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国内打电话的个人体悟


【明慧网2002年7月31日】我经常和向国内打电话的同修们交流。我知道很多弟子废寝忘食,向国内打了大量电话,而且效果很好。我知道自己做得还不够,在这庄严、殊胜的法会上汇报一下向国内打电话的体会,对于一部份有心,也有条件用电话向国内讲真相,但还没有起步的同修,能起到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那些向国内打了大量电话并积累了许多经验的同修会听出不足的地方,今后会以各种方式把她们的好经验介绍出来,从整体上把电话打得更好;即便没有直接参与打电话的同修,也能在法上认识,共同提高。

和警察打电话一点体会

面对这些被谎言毒害的生命,开始我也不知道应该在电话中说什么。当我问他们为什么对炼法轮功的人那么狠时,他们中很多人曾经气势汹汹的说:“法轮功是什么教组织,现在是敌我矛盾。”还说“你给我讲没用,我听上级机关的。”“中央定了性”;“保持一致”等等。我越想他们对大法弟子的酷刑迫害,越愤怒,带有人的生气。给他们讲道理不听时,我嗓门越来越高,结果往往越说服不了对方。最后,无可奈何地说:“善恶有报,如果你继续抓、打、关大法弟子,你要遭恶报的”。有时还没等我说这句话,对方就挂电话了。

后来,师尊在《致纽约法会的贺词》中明确地告诉了我们:“历史的今天,大法赋予你们救度众生的使命”。我想,当我把他们当作被谎言欺骗而面临死亡的亲人时,用心洪法,我就知道该说什么。佛法无边,什么办法都会有的。我一般是这么做的:

1、根据明慧刊登的文章,把主要想讲的真相归纳在一起,用于给公安干警打电话。

2、自焚真相一定要讲。这真相就象炸弹,只要对方能听进去,就转变。

3、用心去讲。同样一句真相,在不同的时候,以不同的心态讲出来,效果不一样。其中有自己不同时期对法的不同理解,用心的大小和慈悲心的大小。完全为对方好的善,能打入对方的心灵深处,打开埋得很深很深的善良本性。自己修到哪一层,就能打开对方那一层的本性。大法弟子的话是有能量的。

4、讲真相时也要“放下自我”,不受任何干扰。记得正见网登过一篇文章“同修的话”中有两句话:当你心里只有光明,邪恶就没有了赖以生存的阴暗空间。当我们在与邪恶交锋的一瞬间,当我们完全放弃自我一切执著的时候,本性的一面在正法,坚不可摧,势不可挡。

和警察打了一段时间电话后,我发现他们中年龄最大的也比我小两、三岁,他们中很多人的年龄比我女儿大不了多少。而他们却是造谣媒体的直接受害者。

师父在《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说:“中国受毒害的人对大法的罪是这场邪恶势力的迫害造成的,把人,特别是中国人,把他们变得罪很大,直接反对的宇宙造就生命的法,所以这样的人他们面临的就将是淘汰,是最危险的,所以现在只要清除他头脑中对大法不好的思想,就行。你不反对共产党也好,你不反对谁也好,但是我告诉你,你别反对大法,为什么?我告诉你真相。”

记得我给一位看守所所长讲大法在世界洪传的真相后,他问我“你是谁?叫什么名字?你是中国人吗?”我告诉他:“我是中国人。法轮功是中华民族的国粹。全世界的人民和政府都说法轮功好,有人非说不好。全世界都没有因为炼法轮功而死人。有人非说在中国死了一千六百人。全世界炼法轮功的人都没有一例自焚,自杀,杀人。有人非要编点电影,造点假,给中国人脸上抹黑。你说谁是中国人?你们县公安局的XXX殴打、折磨XX致死,你是中国人吗?”他不说话了。我给他讲真相,他一直在听,最后他问:“你给我发工资吗?”我问他:“为了钱,可以把好人打死吗?我给你打电话是为了你好。善恶有报。法轮功真相早晚会大白于天下的。善待法轮功对你以后有好处。”

对于态度非常不好的恶警,就在他准备挂电话前我说:“告诉你,这位警官,你手中的权力是用来保护人民的。如果你们用来迫害人民,那么,犯罪者,不是别人,而恰恰是你们自己。”或者在他挂电话后再打回去,告诉这句话。

一般情况下,当我告诉他们法轮功洪扬世界50多个国家的真相;“自焚”是编造出来陷害法轮功的;善恶有报的实例;还给他们讲文革的历史教训;以及我自己亲身受益于法轮功的事实;等等等等,他们听后说:“明白了。”或者说“你说的,我听懂了。”

记得去年冬天北方的深夜,一位刑警大队长听我讲了一个多小时,才告诉我,他是在办公室接电话,很冷,很冷,想换暖和点的地方。他把手机号码告诉了我,让我5分钟后再打过去。当我告诉他,我是从美国打过去的。手机双向收费,费用会很高时,他又冻了很久,听我把主要的真相讲清。

