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讲真相 营救我们在中国受迫害的亲人(图)


【明慧网2002年9月24日】继加拿大、日本和德国等地学员开展营救在中国受迫害的亲人和同修的活动后,美国学员也正在积极参与这一全球性的努力。在全美各地都有国内亲人遭受迫害的学员。以往我们各自在本地区也举行过新闻发布会,向各界讲清真相,许多当地媒体也前来报导。而这一次我们则要联合在一起,“积小流以成江海”,以更大的深度和广度讲清真相。我们遭受迫害的亲人分布在中国各地。他们中有丈夫,妻子,父母和兄弟姐妹。他们来自不同的文化背景和社会阶层。他们曾在病痛的折磨和心灵的迷失中苦苦挣扎,终于生命中迎来了得遇大法的一天,从此全新的一切光耀四方。他们变了,变成了好母亲,好丈夫,好职工,好邻居……。然而,邪恶的迫害剥夺了他们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权利。为捍卫真理,他们挺身而出,却被劳教和判刑。这是一个个催人泪下的故事;这是一部部感天动地的正法史。他们的故事会使善良的人们看到迫害的邪恶,支持我们的正义的行动。

以往我们在华人社区也遇到过受谎言蒙蔽较深的中国人,他们不相信我们的展板和传单上的内容是真实的,甚至怀疑是我们编造出来的故事。面对他们,我们的亲人受迫害的真相就是最直接的证据,就是戳穿烂鬼谎言的利剑。在美国社会,还有一些政府官员和媒体对中国国内的迫害反应冷漠,多认为中国发生的事情离他们太遥远,不是美国政府和民众所关心的内容。那么我们的营救活动就可以有力地破除这一障碍,让他们看到邪恶的迫害已经扩散到了海外,几乎没有一个角落幸免。面对正与邪,善与恶的较量,每个人都要作出生命的抉择。

目前北美、日本和欧洲等地的学员互相配合,协同讲真相,由点及面,形成一个正义的海洋。把向各国政府、媒体、民众以及海外的中国人民讲真相的工作与营救在中国受迫害的亲人和同修的活动有机地联系在一起。让善良的人们看到正的力量,让邪恶看到“善恶必报”的天理。让我们按师父在“快讲”一诗中所说“大法徒讲真象,口中利剑齐放。揭穿烂鬼谎言,抓紧救度快讲。”一起快讲。

以下为真相传单:请伸出援手,营救我们在中国受迫害的亲人

***********

请伸出援手,营救我们在中国受迫害的亲人

继加拿大、日本和德国法轮功学员开展营救在中国受迫害的亲人和同修的活动后,美国学员也正在积极参与这一全球性的努力。在全美各地都有国内亲人遭受迫害的学员,受迫害者分布在中国各地。他们中有丈夫,妻子,父母和兄弟姐妹。他们来自不同的文化背景和社会阶层。他们曾在病痛的折磨和心灵的迷失中苦苦挣扎,终于生命中迎来了得遇大法的一天,从此全新的一切光耀四方。他们变了,变成了好母亲,好丈夫,好职工,好邻居……然而,邪恶的迫害剥夺了他们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权利。为捍卫真理,他们挺身而出,却被劳教和判刑。这是一个个催人泪下的故事,愿他们的故事,使善良的人们会看到迫害的邪恶,伸出援手,支持我们的正义的行动。

王治文,男,53岁,工程师,德克萨斯州法轮功学员王晓丹的父亲,原北京「法轮大法研究会」的义务联系人。他是1999年4.25和平上访中会见中国总理并与之交谈的几名学员之一。同时也是1999年圣诞节期间被判重刑的四人之一,他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在不公开审判的情况下被判处16年徒刑。目前他被非法关押于天津市茶淀站监狱。

周雪菲,女,28岁,广告设计师,是亚特兰大法轮功学员吕朝晖的妻子。她于2000年11月发传单时被抓,判处3年劳教。现关在三水市的广东省妇女劳教所。在劳教所里,她被强迫长时间超负荷劳动,生产出口刺绣产品。由于近两年的非人折磨,她的双目几近失明,当家人要求保外就医时却被劳教所断然拒绝。她的生命处于极其危险的边缘……

张兴武,男,原济南市教育学院副教授,纽约法轮功学员张霜颖的父亲。
刘品杰,女,原济南市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工人,张霜颖的母亲。

