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闯出派出所


【明慧网2002年9月20日】在正法路上,坎坎坷坷地走到今天,有一些正法经历,做得不是很好,不值得一提,但同修说,互相交流一下正法经历,可使彼此获得一些启发和鼓励,况且做得好,做得不好,也都是一个修炼过程,所以我让同修帮助整理一下,与大家共勉。

去年冬天,我和一位同修在马路上发真相资料,被恶警抓到当地派出所,当时我们身上还带着几百张真相资料,还有明慧文章、经文和光盘。回想那时心里一点也不害怕,也不慌。刚被带到派出所,我们就坐下发正念,我心想:这回离邪恶近了,可以近距离发正念,好好除一除另外空间的乱法烂鬼。

后来指导员过来,恶狠狠地问我们叫什么,从哪里来,我们不配合邪恶,告诉他说,我们是大法弟子,从宇宙中来。他骂了一句脏话,又说:“你们不是人。”我心想:“是,我们不是人,我们是神,是主佛的弟子。”这一正念定下来后,在以后几天与指导员的接触中他再也没有对我们说不敬的话,都是笑脸相迎。

第二天,警察开始提审我们,我没有悟到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配合邪恶,而答应与他们谈话。那位同修抵制邪恶,义正辞严地对他们说:“你们什么也别跟我谈,没有必要,我身体的每个细胞中装的都是大法。”结果恶警没有找她谈什么。在警察提审我的时候,指着桌子上一大堆大法资料问我这些是从哪里来的,要送到哪去?我笑了笑对他说:“你问的这个问题挺可笑,这个我能告诉你吗?不可能的,因为我要为大法负责,为自己负责,也为你负责的。”他听了无奈的摇了摇头,说:“不说就算了。”这时派出所的头儿进来了,喝得醉酗酗的,见我不配合他们,就又喊又叫又骂,我听着心里很烦,就默念正法口诀。不一会儿,耳朵就象被什么堵住了一样,听不清他说什么了,只听见他“哇啦,哇啦”的说话声。我想:我是主佛的弟子,怎么能允许他在这又喊又骂的?就对那个头儿说:“哎,你喊够了没有?有话不会好好说呀,你看你们都快得职业病了!”他一楞,就走了,和我谈话的民警说:“说的也是,我以前说话跟他一样,也不会好好说,一说话就象骂人一样,自从做了这个工作,和你们法轮功接触,弄得我也没脾气了,说话也平和了。”我听了心想:大法真是能改变人,融炼人的一言一行啊,在我们自己做正的时候,真是能纠正一切不正的。

回想当时他们与我谈话的内容,很多都是与洗脑有关的,我悟到这是冲我的这颗心来的,我不怕挨打,不怕吃苦,就怕洗脑,所以他们总跟我说洗脑的事,邪恶真是见漏洞就钻,见执著就想利用啊,我意识到这一点,强大自己的正念,去掉一切不正的念头,后来他们就没有给我提洗脑的事。

自从我们被带到派出所的那时起,我们就一直在寻找机会走脱,但我穿的是皮鞋,一走路就响,这可怎么办呢?后来师父安排一位好心人送给了我一双棉布鞋,我悟到机会快来了,马上换上鞋,心里充满对师父的感激。中午,民警们都不知道去哪了,就剩一个小民警看着我们,我们一直发正念,不一会儿他睡着了,我们故意把报纸弄响,试探他睡得死不死,结果他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就这样我们从他身边走出来,这时所里的每一道门都为我们敞开着,我们终于从魔窟中闯出来了。

经过这次经历,我深深地体会到大法的威力,当我们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帮我们。在所里两天不吃不喝,但状态很好,胃里总象是刚吃饱了一样。而且在关键时刻,坚定正念是决不可动摇的,坚决抵制邪恶,不承认邪恶安排的一切,时刻用正念对待问题。

(根据同修口述整理 2002年9月7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