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丰台派出所和马三家集中营惨遭酷刑折磨

【明慧网2002年7月28日】2001年1月1日我在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被恶警抓送到北京昌平监狱,1月2日分到丰台派出所,当时我们10名大法弟子不报姓名、地址,绝食抗议迫害。恶警逼我们每天坐躺在水泥地上,不许洗脸、刷牙,5天的时间,我们受尽折磨。1月5日夜,恶警打了我们整整一宿,外面下着小雪,两个人轮流打我,其中一个穿警服,一个穿便衣,带黑手套。他们不让我穿外衣,把我按下蹲着,他的腿压在我腿上,用点着的烟烫我的脸几次,现在脸上还有印痕,还往嘴里烫,嘴唇烫破了,用打着火的打火机往脖子、脸上烧,用手指抠脸、眼眶、前额等处,揪着头发往地上推,往墙上撞,往立柜上碰,打了我无数个嘴巴,用木棒打我身上、腿上,腿肿得直到春节前还不能洗澡。他们还用木棒横在我脖子上使劲按,我用力推开。他们把我又拖到外边冻着,并往脖子前后灌水,用木板扇风,……一直折磨到第二天早上,又让我站在冰上,不许穿鞋,袜子都粘在冰上了。几天中每天早晚都逼我们穿内衣在外冻着。恶警恶狠狠地逼我喊师父的名字,我不喊,所长打了我三个嘴巴。

我于2001年7月9日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洗脑的人用各种办法骚扰我,从7月一直到9月,我受尽摧残。其中有个叫张怀志的扒光我的上衣,罚我跪;头顶水;头顶凳子;把我按倒坐到我的身上,并将师父的法像……;打了我无数个嘴巴。她们叫我在“转化书”上签字,我拒签。她们有一个星期不让我睡觉,倒班看着我。今年1月-5月,我两次被送入小号,第一次呆了一个月,双手被铐在铁椅上,腿也被铐着。第二次5天,也是双手被铐着。现在一直在一楼,手铐铐着,连续三天三夜不给开锁,我绝食抗议6天,腿脚肿得很严重。戴玉红队长打我胸的两边,张艳队长往我嘴里塞毛巾,捏我两腮,折磨得我眼泪都流下来了。

6月3日早7点多钟,张艳队长在窗外喊我,不让我说话,我背法,张艳进来说我跟她示威,叫别人拿来袜子堵我嘴。张两手按着我带铐子的手,使我的手很痛,后来都肿了。张又捏我鼻子,继续往嘴里塞袜子,我两次强喘口气,之后张叫两个帮凶帮忙将我反铐,继续堵嘴,又到上面叫来一叛徒叫李晓丽,对我用卫生纸卷横着堵嘴,打我的头,使我因嘴唇肿痛两天不能吃东西。我说我要给院长苏某写信揭露这件事,可张却说:“院长知道了会说我做得好。”

我们仍在马三家的黑窝里遭受迫害。请社会各界给予关注与帮助。望各位大法弟子以正念清除马三家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12/251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