两人均已六十多岁。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99年7.20以后,被刑事拘留。释放后仍然被长期监视。2000年他们为了摆脱骚扰离家出走,2001年1月1日,在北京被拘留,他们不说姓名和地址抗议无理关押。4月份被山东的警察认出,遣返济南,强行送进转化班,期间母亲绝食抗议被送进医院。后两人都以“宣传法轮功”为罪名被非法判处三年劳教。父亲被关在济南刘长山劳教所,因拒绝转化,一直处于严管状态。2002年4月转到山东王村劳教所强化洗脑两个月,其间禁止家属见面。母亲被监禁在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因拒绝转化一年中被加刑两次,在每天强迫洗脑的同时,还要经常劳动十几个小时。劳教所经常以“思想有问题”为由禁止家属见面。

曾令文,女,67岁,退休前是吉林大学备受尊敬的物理学专家,是纽约州法轮功学员吴雪原的母亲。自从1992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上的疾病一扫而光,身体越来越健康。然而,当江氏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时,1999年7月,被关进戒毒所达一个半月,自此这样的迫害从未间断。其间,她用亲身经历向警察,街道及校领导讲解大法真相,使一些有良心的人停止了对她的迫害。然而2002年春节前,为跟随江氏的“杀无赦”命令,警察在一次把她送进洗脑班。两个月后转送臭名昭著的黑嘴子劳教所,为期两年。目前她仍被关押中。


何海鹰的父母和弟弟海鸥(右) 、妹妹海燕(左)

黄燕云,女,58岁,退休幼儿教师, 波士顿法轮功学员何海鹰的母亲。
何海鸥,男,31岁,医生,何海鹰的弟弟。
何海燕,女,35岁,中学教师,何海鹰的妹妹。

1996年得法后,一家人按“真,善,忍”的原则修炼,幸福和睦。1999年迫害开始后,母亲和妹妹到北京上访,回来后被关进监狱。随后母亲被判劳教一年半,关在戒毒所里。白天强迫劳动十几个小时,晚上在吸毒者声嘶力竭地狂叫声中无法入眠。劳教期满后劳教所仍不肯放人,最后由原单位教师全体担保将她释放。目前受到24小时监控。儿子和儿媳积极努力将她营救到美国,但公安局怕丑事败露,拒绝办理护照。

何海鸥因不放弃修炼,好端端的医生被强迫去看大门。2000年10月被抓走,近两年的时间没有任何消息,生死未卜。2002年5月因他不肯放弃大法,在未经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被非法判处十年徒刑。

何海燕因发放大法资料被判劳教一年半,期间曾被关黑屋子几个月之久。两个月前被释放后,24小时严密监视,毫无人身自由。

铁木雪梅,50岁,贵阳市三桥医院护士,康涅狄格州法轮功学员武铁的母亲。1996年得法后,在工作单位吃苦敬业,一改以往争强好胜、暴躁易怒的脾气,冰释了积怨几十年的婆媳关系。法轮功使她原本矛盾重重的家庭变得和睦美好。1999年,江泽民集团开始非法镇压法轮功后,她因为不放弃修炼而屡遭骚扰。其间,她还多次被单位领导找去“谈话”要求她放弃修炼,都被她严词拒绝。2001年8月,她仅因有人说他们发的资料是从她那儿得的(当时并无相关证据),就被非法重判了三年劳教,被关押在贵州省女子劳教所,家人至今未得探视。关入劳教所后,她每天被所谓的“教育、挽救”,实则是强行洗脑,强行转化,还要从事所谓的“劳动”,受到肉体上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婆婆因无法承受儿媳被抓,家里时常被无端骚扰,时刻担惊受怕的打击,被迫回到了县城的老家,孤独度日。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被迫害得四分五裂,亲人想见不能见……

陈静江,女,52岁,退休工人,明尼苏达州法轮功学员万成的母亲。1997年得法,随后身上多种慢性病不治而愈,身心的巨大变化促使了其他家庭成员修炼大法。1999年7月迫害开始后,她被多次强行送入洗脑班,她均拒绝放弃大法。2001年1月,由于警察在家中搜出大法传单,以所谓的“非法组织和妨碍司法实施”的罪名判处劳教三年。2002年初,她被关到武汉市监狱,家人无法探视。

韩纪珍,女,60岁,南京一报社的退休职工,德克萨斯州法轮功学员王永生的母亲。98年初修炼大法,从此远离疾病和烦恼。1999年末她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拳打脚踢。被当地警察押回南京后,立即关入精神病院。医生明确讲“她不是因为精神病来的,是因为炼法轮功”。在精神病院中每天被强行灌入精神病药物,导致她神志恍惚,极度恐慌和焦燥,十分虚弱。经过近两年的残酷折磨,虽然她被释放,但仍在警察的持续监视之中,禁止外出。在美国的儿子和儿媳多方努力,急切地盼望她能来美团聚。

