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来自大陆的同胞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九月三十日】上周我在大陆人的堆里讲了三天法轮功真相。第一天我站在音乐厅主大厅门口发真相资料。人人都知道我是法轮功学员之后,后两天我進去就有了很好的铺垫。我感觉人们已能明明白白的接法轮功真相资料了。

大陆人已在思考

一个慈眉善目的小伙子张口非常认真的直入主题:过来坐下聊聊,你们法轮功学员我佩服,但你们师父为什么不回去?为什么不象耶稣那样为大家受难、为真理献身?为什么只让他的弟子为真理献身?

我知道,这旧势力是瞅准了我的一个空子来的,我就怕给大陆人讲高了,使他们听不懂,给他们以后得法制造障碍,那不是害了人家吗。但是,眼下大陆人已经不是半年前了,他们也在思索。这种情况下我没必要躲躲闪闪,我直接点了旧势力。我说:正的非要被邪的折磨死才让人佩服,这是变异了的理。宇宙中有一股旧势力,而主张把耶稣、释迦牟尼害死才证明他们伟大的日子以后不会再有了。但我自己还是不太满意这个回答。

回家后经过三天我都不能突破,于是这几天老老实实在家学法。当我读到《北美巡回讲法》,我突然有了答案。我应该这样反问那个小伙子:「如果你的父亲做了一件很正的事,难道你非要让一群地痞流氓害死你父亲,你才认为你父亲做的那件事对吗?」我感到我几天来的问题真的是一读法,那法背后的佛道神知道我之所想,他们能不告诉我吗?你苦苦思索的问题,法后面佛道神全点化给你了,你就知道怎么说的又短、又清晰、又有份量了。

就在截稿几个小时前又有一个华人提出同类问题,我如上回答后,他一愣神儿。我知道他背后操控他那么想的邪恶已被清除了。

大陆人等待答疑很久了

还有的大陆人大老远就叫我:大姐,请您过来,我有几个问题。于是我能感觉大陆人思考了很久了,就等着见到法轮功学员问呢。还有的大陆人告诉我:你干的好,继续啊。

有一个大陆人非要向我索要那本《见证》图片集。我说:「这么大,你敢带回去吗?还是翻阅一下吧。」他轻轻的说:「放这儿吧。」我开玩笑说:「等我走了之后,你要扔的吧?」他说:「不会的。」第二天又有一个小伙子希望我留给他。我说我就带一本,是专门给大家翻阅的,留给你,我下面的讲解就没图片了。他却说:「难道你就没另一本吗?」我说:「家里有。」他说:「那你留给我吧。」

固步自封的都是既得利益者

师父说:「害怕的不是真正的人,是操纵人的那些邪恶,表现在人这,他们表现的非常害怕,其实是邪恶因素害怕。邪恶都清除了,那时如果领馆的人都出来和我们学法轮功,对中国的那个政治流氓头子来讲那就太可怕了。所以邪恶的生命它们使劲控制着领馆的人,维护着邪恶所干的一切。可是即使这样,也维护不住了。」(《北美巡回讲法》)

有几个中国官员和领队都是连看一眼法轮功资料都不敢的。对这种人就赠送一句耐他寻味的话:你都离独裁者这么远了,怎么眼睛和耳朵还被独裁者拴着呢?不管接还是不接真相资料、听还是不听我讲,我都有办法留给其一句够他们琢磨很久的话。而且只要大陆人一到我们面前,我就能感到在另外空间干扰他们的烂鬼在胆寒,因为我始终在默念正法口诀和师父的三首新诗,我的心亮亮的。我们说一句揭谎言的话,另外空间的烂鬼都是绝望的。

时间太紧,都是我匆匆告别已经愿意听我讲的人

因为这次愿意听法轮功真相的大陆人特别多,而且他们都是头一天看了四合一图片报「祛病健身显奇效,涤恶向善正人心」的,所以一谈起来就超过半个小时,我总是要打住,因为我觉的还有很多另外的思想被谎言蒙蔽的大陆人需要我去讲真相,思想已经明白的就应该尽量掌握和他们的谈话时间,省出来时间给另外的人。

