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欧洲法会发言稿:正念正行


【明慧网2002年9月29日】师父好,大家好。

我来自英国,今年39岁,98年在美国纽约法会上下决心修炼,至今已四年有余。在我身上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也没有什么神奇的事情发生,就连做梦都很少。有时自己甚至怀疑师父是否管我?我告诉自己,这是思想业在作怪,只要自己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就一定是师父的弟子,关键是自己是否真修。

99年7.20后,学员们纷纷走出来,几乎每周末都在不同的城市洪法,讲真相。记得第一次站在街头发资料的时候感到很不自在,手里拿着资料不知如何是好,像个木头人站在那里看着川流不息的人流……一天下来效果很不理想,心里很着急。怎么办?通过学法使我明白发资料是为了讲真相救度众生,通过向内找发现自己的心态不正,不好意思,怕人拒绝并带着一颗清高的心在发资料,而不是怀着一颗真正为他们好的心在发,找到那颗心,放下之后再去发资料就不一样了。我一改先前像木头人一样的做法,而是心怀慈悲面带笑容主动迎上前,真诚地看着对方,将真相资料递上前。我觉得他们都能感受到这些信息,几乎人人都收下。如有人拒绝,我心里只为他们惋惜却不会影响我继续发资料,讲真相。通过这件事我认识到修炼不是大帮哄,在正法中要在法理上真正的明白才能把事情做好。以前我在做事时总是凭着自己的意愿去挑选着做大法的事,后来我明白我没有把大法放在首位。作为正法弟子应该是以法为大,大法需要我们做什么就应该尽全力去完成。

我时常想如何跟上正法进程,当前对我们的要求是什么?学法,讲真相,发正念是每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我不仅每天个人学法,而且还尝到了集体学法的甜头。在英国中部每周有两次集体学法,中西部的学员在一起学法,在祥和气氛中交流,共同提高。大家不仅在理性上明白而且真正落在实际行动上,也就是说,悟到后要做到。当有什么要做或有活动要参加不用费好大的劲去推动,只要一提,大家都会动起来。通过学法明白近距离发正念的作用,所以我去了德国,俄国和拉脱维亚。在那段日子里,发正念——学法——发正念——炼功,循环往返,通过学法帮助纯净思想,炼功帮助补充能量,那时发正念的效果非常好,我悟到如何发出最纯正的一念是正法中对弟子的要求。发正念的质量比数量更重要。

回到家中好象是到了另一个世界。在事务中忙。最近我的电脑出了问题几乎都瘫痪了,这里有技术问题,同时有很大的干扰,我检查自己,由于忙就放松发正念,而让邪恶有机可乘。于是我立刻开始发正念,发完正念就去试电脑,然后再发再试。我意识到自己的念不正,为什么发完正念就去试电脑是否工作呢?是自己潜意识怀疑正念的作用,那么正念就不起作用,因为心不纯。在发正念时在心中就应确信正念的作用,他才会起作用。其实也就是考验自己是否坚信大法。现在电脑虽然还有问题,但是能做一些事了。

讲真相三个字我感到分量非常重,那就是救度众生,就是要从广度对海内外中国人去讲真相,就是要从深度扎实地做好政府及媒体的工作。

我觉得近期德国、乌克兰、冰岛、香港、柬埔寨等发生的对大法的迫害都是讲真相的机会,该如何利用好这些机会,做到位呢?前一段时间由于忙于其他的事,关于发生在香港的事,总感到与自己无关,那是做向政府方面讲真相的学员的事,根本都不过心。师父说:“他的事就是你的事”(《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联想到最近在国外所发生的对大法的迫害,我不得不深思,为什么会发生这类事情?是旧势力的安排?还是我们有漏?漏在那里?需要提高什么?在《北美巡回讲法》中师父谈到,旧势力指使恶人打学员,他们说“我们打他的目的就是要把他正念打出来。”所有在海外发生的这一切,自己的正念在哪呢?我认为平时不仅要发正念而且还要用正念对待所发生的事件,第一念就应该是正念,否认一切对大法的迫害,要去抵制,因为它是不应该发生的。正念出来了就会有正行,相应的就会有主意利用好这些机会,从不同角度,不同领域去讲清真相。当自己想明白了,主意也就来了。由于英国和香港特殊的关系,是向政府和媒体讲真相的一个好机会,与此同时自己也想到这是向法律界讲清真相的一个好题材,让他们以内行人的角度去评判并给与支持。以前我们在这方面作得不够,而且搞法律的人最憎恨“权比法大”,正好可以借此去讲清真相。悟到后就开始行动,把它落实。于是着手在网上寻找人权律师和从事国际法的律师,把相关的资料寄给他们。

以上是我个人的一些感悟,不妥之处请大家指正,谢谢。

(2002年欧洲法会发言稿,哥本哈根,2002年9月22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