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的威力


【明慧网2002年7月24日】提到“信”,大法弟子都会十分肯定的回答:“信,否则就不会坚持修炼。”那么信到什么程度却不同。我所体会的“信”是在关键时刻比如矛盾、魔难等过关时第一念反映到的是:“大法在此时对自己的要求是什么或大法告诉我如何做。”而不是陷于此情此景的常人环境中,如何用常人的观念比如聪明、机灵、老于世故等去应付。下面举几个我亲身经历的例子。

1、九六年我从同事那里借了一本《法轮功》,看后觉得很好,但由于自己是党员,被无神论限制,所以没学。但“德”字却深深扎入我的脑海。以后遇到一件事,在公共汽车上捡到150元钱,拿着钱,心里权衡着:“拿不拿出来?自己留下钱得给人家多少德呀?”这样我将钱还给了失主。失主说:“现在还是好人多呀!”也许我这一念再造了我以后得法的机缘。

2、我于九八年初得法。九八年冬天的一个下午,我去一个地方为学法小组买几套师父讲法光盘。在室外等车、坐车四个小时,当时没觉怎么冷,可回家全身长满了大疱(俗称风疙瘩),刺痒难忍。九零年曾得过,利用偏方治好,但这次比那时还严重。我当时就明白怎么回事。吃过晚饭照常去炼功点学法、炼静功,两个小时没有痒,可回到家后又奇痒难忍。我让爱人看过,他(不修炼)很担心,我让他看的目的就是让他见证奇迹。我坚持学法至深夜睡下,这期间仍然奇痒,满身红肿。第二天早晨去晨炼,然后正常上班,也没有再去想它,因为也不痒了,疙瘩全消失了。整个过程加上睡眠时间不到12小时就完全好了。师父在《转法轮》第二讲中说:“从今天开始,有的人会感到全身发冷,象得了重感冒一样,可能骨头都得疼。大多数人会感觉到局部不舒服,腿疼、头晕。以前你有过病的地方可能觉得练气功练好了,也可能那个气功师给看好了,但又重新翻出来了。那是因他没给你治好,只是给你往后推了,还在那个位置上,叫你现在不犯,将来犯。我们都得把它翻出来,都得给你打出去,全部从根上去掉。这样一来,可能你觉得病又犯了,这是从根本上去业,所以你会有反应,有的人会有局部的反应,这么难受,那么难受,各种难受都会上来,都是正常的。我告诉大家,不管怎么难受,千万要坚持来听课,只要你走进课堂,你什么症状都没了,不会出现任何危险。这一点跟大家说,你觉着“病”得怎么难过,希望你都坚持来,法难得。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我相信,所以很快地过去了。

3、2000年2月的一个周末上午,天上飘着雪花,我们二十多名大法弟子在一商场门前集体洪法炼功。刚听到集体炼功的消息时,当即决定参加,但并不知道如何面对警察。我想大法受诬陷,师父被诽谤,我要以我的行动证实大法。虽然有怕心,但也是去怕心的时候。置身于炼功场中,心里很平静,虽然能感受到周围车辆及行人来往,甚至感到似乎警察已来到,但一点怕心也没有。半小时过去,被邻居中一位身高一米八,体重二百斤左右的兄弟拖走。回去与同修切磋,说我心性不到位。因为当时普遍有个认识,被抓走说明修得好(当时在场坚持做完功的大法弟子都被抓走了)。现在回想起来,我认为当时我心态特别纯净,虽然心性不高,但已达到了当时大法对我的要求,师父就看我的心,并不是非让我被抓起来。师父在《理性》中说:“有学员说、为了证实法都到拘留所、被劳教、判刑才是最好的修炼。学员们哪不是这样啊,走出来用各种方式证实法是伟大的行为,但绝不等于非要被邪恶所抓走,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走出来的学员上访中还要要求释放所有无罪被抓、被拘、被劳教、被判刑的学员哪?被抓不是目的,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是为了证实大法才走出来,既然走出来也要能够达到证实法,才是真正走出来的目的。”

