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江泽民── 一皮仅存的独裁者


【明慧网2002年9月14日】([注]本网站所转载的参考资料皆为非修炼界人士所撰写,不一定和法轮功学员的认识相同。)

当坚硬沉重的坦克碾过“6.4”学生年轻稚嫩的身躯后,天安门广场的血迹用了北京消防队的高压水龙头冲洗了整整三天仍散发着浓烈的血腥味儿时,江泽民以其长期的对中共元老的巴结迎合了中共元老们的信任坐上了12亿人口中国的权力宝座。在镇压那一个多月前,江以其狡黠的政治手腕“英明”地关闭了当时中国开明且最具民间影响力的报纸──《世界经济导报》,不仅如此,江在那一周有效地在上海虹桥国际机场软禁了出访回国的中共的第五号人物──万里,以帮助北京的元老们有力地把当时同情学生运动的温和派党中央书记赵紫阳削将下台,因为万里是赵的有力支持者。凭籍着这两条,元老们把党国大权赐给了江以保证共产党的独裁政治维持下去。

江果然不负重望,一方面继续迎合大佬们的独裁统治,首先在中国的意识形态领域作了大规模整肃,将12亿大国的一切出版宣传、广播、电视、报纸全面操纵在党的手中,另一方面江不得不向西方社会频频摇尾乞怜,因为江知道他当时仍是一个傀儡,没有足够的权力基础,如果能在国际上树立一个开明的政治形象,将有助于其后的中共内部权力斗争。于是江在北京召开的亚运会上使足了吃奶的劲头与国际奥委主席萨马兰奇在不用翻译的情况下用英文谈笑风生,不遗余力地塑造他是一个“海派”人物,技术官僚出身。其实江并非真正有学有术的技术专家,他是一个以学生运动起家的共产党学生领袖。然而最成功的还是1997年江在美国的表演,那时中共的元老们已随风而逝了,江已把中国的党、政、军大权握于一手,然而中共内部的政权历来是风云多变、异常复杂。江的卖弄本性和要在美国树立一种完全不同于以往共党领袖的闭关自守、井底之蛙的流氓无产阶级形象,给诚实开放的西方人一种错觉,同时江还以中国那广阔想象中肥得流油且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市场获取唯利是图的商人们的青睐,以缓和国内无底深渊般的经济与社会危机。于是江向西方伸出了足够的橄榄枝:在夏威夷以泳装亮相,在白宫的玫瑰园用英文结束他的讲话,在费城的独立宣言纪念馆当着国会议长金瑞奇的面款款用英文背起林肯的葛底斯堡宣言,在纽约的华尔街,江受到一帮美国大公司老板的热情拥抱,因为江许愿为他们开放中国市场,让他们装满腰包,而在闻名于世的哈佛大学,江又摇身一变似乎热切希望着中国要以科学立国。这一系列的精心包装无非是要树立江开明的政治形象,以此作为其在国内政治斗争中的一张王牌,从而战胜其一切政敌,同时掩盖其残忍的政治手段对付他统治下的人民。

当克林顿正为送给了莱温斯基一本《草叶集》脱不了干系的时候,猜猜江氏在干什么?江氏大笔一挥为一位年轻于他三倍的歌唱演员在古老的天安门广场用法国人的设计,建一座投资40亿人民币也就是4亿美金的大型歌剧院,这座怪异的蛋形建筑被人们嘲讽为现代中国的“泰姬陵”,要知道中国人年平均收入仅400美元。当中国近4-5千万农村贫困儿童被彻底剥夺了小学的基本教育时,江在波音公司订购了一架一亿美元的飞机作为他的“空军一号”,这将是中国25万农村人一年的收入,当然江可以说他的飞机为波音公司增加了就业机会。这仅是说明了共产党国家官员的为所欲为,江的政治是恐怖的。他非常明白他的国人都知道他是踏着“6.4”学生的鲜血走上了中国的舞台,他十分阴毒地将当年的开明政治家赵紫阳至今软禁于足不可出户的家中,当他满面春风亮相于美国的哈佛,当年参加天安门运动的学生仍在中国的大牢,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当一位外国记者问到一位当年仅20岁的女大学生(恕我不能披露她的姓名)被关进四川监狱受到几名男犯的轮奸时,这位用英文背诵“葛底斯堡宣言”的人物回答道:“她是罪有应得!”不仅如此,江亲令秘密处决了王维林──那个用弱小身躯挡坦克的英雄。我们不禁要问,这个独裁者代表那些真正的中国人吗?当然不能,所以江绝不可能轻易在大众前露面,即使不得不作秀时,要么是地方官员如临大敌一个月前就得用军队清场,要么就是用他的替身亮相。