「不许接法轮功资料」这句话也是假相,不突破就被它制约

第三天我去讲真相,很多大陆人对我说,昨天晚上开会讲了,不许接。我想,今天讲真相、发资料就阻力大了吧。结果正相反,后来回想这段儿过程我意识到那是烂鬼心胆寒故意放出的想让我知难而退的假相。我如果信了,就会调头离开这个讲真相的大好机会。我始终默念正法口诀和师父最近的三首诗。结果连昨天不要资料的人,今天也要求要一个光盘。这时你真的是感到以法轮功学员的身份出现,是多么能直接听到大陆人的心声。有的人非要《见证》画册;有的人问了很深的问题;有的不接资料,但愿意长谈真相。就连昨天比较攻击法轮功的一个小头目(她昨天不但不让我发,晚上还召集会议告诉众人不许接资料),接了我专门为她带的资料后对我小声说:「斯大林?知道吧。心里明白就行了。」我一听乐了,她心里很明白嘛。她告诉我她能看到CNN,外面信息都知道。我想因为她是这场迫害的既得利益者,所以昧良心说话吧,因为北京人家里能看到CNN的可不多。

人心真的是管不住的。真是感到大陆人普遍的已经如师父所说:「强制改变不了人心」(《精進要旨(二)》〈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不管上面说什么,下面人心里有一杆秤。

与大陆人长谈能知道他们为什么不接法轮功真相资料

一次和四个人长谈,他们从长谈中透露,就是把法轮功都想成中央电视台渲染的「傅怡彬」(编注:北京的一名精神病患者,后来杀了人。江氏集团向全国人民宣传此人是法轮功学员)了,想通过跟我聊天,看看我是不是神志还清醒。我说你们满脑子是江家独裁媒体的词儿,你们的面部肌肉都是扭曲的,一点都不善。

当发现我那么祥和的回答他们四个人的唇枪舌剑后,又说肯定是有工资,要不怎么这么问不住、问不倒。我告诉他们,我不挣钱还要交印刷费,发多少交多少,专门为救你们开车三个小时来这里告诉你们真相,我三天在这里不是因为我没事干,而是因为我豁出去了不就这三天吗?过了这三天我再回去干我的事,这就是慈悲。

很多时候他们也觉的当权者太过份,总是说,已经定性了。我说:一个人怎么能定性,一个人的话怎么能代表法律?他们就马上新开一个话题,你能感到他们满脑子都是三年谎言的灌输,但他们觉的你说的有道理,之后马上又问更多的新问题,他们什么都想印证一下法轮功学员怎么说。只因为是四个人,还是要互相防着点的。你能感觉他们的底线就是:要炼回家炼吧,干嘛到处宣传。(只是这一次长谈的感觉,因为他们是领队,是既得利益者。其他人就不象他们这样。)有时真是感觉他们怎么就是不开窍呢,假如其他大陆人都这样这可怎么救呢。然而第二天那个女领队单独一人时还是透露了心声,还提到斯大林。

四个当中的一个一直少话,没别的词儿,就会重复电视上那一句话:「太痴迷了。」我目光直视她:不是痴迷,是说真话,我病好了,你让我骂那个大夫;我道德高尚了,你让我骂那个老师。我做不到啊!现在象我这样坚持说真话的,不骂师父的,已经迫害致死一千六百人了。什么叫说真话?政府说好你就说好,政府说镇压了你就不说真话了吗?

那四个人都不说话了。

男领队总是态度不认真的说他的反面理解。我说你怎么一张口就是把人往坏里理解呢?他又打住,能好好说两句。能感到他背后一直被邪恶操控,但有时也明白。如果我说你说话老是嬉皮士不认真,他就马上认真几句。第二天我专门给他送《回归的旅程》,他和他周围的人都没想到。他还是嬉皮士的态度,一戳道德底线,他又能认真几句。我说你不要我就拿回去了,别人会要的,这可是用钱为你们买来的资料,你要说真话,不要就直说不要,不可以扔。结果旁边一位昨天不在场的老者说:「不要拿走,我看。」

比领导岁数大的人都比较敢说真话

一次遇到一个八人团,问他们要不要法轮功真相,其他人都不说话,只顾留影拍照,其中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大声说:谁敢接啊,都交代了不许接!我说:有明白的,你就是一个。他又大声说:你去问领导吧,那个就是,他同意,大家就没事,他不同意,那我们回去都要倒霉。那个领导马上说:你别找我,我不听。我说:「人都离独裁者这么远了,还象个皮筋似的被它拴着。法轮功里没有吃喝嫖赌、没有贪污腐败的。」那老者又大声说:那我们贪污腐败了?我说:「不是说你们贪污腐败,是告诉你法轮功都是些好人,镇压法轮功是错的。你们心里明白就行了。」我想:这位老者如果不与我配合,那另外七个人也就听不到法轮功真相了。要知道,大陆人,只要与我接上话茬,想在他们背后捣鬼的烂鬼们就绝望了。

尽管他们中有的人碍于左右不直说,但是江氏独裁的谎言大坝决堤了、坍塌了。即便独裁者想用经济虚幻堵住他们说公道话的嘴、埋没他们的良心,都已经是最后的最后,显而易见的无能为力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