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去常人心 走正自己的路


【明慧网2002年9月15日】2002年7月20日清晨5时许,我和澳洲的同修们来到中领馆前面,抗议法轮大法遭受的残酷迫害,沉痛悼念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那天,狂风呼啸,寒风刺骨,我双手捧着沉重的花圈,静静地端坐在潮湿的草地上,默默地承受着心灵的沉痛。中领馆正对面大法弟子高举着“立即停止血腥镇压”的巨型横幅,悲壮地展现了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和师尊不可辱,大法弟子坚定卫护大法的神圣威严。

两个多小时,我自始至终流着泪水,沉浸在三年前的今天……我思念着曾经一起洪法、学法炼功的国内的同修们。想着想着,我双盘的腿渐渐成了单盘,单盘的腿又成了散盘,发正念时,散盘的腿还剧烈地抽筋,明显地感到了邪恶的干扰。从那天晚上开始,我全身不舒服,象患了重感冒一样,每咳嗽一声,头、咽喉、心、胸都连着一起痛,夜间不能入眠,吐出的东西中有血色,两个鼻腔里面也破了。

我遵循师尊的教诲,遇到问题首先向内找。修炼八年来,病业自感已所剩无几,于是我就在心性上找漏洞。长期以来,我一直被“情”搅扰,特别是流离失所,来到异国他乡的两年中,我给家人在精神和经济方面都带来了压力,年逾古稀的老伴为支持我在这里的生活,顶着压力坚持打工,我内心时常深感愧疚,从而在心里时刻盼望正法早日结束,从而被各种人心牵动,这一切直接影响了我在修炼路上的步伐。

师父说,“今天咱们就结束,那么中国得死去多少人?很多人对应着更多的天体众多的生命,马上结束,得有多少生命将被淘汰?我们不能清除他们头脑中敌视宇宙大法的邪恶念头,而他们有很多又是代表着庞大的天体,因为他们的淘汰,与他们对应的宇宙得死掉多少生命?淘汰多少生命?大家想过这样的问题吗?”(《北美巡回讲法》)

师父还说,“大法弟子做什么事情啊,都要以法为大,摆放任何事情的时候你都要首先考虑法。……大家有这段过程当中的表现,你们就是在造就着自己,奠定着自己的一切。谁错过了这个机会,或者哪一件事没做好,到时候你们会看到过失的原因所在。”(《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师尊的不断点悟,使我清醒地看到了自己在修炼路上的摇摆和徘徊。“情”不舍去,就无法圆满。正法已在结束之中,到了必须赶快放下最后一个执著的时候了。作为正法弟子,千万不可错过这个机缘,只有唯法为大,坚定正念,才能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当我迅速归正自己后,不管邪恶怎么猖獗,不管身体如何难受,我都坚定地做大法弟子应做的一切,坚持每天学法炼功,坚持按时参加集体学法,坚持到中领馆前和平请愿,坚持到旅游点向可贵的中国同胞发资料、讲真相。一正压百邪。一周后,全部症状消失,干扰我身体的邪恶因素自灭了。

现在我正抓住大好时机,抓紧一切时间,向可贵的中国同胞赶快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最后,谨以师父的新经文“清醒”与同修共勉:

大法徒,抹去泪,
撒旦魔,全崩溃。
讲真相,发正念,
揭谎言,清烂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