911事件,江又一次蒙骗了布什政府,江1998年12月便与塔里班政权订立防空合作协议,以换取一枚美国在该年八月袭击塔利班时遗留的未爆炸的巡航导弹,中共则协助塔利班安装电讯系统。而在2001年的7月,中共再次与塔利班政府签订了经济和技术合作协议,美国情报消息显示,九一一恐怖攻击事件发生前,中国对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和盖达恐怖组织提供训练,九一一之后,中国大陆也曾运交武器给塔利班;美军也在阿富汗东南部发现三十枚中共制HN─5红缨肩射型地对空飞弹。美国情报单位也确认,中国大陆与阿富汗塔利班和盖达恐怖组织在其它方面有联系。不仅如此,中共的媒体再一次在国内煽动着“国族主义”的烈火。以转嫁中国深重的失业、经济危机:911屠杀当天,受邀访美的中共记者们看到电视中无辜民众在生死一线挣扎时竟能欢呼起来!

中共全权控制的中国青年报的文章写道:“有消息说,已经有6000多名来自沙特、伊朗、巴基斯坦等国的有志青年奔赴阿富汗抗击美帝入侵,就象当年中国热血青年纷纷投奔延安一样,这是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在西方国家如法、德、巴西、智利等也有很多年轻人视拉登为偶像,认为拉登是英雄,这充份说明美国霸道行径遭到世界人民的唾弃。”文章最后展望说:“拉登可以利用其在世界各地的军事组织并联合其他一切可以利用的势力,在美、英本土及其驻外军事机构发动持久、广泛、深入的游击战,让英美军队顾此失彼、焦头烂额、疲于奔命,同样使其国内国无宁日,人民提心吊胆,将美帝的经济彻底搞崩溃!只有这样,才能彻底动摇帝国主义的坚固基础!才能够改变整个世界的格局!才能够沉重打击美帝称霸全球的野心!全世界才能够迎来一个团结和平繁荣的新世界!”

而这时中共全权控制的网络论坛充满了邪恶的幸灾乐祸,“阿富汗又是一个越南”、“美国的噩梦刚刚开始”、“反恐联盟出现裂痕”、“本拉登是受压迫民族的英雄”。只有一名年轻的持不同政见者通过他在海外的联络发表了人道主义的抗议,并毫不留情地批判他的同胞在共产党治下丧失的人应有的正义和良知。

象这样一个口头上向布什政府许诺反对恐怖主义,实则暗渡陈仓的政客竟可以到总统的家里享受烧烤,实在是山姆大叔太不了解共产党的阴险人物了。中共从未断绝过向伊拉克、伊朗输出它的武器,整个中国的西南地区重庆的兵工厂就是为中东生产武器的基地。从八十年代起,这不仅可以有效地在台湾问题、西藏问题、人权问题令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在关键时候让步,以牵制西方,更关键是可以对内巩固其政权。如江向布什要求到农庄烧烤,这在西方人看来仅是一个普通的友好表示,在中国却绝非那么简单了。江在九月份面临着退休问题,按党章和宪法规定江所拥有的权力将全权交给年轻的胡锦涛,因为江已76岁到了退休年龄,然而江以要到农庄作客,墨西哥参加世界经济合作会议为由,推迟中共党内的换届,其实这只是江的借口,他要在这段时间整肃军队及地方政权,最后迫使其对手让步而继续连任,美国成了他手中的最大一张王牌。因为国内江操控的一切媒体一致粉饰江是中共以来第一位赢得西方大国视之为私人朋友的外交领袖,他的连任将为中国带来持久的繁荣,而能成为世界第一大国总统的朋友,享受如此待遇将再一次证明了他在国际舞台上的不可取代的地位。这个荒诞的逻辑。也许我们国外的人民永远不能理解那种不健康的非民主独裁国家内部权力倾轧下的伎俩,永远不能理会什么叫“挟洋以制重”,其实也很简单,当天平的两边绝对等量,哪怕是一吨重只要有一只蚊子飞进其中一边,天平也会失衡。更何况美国的态度绝不只是蚊子的份量。然而美国人民愿意在自己的历史上留一个欢迎过一个沾满人民鲜血的刽子手的记录吗?我们如何向未来交待呢?

