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的证词:马三家劳动教养院罪恶的一幕


【明慧网2002年9月14日】我于99年10月份第一批被送往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女二所二大队,教养期为一年。因为我在那里炼功,被说成是表现不好进而被转入女一所,加重对我的迫害。我被强迫做繁重的体力劳动(军用棉服的流水作业),不能好好休息。那时天气又冷,常吃不饱,长时间看不到大法书,我感到压力很大。因为心中装着真善忍,我才能度过那突然而来的艰难生活。

忽然有一天夜里,一位阿姨在走廊里乱喊乱叫,有人说她疯了。与她在一起的法轮功学员说,她来的时候是一个正常的人,后来常说太想家了,想回家。一个好端端的法轮功学员就这样被马三家劳动教养院逼疯了。我在去厕所的走廊里,看到她全身被绳子捆着,躺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当时正是秋冬季节,旁边是四防人员看管,这一切显得那样的阴森和恐怖。我无法表达出我对她的关心,也不知如何帮助她,只希望她能离开这人间地狱。那时有些人被洗脑后走了,却迟迟没有她的消息。直到2000年5月,我被送到女二所一大队就再也不知道到这位阿姨的事了。

在女二所,我经历了对我的多人车轮式围攻洗脑和电棍毒打,在压力面前我麻木了,向邪恶妥协了,同时对自己很失望。一天,我偶然与和我曾在一起的法轮功学员苏菊珍见面了,她说无论如何也不能出卖师父和大法。我知道她承受了多次的电击和体罚。我为自己的懦弱而羞愧,终于鼓起勇气写了一份作废声明,否定了我被迫所做的违背大法的一切。因此,恶人队长天天训斥我,让我骂师父,大声责备我,不准大家跟我说话,让所有人监视我的行动。

那时真感到了什么是度日如年。我被迫在黑暗的房子里站马步,汗水湿透了衣服,摔倒了被强迫再爬起来继续;别人休息时,恶人却强迫我“学习”;队长又威吓要送我去小号;最后我被加期三个月。唯一使我欣慰的是,可以看到师父的新经文。我通过各种方法得到新经文,背会新经文,每天静下来时就背我能背下的段落,想一句是一句。男队的一个法轮功学员与我讨论明慧编辑部文章“除恶”,我就将其中师父讲的话背会了。我的记忆力竟在巨大的压力下发挥着最大的潜能,我保持了自己的纯净和坦然,那是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加持。

我常梦到我身在一群丑陋而又凶恶的机器人之中,它们死后可以再复活而来害人。那时有一些人被强迫洗脑并成为犹大,助纣为虐,咄咄逼人之势已失去了原有的和善。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所谓的“教育”下,这些人背叛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变得那样的不诚实,远离了真。她们在一起拍录像片,弄虚作假迷惑世人,把邪恶的迫害说成是关怀、把自己信仰的权利被剥夺当成了理所当然,这些歪理邪说又毒害了多少人。我明白这里是世界最黑暗的地方,最肮脏的地方,心里求师父救救弟子,远离她们。

一天队长让我去看苏菊珍,只见她不会笑、不会说、没表情,两只眼睛定定的不动,瞳孔圆圆的,没有什么反应。我喊她,她不动;推她,她不应,好象不认识我了,浑身软软的,脸上有瘀痕,双手背皮肤上红点连着黑点,都是电伤。我知道苏姨是正常的人,可队长硬逼她吃了什么药。我回想起早上没起床时就听到苏菊珍在惨叫,也不知她被体罚、被打骂、被折磨得多长时间没睡觉了。我禁不住泪流满面。想起这些天见她走路时一脚高一脚低,显然腿上是受了伤,后来经证实,是长时间蹲蹶、被毒打而造成的。后来苏菊珍有一天冲我笑了,那样灿烂,我知道她战胜了邪恶,心中为她高兴。后来她被送往沈阳市大北监狱,就无消息了。

被加期的三个月过去了,我又被宣布不放弃信仰要无限加期,留院察看,也可能送大北监狱或大西北。我的心没动,在哪里我都要做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那时快到2001年的新年了,一天队长说有事找我,我下楼就被送到一辆车上。车上坐了三个同修,加我四个。车开到一医院,来到精神病科,有医生问了我一些问题,说我不“转化”,“跟别人(指那些在压力下背叛了自己信仰的人)不一样”,就强行“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并开了480元的药。我一直表明,我没有病,并拒绝开药和吃药,但这一切无济于事,我们什么权利都被剥夺了。家中给我的钱也被掏空了,我没有一点支配我的钱的自由,我曾想把我的钱转给一名生活困难的学员也遭到拒绝。另外的人有被非法“诊断”为抑郁症的、燥狂症的。

四防逼我吃药,我与她们讲道理,她们说是执行队长的命令。恶人队长命令四防看着我吃,我不吃。她们便两个人将我压倒在空床板上,一人捏鼻子,一人将药灌进去,有时药物喷出来粘满了衣服和头发,我被灌完后躺在床板上半个小时后才让起来。一天吃两次,早晚各一次。恶人说一直吃到我明白为止。

从此我就不太想吃饭,每天都很饱,而且易于受惊。当有人喊我时,我的心咚咚乱跳,总是疲倦,动作不太稳,注意力不很集中。但我是思想是清醒的,记忆力很好。年底妈妈费尽周折见到我,说是请示了很多人,给一个领导跪下才见到我。我告诉她我不想吃药,妈妈帮助了我,新年时把我的药停了。在加期四个月的一天,我被通知父母接我保外就医,离开了那个让我身心都受到伤害的人间地狱。

后来我知道与我在一起的女队同修,能坚定修炼的有的被送往大北监狱,有的被关了小号,或是加了期。男队已解体,有人竟不承认马三家曾经关过男学员,因为所有学员已被送往各地。同修邹桂荣几经辗转被迫害致死在抚顺市一看守所;同修姜伟被逼得精神失常;刘凤梅摔伤了身体;还有些学员堂堂正正走出来,加入正法救度世人的洪流。

这些昔日与我朝夕相处的法轮功学员呀,她们曾经是多么健康、乐观、善良的好人呀,这一切罪恶和不公给她们带来的灾难和家人带来的伤痛,难道还不能让人知道真相吗? 法轮功学员是用自己的牺牲在唤醒世人的善念、良知、正义啊。

中国人和全世界善良的人们请帮助在中国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共同抵制这场迫害,让正义得到伸张,让邪恶无处躲藏。让世界多些光明安宁,少些恐怖和谎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