张翠,女,59岁,退休工人,芝加哥法轮功学员徐志伟的母亲。1995年修炼大法,受益匪浅。用她自己的话讲:“大法使我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那就是返本归真”。当迫害开始后,她多次到当地政府申诉,均无结果,她选择了进京上访。2000年3月,她在北京被抓,送回当地后,被非法劳教4个月,遭受了巨大的折磨,她开始绝食,10天后被释放。2001年5月,她因手中有大法文章,在同修家中被抓,又被关押了3个月。这一次警察搜查了她的住处,拿走了一切能拿的,包括徐志伟给她的信和她的护照。由于失去了护照,她竟没能参加徐志伟的博士毕业典礼!目前公安局仍不归还护照,并时常骚扰她。她的亲人盼望尽快将她救出,到美国团聚。

滕春燕,女,38岁,针灸医师,在大学讲课,美国纽约永久居民。她是一个善良,和平而且乐于助人的人。深受她的学生,病人及朋友的赞扬。她把中国的传统医学和针灸传授给美国人民,是这一行业中的佼佼者。1999年7.20之后,她冒着生命危险,把江氏集团利用精神病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传递给外国记者。2000年12月,她被以“泄露国家机密罪”非法判处三年徒刑。至今仍在关押中。近来听说她的健康状况恶化,她在美国的同修,朋友,学生和患者,正继续努力将她营救回到这块自由的土地。

郁凤兰,62岁,医生,科罗拉多州法轮功学员杨春光的母亲。
杨登岳,69岁,前伊犁卫校党委书记,杨春光的父亲。

由于不放弃大法,自从邪恶镇压以来,他们受到了拘留,搜察等各种迫害。作为美国公民,杨春光两年前就开始为他们办理美国绿卡,以便来美参加他的婚礼。但由于他们坚持“真、善、忍”的信仰,公安机关不给他们办理护照。两年来,杨春光做了各种努力。美国参议员瓦纳.艾勒特和众议员狄娜.戴格特均帮忙联系过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大使馆还给他们提供了一个特殊的签证,即无论他们何时来都会给他们签证,永不过期。两年过去了,他们只因没有护照不能来美。今年夏天,杨春光举行了婚礼,欢乐的喜宴上唯独缺少了新郎父母的身影……

张瑞峰徐艳香,分别是罗德岛州法轮功学员张瑞丽的哥哥和嫂嫂。他们95年得法,从此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张瑞峰年年参加单位的技术竞赛,别人常常作弊以求高分,他却从不如此,可是每一次都是第一名。1999年夫妻俩参加了4.25和7.20后的上访。9月,他们被关了一个月。12月再次上访,抓回后被关押在北京大兴劳改农场。张瑞峰于2000年6月被判监禁三年半,唯一的罪名是去北京上访。徐艳香被劳教所关押一年半。2002年5月,警察半夜闯入她家,把她强行送入劳教, 理由是“有海外关系”。

梁少琳(中),女,51岁,茂名石化公司职工,是波士顿法轮功学员梁裕峰的姐姐。学法轮大法后身心得到净化,在每个工作过的单位几乎每年都被评为先进职工或受表扬。99年9月后,受到单位的无理关押。99年10月份,为了让中央知道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依法进京上访,在途中被公安机关拘留。绝食7天后被释放。不久后又受到单位的无理关押。2000年1月被关在三水劳教所处以劳教2年。约2002年4月移回到茂名,现在仍在关押中。

党振华,男,33岁,工人,北卡莱罗纳州法轮功学员党同云的哥哥。1996年得法后多种慢性疾病不治而愈,身心受益无穷。2000年9月去北京上访,几周后家属方知他在北京被抓,关押在当地看守所。在未经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他被判劳教。期满释放后,被迫流离失所。

万里龙,女,50岁,退休保安,是芝加哥法轮功学员徐建莉的姨妈。自从1998年修炼大法以后,她身上的十多种疾病全部消失了。在日常生活中她按照“真,善,忍”实践自己的一言一行,是一个公认的好人。1999年邪恶迫害开始后,12月份她毅然北上进京上访,被关进监狱。2001年10月,只因她不愿放弃法轮大法,被判三年徒刑。两个月前,她被释放。但一个星期后,再次被突然关进监狱,至今下落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