江对外以时髦、开明形象以转移西方国家对其人权的关注,一年又一年,江大把使用他国家人民的钱换取中东独裁国家、小国、穷国的支持以逃避对他对人权迫害的谴责,以期用更加强硬的手段统治他的人民,巩固他的权力。这本来就与历届的共党独裁专制同出一辙,且江学会了使用经济利益为杠杆,更加肆无忌惮地试探民主国家的道德底线,令一些外国首脑就范。如最近的德国,当江访问时,柏林政府为了获取中国市场的订单,以期缓和国内的高居不下的失业率,为了讨好江,德国总理施罗德的警察对去那里和平请愿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不仅如此,为了满足江的要求,在江下榻的阿德隆大酒店,把所有亚裔面孔的住客赶出酒店,不许在江的视线内有任何穿黄或蓝色衣服者路过,因为据说法轮功的人常穿黄或蓝色衣服。然而施罗德的讨好究竟换来了什么呢?枪杀、抗议、飞机失事和水灾笼罩了江出访后的日子,有句老话,苍天有眼不知是否是对向独裁者屈膝的警告。更甚的是两个月后,江出访冰岛,冰岛航空公司手持一份中国大使馆提供的黑名单,拒绝让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十多个国家的公民登机,理由是这些人是法轮功学员,有潜在的可能到冰岛对江和平抗议。这份黑名单已完全违背了国际公约,美国的宪法,这使我联想起了麦卡锡路线的阴魂再一次在我们的国度游荡,只是这次的主角变成了中共,我们不仅要问一问中国的使领馆在海外用什么样的手段在监视追踪这些遵纪守法的公民?美国是否还安全?中国城是否将沦为中共影响和控制的区域?因为中国使领馆一边大肆收购海外华文报纸,以期控制海外的舆论,一边让雅虎一类的公司为进入中国市场彻底就范,与中共签订网络过滤协议,即是凡进入中国的信息都按中共的要求加以“过滤”,这使我不得不思考所有的电子邮件亦可让中共根据需要盘查了。因为那里的公民从无隐私权。

中共操控舆论及言论是极端的,因为他们知道,一旦人民有了信仰与言论的自由,这种独裁专制就将立即瓦解,也正因为如此,它的坦克可以毫不留情辗过向政府表达意愿的学生,它的枪口可以对准它的人民,而正是江把这种独裁的残忍发挥到极至。在九十年代的中国流行着许许多多的古老健身方法──气功。这是中国传统中非常普通的世代相传的文化,只是由于1949年共产党治后把一切传统文化统统摧毁了,人们再不敢公开练习气功,然而传统文化毕竟是传统文化,几十年后,又开始流行起来。这时的社会上已有上百种不同种类的气功练习,有一种练习由于深具内涵,加之祛病健身十分有效,立即在雨后春笋般众多的气功练习中脱颖而出,很快在民众中流行起来,因为人们很快适应了这种博大精深又源远流长的传统,尤其引人注目的是提倡的“真善忍”原则,为长年被压抑和控制的中国民众干涸的心灵提供了令人耳目一新的精神源泉,人们从中再次发掘出根植于民族传统中“佛”、“道”两家文化的更为博大的内涵,并真正体验到了身心的受益。很快江坐不住了,因为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再无法统治人民的大脑,江感到恐慌,同时江的共产党内部竟有1/3的人开始了这种炼习,强烈的妒嫉使江完全失去理智,江要试验一下他的权力底线,按他的话讲就是:“我们要汲取苏联的教训,夺回无产阶级意识形态的思想阵地,实行全面消毒,而‘法轮功’提倡‘真善忍’给予我们动手机会放手打击,如果镇压其它或许遭到报复甚至引起社会动荡”。江要用这种方式把人们的视线从一触即发的各种危机中转移过来,以期让共党专制继续苟延残喘,他和他的既得利益者们榨取更多的金钱,保证他们死后他们的子孙仍可以继续拥有庞大的金钱帝国。于是江对着一帮手无寸铁只想做好人的群众开始了全面的铺天盖地的残酷的政治迫害,江错误地估计只需三个月,他的疯狂的舆论工具加上警察就可以消灭法轮功。

