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团河劳教所二、三、五队恶警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2003年1月8日】大法弟子张久海于2002年9月26日再次被绑架到团河劳教所。五大队恶警以“危险分子”的莫须有罪名强行将张久海送入集训队,勾结集训队长非法对张久海24小时全身捆绑在床板上50余天。还故意刁难他,不给张久海送他的衣服和洗漱用品等。

2002年10月25日张久海绝食抗议迫害,集训队恶警毫不理睬,灭绝人性地强行给他插管,灌食32天,致使他身体极度虚弱,鼻粘膜出血。12月中旬张久海因多次绝食抗争得不到基本的医疗护理,出现严重肾衰竭症状,被送往团河医院住院。邪恶之徒这时却在想尽办法推卸责任。

大法弟子李京生因坚持炼功,于2002年11月27日被非法延长劳教期10个月,强行绑架到集训队小号。为抗议无法无天的非法延期,李京生不穿囚服,要求炼功,被集训队恶警捆绑在床板上多日。李采用绝食、上诉的方式进行抵制,恶警成建忠叫嚣:“在公安局绝食、上诉——没戏!”

中央民族大学老师李春元,拒绝穿给犯人的劳教服,他说:“我要胜诉后堂堂正正地走出劳教所!”李春元因不断状告团河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犯下的罪行,令邪恶极度恐慌,欲给李作“精神有问题”的法医鉴定而将其保外就医,劳教局专门来调查此事。

团河劳教所年终干警换岗,竟无队长愿去接任专门劫持法轮功学员的队(二、三、五队,专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目前二、三、五各队的邪恶之徒骑虎难下,大法弟子不断抵制邪恶,与国际人权监督的巨大压力,使邪恶在夹缝中苟延残喘。二、三、五各队的队长要往出调都不可能,因为没有人愿意当替罪羊。同时面对日复一日的严重体罚,许多新来的大学生干警气愤不已,纷纷表示:“要让我去法轮功队,我就辞职不干!”邪恶干警对大法弟子合法申诉、检举的打击报复,也引起了他们的反感,有的甚至公开对大法弟子说:“告他们!”恶毒的迫害已越来越没有市场了。

12月20日左右的某天深夜,二大队几十名大法弟子严辞制止恶警对大法弟子的整夜迫害。事后,大法弟子刘兴杜(某煤炭学校老师,于2002年9月被非法延期10个月)、孟繁友被集训迫害。

目前三大队几乎每天发生体罚、熬夜的暴行。大法弟子魏如潭等每天都被强迫跑圈(一跑一上午)、做蹲起(一蹲一起不间断地做几百个,直到做不动了还不准停)、学蛙跳、蹲着走路等等。近几日,恶警又在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在路上(雪地)拖着大法弟子,十分嚣张。团河所长张京生、李爱民等有时路过看见体罚大法弟子的非法行为,却毫不制止。这就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执法”单位。目前除大法弟子王思礼外,三大队还有一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迫害。

近日,明慧网大量曝光团河的恶行,邪恶做垂死挣扎,叫嚣:“一定要封死团河消息!”而各队大法弟子的上诉抗议越来越多,引发的觉醒、申诉高潮令所部极度惊恐。团河恶警撕下伪善面具,决定于12月28日至2003年1月28日对二、三、五队进行“严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