也有人为我担心说:“不用多说了。再说,他们去抓你了。”
他们中有大胆的,给了我名字和地址,要我速寄真相资料和光盘。

一般当我讲完真相后,告诉他们“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要善待法轮功”时,他们说“行”或者“知道了。”

一些警察经常要问我:“你叫什么名字,你在哪里?”对于一般的警察,我直接告诉说:“我是美国的法轮功学员。”对于恶警,我说:“具体名字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是我现在不能告诉你。因为你是警察。如果我告诉了你,你不来抓我吧,会影响你的饭碗。因为这个电话很可能是被监听的。你来抓我吧,你的良心会受惩罚:你明明知道我打电话是为你好,没有为我自己的东西,你却要置我于死地。”记得有一位警察听到这里,打断了我的话,不让我再说下去。他难受地说“好了──,好了──。啊──”,我看不见他的眼泪有没有掉下来,但我听得出来,他的心哭了。他明白的一面听懂了我的心里话。在我心中有着强烈的一念:“你们知道吗?看起来,大法弟子面临着‘生’与‘死’的考验。但在我的眼里这是表面现象,他们真正的生命将永存。而你们,却面临着真正的‘生’与‘死’的考验,你们却不知道。”

我对于听进去了真相的人,我还告诉他们“因为你们没有修炼,不知道法轮大法的博大精深。所以把我在法中体悟到的真实讲给你听,你也不一定理解。但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功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有机会找本《转法轮》来看看,了解了解法轮功到底是什么。你一定要做到: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善待法轮功弟子。这样你就有希望了。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在注视着你们所做的一切。”

有一次,当我还没有讲完真相,就被打断了。那是一位年龄比我小两岁的老警官。他说:“我说,有没有师父的讲话?”
“什么?有什么?”我被问糊涂了。
“我说,李老师叫师父,是吧?”他说。
我说:“对,是师父。没错。”
他又说:“我说,有没有师父的讲话?”。

“新的经文啊!?”我这才明白他在等师父新的经文!“有啊,有啊。你等一分钟,我给你拿来。别挂电话啊。”(话筒里传来似乎是翻纸的声音)。我给他念:

秋不去 春已到
人不信 全来到
天开口 大地烧
邪恶躲 坏人逃
功涌进 鬼哭嚎
大法徒 上九霄
主掌天地正人道

2001年12月30日

我一字一字的念,他一字一字地记下来了全文。然后问我学不学。我告诉他:“我在学。”还告诉他“老师的经文都在计算机网络上。”他说:“我这就学吧。”我知道,这是一个为法而来的生命,只不过是旧势力想把他放到破坏法的一边,但他们说了不算。

还有位警官问我,为什么他自己看不懂《转法轮》。我当时答不上来。我只知道,我已去世的哥哥也说过看不懂,他生前是某市电子物理研究所副所长。文学水平很高。我也知道,不认识字的大妈能看懂《转法轮》。我发现自己学法学得太不够了。后来,无意中,我看到了师尊1999年《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中说的一段话。师父说:“我们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来学?是因为有那么多人看到了宇宙的法理,就这么简单。那么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看不到宇宙的法理,那就是人的悟性问题。有的人他就是在用人的观念、人的执著衡量着这一切。而有的人他没有抱着任何观念,他就能够看到法的所在,他就能看到法的实质。”自己明白后,想找这位警官。但是,看着一堆电话号码,却忘了是哪位。我很难受,自己用心太小,回答不了的问题也不记下来。

我知道,要使一个被旧势力安排来破坏法的生命得法、得救,师父付出了很多很多,承受了很多很多,才摆平了层层层层生命方方面面的因素;而到了人的表面,在我这里轻易地被忽略了。发正念时,我意识到对一个来得法的可贵的生命不负责任的不是大法弟子,是旧势力的安排。是要破除的。明白法理后,我就容易做好了。

现在我拿起电话时,有一种神圣的感觉。感到是大法赋予的神圣使命:用电话拦截正走在悬崖边上的每一个生命。我也开始体会到了,不带自我的慈悲善念能化解一切。

给国内宣传部门打电话的一点体会

和警察打电话中,我深深感到他们受造谣媒体的毒害太深了。媒体误导已经使警察正邪不分,无度地行恶;使无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打、被酷刑致死,使许多好人家破人亡。我找机会给国内宣传部门打电话。我发现,在国内宣传机构中多数也是不明真相者,铁了心地为邪恶之首卖命的极少极少,而且见不得光。

一次,根据明慧网报导,得知邪恶之徒在拍摄诬蔑大法的电视。为了找到参与人员:中央电视台导演和撰稿人──某省社会科学院某杂志副总编。我给国内从地方,到省级,到国家最高级宣传媒体,上上下下打电话。打通了16个电话。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此事。最后在某电视台的制片处找到了一个知情人,说这个片子“是上面领导要的,我们是按照领导的意思。”我一下就明白了,一切来自于邪恶之首以及他手下的两三个帮凶,他们也只能找几个小丑秘密地造谣,不敢惊动整个宣传部门。