4、2000年6月进京上访被拘押,入狱时搜身,警察拿着一本搜出的经文在我眼前显示,当时我身上藏着手抄《洪吟》,我想到师父的话:“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我很冷静,当时夏天,穿得很少,警察连胸罩都不放过,可是没搜到,将我投入一个号中,那个号的大法弟子就缺《洪吟》。

狱中炼功面临的就是挨打、污辱,我产生很强的怕心。《转法轮》中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地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既然知道自己有怕心,就应该去,我参加了炼功行列,邪恶看到了我的执著,专门打我,我也知道是考验我,我横下一条心,决不屈服。结果男、女管教不管头上、身上用胶皮棒一顿乱打,而且女管教打扭了腰,可是我却不觉得疼,我知道是师父替我承受的,只要我一个正念正信。

在看守所里过了一些关,同刑事犯相处得很好,向她们洪法、讲真相,有些刑事犯已开始学法,有的还看到了老师的法身。号长说:“姐,你如果走了,我们还想你呢!”结果当天我就获释了。因为我发了一念:“看守所不是我修炼的环境,我不应该呆在这里。”当时正值7-20前夕,外面传7-20前不许放人,而且按惯例至少关押一个月,我没有受到人的观念的束缚,在狱中19天堂堂正正回家,至今警察再也没敢骚扰我。

5、2001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我们几个大法弟子在所在小区贴放真相资料,第二天被人举报,小区保安队长找到我爱人及他单位领导,要搜家。当时我正在上班,爱人电话告知此事,并且问是否找过我。我告之没有。我家有两张很大的师父法像和法轮图形,进屋就能看见,爱人让我回家收起来,让他们拿走多可惜。我十分肯定地告诉他:“他们进不来我家。”我单位离家只有步行5分钟的路,我也没回家。当时没有人的观念,比如被举报了、被掌握了可能要被搜、被调查、被抓等,连“万一”都没有。在班上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结果也没找我,也没搜我家。后来跟踪几天,我每天照常上、下班,有几次我从家里出来,保安就在我家门口,我走路,保安就跟在我身后,有一次保安几乎给我送到班上,但只要我看见他们就发正念,几天过去,不了了之。事后一次走在小区的路上,同保安正好走对面,楼区内一小伙子说:“我们单元内有法轮功资料。”保安看着我说:“我不管那事。”

以后我向爱人洪法,告诉他保安没来家就是因为师父的法像在,师父在保护我们呢!如果把法像取下来,可能结果就不一样了。

6、2001年底,我们一行三人去一背叛了大法的人的家,在路上被小区环卫队长跟踪。我们上楼走到那家,可家里没人,我们被跟踪者堵在门口。当时我身上带着大法图片及给某些公安局写的劝善信,那人很凶,要将我们带到派出所。我第一念“决不能去那里。”我很冷静,随着下楼的过程,心发正念,任其胡言乱语也不吱声,就是发正念。六楼下去,另二位同修已不见踪影,我心里更踏实了,因为另二位同修是当地人,邪恶之徒有可能认识他们,才被跟踪。这时他已平静许多,我没和他争辩,试探着讲真相,觉得也不是一时能说清的,走到楼头,我说:“你走吧,我们有缘以后还会再见面的。”结果他就走了,我安全回家。

修炼的道路是不平坦的,有时做得好,有时做不好,但回想起来,只要站在法上,正念正行,一切都非常好,关难再大也不是难。无论是面对邪恶,还是在日常生活、工作中,我有一念:我是最正的,最好的,即使有些做得不足,但会越来越好,邪恶不配考验我。我知道这一念的来源就是大法是最正的,最好的,而且体现在个人修炼上就是真信师父,真信大法。

我写的经历,可能大部分同修都经历过,有些方面的认识由于心性和层次的原因可能有局限,师父的法讲得很明,今天写出来,希望与同修再次共同体悟一下真信的威力,走好我们的每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