物资版)老师说的“辅助地看”而没有说“不看”。我们真得要好好理解师父的法,而不要再走极端了。

另外,“我悟到……,”这句话我们必须好好地用大法去衡量一下,圆融地看,再怎么悟,也不能脱离法的字面含义;再怎么悟,也不能象有些邪悟者说的那样:离开《转法轮》的基点去悟。有些学员不就因为所谓“悟到写决裂书对”而给自己的修炼造成严重障碍、还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吗?这方面的教训实在应该让人不得不警醒了!

要想做到“正悟”大法,“圆融”大法而不走极端,只有静心学法。这是唯一的办法,老师在历次讲法中都叮嘱我们要多学法,以法为师。“作为学员,脑子装进去的都是大法,那么此人一定是真正的修炼者。所以在学法的问题上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多看书、多读书,是真正提高的关键。”(《溶于法中》)我们的脑子里边都装满了法,遇到事情都能在法中正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更好地做好正法的事情,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