令人欣慰的是绝大部份接电话的人都认真听我讲真相,特别是自焚真相和海外大法的洪传情况。只有少数人反应很害怕。

当我找到了拍摄诬蔑大法的电视的撰稿人时,他说,我不知道这个事。
我问:报纸上不是说你在管吗?
他说:没有。他们登我的名字,我还有意见呢。第一,他们这么做,没通过我同意。第二,这事我还不清楚呢。他们就登了。
他还给了我北京的电话号码后说:“你给北京打吧。他们清楚。你快打吧,片子很快要出来了”。他也不希望造谣的片子出来。

人都有明白的一面。我想起师尊“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讲的一段法。师父说“用现在的标准衡量,我看中国大陆那些造谣媒体是不行的。有个学员说:‘朝中无人了’。我看是这样的。谁能为邪恶的造谣、流氓式的诬陷那样卖力呢?”

打电话给走错路的邪悟者

开始,我不能原谅她们。对于亲身受益于法轮功的人,还要睁着眼说瞎话,反对大法。我难以接受。所以在打电话时,总是她们说她们的歪理,我讲我在法中悟到的理。花了很多时间,收效甚微。有时还要吵起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不愿意再给她们打电话。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在这场迫害当中走向反面的,甚至于做了很不好的事的,我告诉大家,师父也不想丢下他们。”沐浴在师尊洪大的慈悲中,我又重新开始给她们打电话。有一天,一打开明慧网大陆消息,就看到了某地四个犹大的姓名电话。

第一个电话打过去,是她儿子接的。一听“法轮功”三个字就紧张地说:“XXX是我妈,跟我没关系。我什么也不知道。”我请他把我的话转告给他妈。我给她儿子讲了法轮功的真相。让他告诉他妈妈,不要再顺水推舟式地邪悟,做任何有损大法的事,害了别人,也害了自己。他儿子听后说:“好的,我回来跟她说。”

第二个电话打过去,对方只问了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的?”然后再也没说什么,静静地听我讲真相和我对法的理解,讲师父的慈悲等待。最后她轻轻地说了一句:“谢谢你”。在那一瞬间,我的眼泪不自主地流了下来。我听出来,“谢谢你”的背后是一颗破碎的心;一颗等着我们把师父的慈悲等待通过电话告诉她的心;一颗忏悔的心。

第三个电话打过去,对方说:“人嘛,还是要吃饭,要现实一些,人不叫炼,就不炼了呗。”给他讲了很多道理后,他说:“好坏自己知道,黑白是非都知道,心里理解。”

最后一个电话打过去,对方一句话也没有说,一直听我讲。最后,我告诉她,在这场邪恶对大法的迫害中要清醒,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要对自己负责。她沉重地说“好的,好的。行。”我感到沉重的背后,又是一颗忏悔的心。

明慧网上2002年5月5日有一篇资料“《归正》──给邪悟者的小册子”作者说:“我是走过弯路的学员,曾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在压力下走向邪悟。重获自由后,虽然通过学习师父的新经文马上认识到邪悟是错的,但是对于邪悟到底错在哪里、自己为什么会邪悟、邪悟为什么迷惑了很多学员还是一下子认识不清。这时,是明慧网上分析邪悟的体会文章让我从法理上对邪悟有了清醒的认识,通过不断学法,在师尊的慈悲看护下一步步跟上正法进程,再次享有大法弟子的殊荣。”

看过这份共24页的资料,我感到走过弯路的学员返回正法修炼后,对法的理解也很深。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师父还在苦苦等待的原因之一吧。

最后,让我们听一下《归正》中收集一首诗吧:

叫醒你身边的人
当我们听说主佛要下世正法,
我们便跪在主佛的脚下,
发下助师正法的誓约,
天上的神为我们的壮举而流泪。
发完誓约我们便相互叮嘱,
当我们其中的谁被世间的假象迷失了,
如果你是觉醒的神,
你一定要叫醒我,
千万要记住啊!
如果错过这次机缘,
回家就再也无期了。
相互约定之后,
我们就洒泪分别。
经过了多少个宇宙的轮回转世,
我们苦苦的等待着法轮大法,
主佛为与我们结缘吃了无数的苦。
到了大法弘传的时刻,
许多天上下来的神都迷失在人世间。
得了大法的修炼者啊!
你是否想起了我们之间的相互约定,
向他们讲清真象,
揭露邪恶的本质。
主佛亲自来接我们回家,
主佛盼着他们快点醒来,
乘上回归的法船。
醒来的赶紧叫醒你身边的人,
归期到了,该返回了,
宇宙之主来接我们回归那无比美好的世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