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如磐石修大法 珍惜机缘救众生

【明慧网2002年9月20日】2002年8月21日下午2点,我和两位同修在一县城突然被抓,随即被送进当地公安局。刚开始,我们三人向那里的警察讲真相,警察换了一轮又一轮,他们静静地听,并不断地问问题,有的佩服大法,有的暗暗点头,有的则表现邪恶,其中一个邪恶之徒不让我说,还想过来打我,我用正念制止了他。大概有五十多个警察知道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以及大法受迫害的真相。

两个小时后,我们被家乡的警察接了回去,被送进一派出所,当时我和另两位同修被分开了。

当天晚上,警察不让睡觉,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逼我说出那两位同修是谁。整整一夜,邪恶一无所获。我不停地发正念清除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另外空间的邪恶。第二天早晨,一个非常凶残的邪恶之徒又打又骂,并用手铐采取各种形式,比如:双手背铐、吊、用力提、揪头发等折磨我,我疼得到了极限,就喊师父,喊“法轮大法是正法”,之后我马上想到我是金刚不坏之体,不痛,一念之差,真的不痛了。我发正念不停地清除恶警背后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恶警们使绝了招数,累得轮流休息,倒班折腾我,其间把我打得几次昏迷,又用冷水激醒。一有机会我就向他们讲真相,并满怀慈悲地面对他们,哪怕有一线希望我也要救他们,遗憾的是他们歇斯底里,根本听不进去。无论他们采用什么卑鄙的手段,都动摇不了我对大法、对师父的那颗坚如磐石的心。

又一天过去了,这期间,慈悲的师父不停地点化我,让我大胆的走出派出所,由于我正念不足,两次能走脱的机会没有走成。晚上我开始向内找并加强正念,我修的是大法,我是主佛的弟子,大法制约着一切,师父操控着一切,我怎么能让邪恶之徒那样迫害呢,不行,我要正法,正视邪恶之徒,纯净了自己。我更加坚定,我的心在师父那里,在众生那里,我必须出去。第三天早晨,那个非常凶狠的恶警对我说:为了你,我一夜没睡好,你配合不配合?我善劝他,法轮大法是正法,善恶有报是天理,珍惜你的生命,别替江氏卖命了。可他气急败坏地说:我消磨你的意志。我坚定地回答:这意志来自于法中,你说了不算。

之后,就送我去济南洗脑,并拖我妈妈当陪人,师父的法在我脑中显现:“既然旧的恶势力非要给我们清除他们的机会,那就好好利用它。历史上没有过,也算是难得。”(《导航》“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公安局上次送我去王村,王村拒收,这次送我到济南,想不查体直接送进去,洗脑班的负责人说必须查体,警察没办法只好送医院,我加强正念,要查就查出个病危状态,果然是这样:人快不行了,要立即吸氧,打强心针。这真是正念的作用,我立即说:不用了,送我回家,否则有什么问题,你们负责。经过请示,恶徒们并不死心,又在洗脑班的医疗室给我查体,结果还是那样,洗脑班不敢收,我就给那里的工作人员讲真相,就在济南洗脑班的大院里,我想起了师父的法:“立掌乾坤震,横空立巨佛。”(《洪吟》“大觉”)就发正念清除这里的破坏大法的一切另外空间的邪恶。恶人又请示公安局610,不经过我同意把我又送进了省警官医院,如再查出病,就住院治疗,然后再达到迫害的目的。我心里想,不行,必须送我回家!我发出强大的正念,说了就变,其实是师父的慈悲呵护,他们只好非常失望地把我送回了家。但还不死心,就派警察看着我,不让出门,我继续绝食,绝食期间,我心生一念,有缘人到我身边来,我要亲手抹去他们身上的灰尘,让他们返出善良的本性,与大法结缘。

大热天,居委会三位主任热得不行、累得不行、困得不行,埋怨我让他们这样难受。我轻轻地给拿起扇子给他们扇,不一会把那“火”扇灭了,他们不好意思地说:别扇了,你已经四天没吃没喝了。我告诉他们,你们别说大法不好,不理解慢慢地就会理解,珍惜自己。派出所的两位警校毕业的学生,听我讲了大法的真相后,恍然大悟,他们说:这几年上边灌输的全是与法轮功相反的话,原来法轮功这么好。两个生命有了希望,我从心里替他们高兴。

我一直惦记着外面的同修,想出去,外面有警察看着。我细找自己,我又被“情”缠住了,心里直喊师父,师父利用家人点我,一下子把我点醒。第五天早晨,我一身轻松,偶尔翻起一本书,猛然看到一句话,一字一句如展图画。我一下子感到人太可怜了。我该走了,立即发正念,定住外面的警察,为了不让邪恶找家人的麻烦,我走时不见家里的人,五分钟家里人全部散去。我家住的是一楼,就轻轻的从阳台上跳下去,背着师父的法:“带着如意真理来 洒洒脱脱走四海 法理撒遍世间道 满载众生法船开”(《如来》)。

我又走进正法的洪流中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