可是他错了!一个58岁的妇女在警察三天三夜的暴打下,脊椎断裂,光着脚于冰天雪地被警察暴力驱赶,她仍没屈服,只剩下最后一口气时她告诉警察,“我有选择炼法轮功的权利”,这是一篇刊登于2000年华尔街时报,获得当年的普利策奖的报导中的真实情节。

一位三十岁的年轻妇女从怀孕至产下男孩八次去北京,善意告诉她的政府,法轮功是好的,政府迫害错了。警察把她关进了迫害法轮功的集中营,最后警察把母亲和八个月的男婴双双整死,死后母亲脊椎断裂,而男婴的脚腕青紫,看得出是人为地将孩子倒吊着摧残致死。这就是江泽民!一个双脚踏着学生的鲜血、双手又沾满法轮功群众鲜血的刽子手!他完全没有估量到这些手无寸铁的群众会在这持续了三年的残酷镇压下一天也没有停止和平而理智的抗争。江见镇压不成,更加妒火中烧。为了煽动,江效法当年希特勒的“国会纵火案”,在2001年1月1日,制造了举世震惊的“天安门广场自焚”案,企图嫁祸于法轮功,一对母女在这场焚烧中被活活烧死,可是由于表演太拙劣,国家电视播放的现场实况破绽百出,立刻演绎成了一幕由特务、国家安全部人员操纵的焚烧活人的残忍的记录。20岁的法轮功学员谭永洁在中国深圳市散发传单,被警察抓住,当晚被用烧红的烙铁烙双腿,多次痛昏过去,凭着坚强的毅力,谭逃出了监狱,逃上了一艘去美国的货船。在海上13天,谭忍受着剧痛和饥渴,躺在货柜里,终于离开了那个噩梦般的家乡,在美国他被人救起,送进休士顿林园医院,医生迈尔为他进行了植皮手术。当迈尔见到那惨不忍睹的有13处深度烙伤的溃烂的双腿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2000、2001年国际特赦组织两度授予江“人权恶棍”称号。在中国,江的银行与国营企业资不抵债,官僚的贪污腐败,国有财产大量被私分,使中共的统治岌岌可危,20%高居不下的失业率、金融危机、农村问题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社会动荡。这种环境下,以其所谓有利可图的市场为诱饵,引入大量国外资金,不啻是给这个垂垂老矣的独裁专制注入生机的唯一方式,因为中国的80%的银行和企业随时都有倒闭的危险。

在中国古色古香的国宴厅欢迎我们的总统布什时,江出其不意给了布什一个惊吓,以76岁的高龄之躯,面对这个世界最有份量的大国元首,唱起了意大利民歌──“我的太阳”,紧接着又奏起十分浪漫几乎如初恋般的乐曲──“德州的眼睛望着你”——虚荣的乞求竟到了如此不堪的地步。这样一个制造人间地狱的恶魔却道貌岸然地要在自由美利坚土壤上作秀,欺骗千百万对古老而又悠久的中国文化有浓厚兴趣的美国人民,从而以此作为继续维持独裁的砝码?这个带给世界和他国家的人民如此恐怖的暴君却一再试探着我们的道德底线,我不得不想起圣经《启示录》中的兽,那其中说兽要让诸国诸王打下它的印记。然而并非每一个王都愿意为了所谓利益牺牲高贵的道义和尊严,荷兰外交部长公开宣布因中国政府阻挠他与香港法轮功学员的会面,而取消访问香港和中国的日程。这个郁金香的国度如此秀丽、娇柔,却亭亭玉立挺着如此高贵的头颅。让我们向他致敬,也许我可以设想,在人危难中向法轮功伸出援手的人有福了,因为我们这个世界是那样需要真善忍。那么对虽已日薄西山却仍要拼死以之为敌的江泽民,我们将以什么样的姿态迎接他呢?别忘了二战时挪威欢迎希特勒后在历史上留下的永远的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