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集中营的野蛮暴力无法动摇我的信念

【明慧网2002年9月7日】我于1998年3月有幸得到了大法,当大法自1999年受到不公正对待时,我以修炼后自身的身体和思想变化为例,向国家政府和平而理智地反映我的真实变化,却被江XX集团以所谓的“扰乱社会秩序”为名判我一年半的劳动教养,把我强行送到了马三家劳动教养院。我抱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抵制着马三家对我的迫害。在所谓的劳教期满后我又被无故加期,但后来我凭着对大法的正信,堂堂正正地闯出了马三家教养院。

下面我将我个人在马三家教养院受到的迫害及我知道的一些情况写出来,披露那里对我们大法弟子的迫害行为。

我一到马三家教养院,恶警指使的犹大们就伪善地接近我,给我洗脑,平时至少2-3人寸步不离地跟着我,并向我灌输那些自欺欺人的谎言。当我抵制那些谎言时,恶警就不许我见任何人包括家属,然后就开始对我拳打脚踢,让我蹲着,稍动一点就用力碾我的脚趾,不让睡觉,不让去厕所。

恶警还经常把我们坚定的大法弟子弄到仓库、浴池、食堂及专门折磨人的小屋内毒打,逼迫我们做各种各样痛苦的姿势来折磨我们。如,蹲着将两手举得高高的,或者腿站直屁股抬得高高的、头和胳膊几乎触地,一动不许动,稍动一点便遭到毒打。恶警们凶神恶煞般地把我的胳膊拧到背后,使劲往上抬,名曰卸胳膊卸腿,而且将两腿蜷在胸前,脸紧贴地面。那些犹大们坐在我的背上,用力踢我的脸,把烂土豆往我口中塞。就这样晚上折磨我,白天逼迫我们从事那些有毒的工作。

在我被关押到期时,恶警又无故给我加期,此时我用绝食来抗议邪恶对我的继续迫害,我心中的一念是我要来捍卫真理,我要堂堂正正地出去。这时邪恶之徒就更加疯狂地折磨我。在冰冷的四月天,恶警将我又铐到折磨大法弟子的小屋内,让我穿着单薄的运动服,整整折磨我两天两夜。后来,他们又将我关到小号内,把我的胳膊腿都固定得一动不能动,只能是一个坐着的姿势。小号有一扇铁门,门上有一尺左右的小窗户可以看到一点天空,其余都是墙壁,我就这样又被折磨四天四夜。

目前,在马三家集中营内,我们大法弟子还在被迫害着,而且很严重。大连的一位同修被打得直吐血,辽阳的一位同修被打得呼吸困难,铁岭的同修脊柱被打折,一位不知道姓名的同修被扒光衣服吊起来整整十八天,这期间的饮食由那些犹大们喂,大小便也不管。这样的事例很多,那些邪恶之徒害怕被曝光而竭尽全力地隐瞒着,被折磨的大法弟子通常在伤势稍好转的情况下才又被带回监舍。

以上是我的亲身经历及我了解的一些真实情况,希望世界各国的正义人士及政府能够帮助制止江XX独裁政权对法轮功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