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民族大学教师李春元等大法弟子在北京团河劳教所备受凌虐

【明慧网2002年12月21日】大法弟子李春元,40岁,中央民族大学哲学、宗教系老师。2002年六月被无理延期10个月后,他状告:1,江泽民;2,团河劳教所对其疯狂迫害,给他精神肉体严重摧残。他因此被送入“集训队”,被非法剥夺上诉权。现在他已在集训队待了5个多月。李春元的平易、慈善、祥和不知感动了多少接触过他的劳教犯人,人们对他有口皆碑。

大法弟子张久海,平谷县刘店镇行宫村人,2002年8月被第二次送进团河劳教所。到团河后,直接被送入“集训队”捆绑。10月15日,张久海开始绝食抗议,原因:1,被捆绑;2,当天所长打电话,若他吃饭,那么劳教犯人全都不让吃菜,存心挑动群众斗群众;3,王大队长多次故意不还给他御寒衣物来(张久海自己的衣物)。绝食抗议2天后,大队恶警岳大虽当面道歉,但态度恶劣,欲打击报复。

大法弟子张祥宇,在七大队状告五大队恶警杨保立、魏国平、刘斌等;11月15日,所长李爱民来时,张祥宇再次向其递送状子,李反而给张祥宇以“警告处分”。

大法弟子王思礼,70岁,退休高级知识分子。2002年11月19日晚因抵制恶警要求被三大队赵江等两队长送到“集训队”。王思礼老人被强迫在户外面壁罚蹲半个多小时。老人被安排在冰冷的集训室睡地铺,吃窝头咸菜,成天咳嗽。其老伴2000年被强制洗脑后卧病在床,后来病危。可怜老俩口生死离别都不能相见。老王本来迫于压力违心妥协,正好借本文投稿机会公开声明归正。

三大队绝大部份大法学员内心坚定。对待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四个大队长向某、严某、白中银、赵江有唱红脸有唱白脸,不择手段。采取的方法有:熬夜,每天只让睡2~4小时;不停地干刷厕所、筒道等脏活;挖沟、剪草、填坑,从早干到晚,实在没活就体罚,逼坚定的学员绕操场跑,一跑就是一天,单腿蹲、双腿蹲几个小时,蹲起,直至学员起不来了还不准停,从早到晚。年纪大的大法弟子被迫每天面壁,坐儿童椅不许动,每天只让睡三小时左右。刚被送来的法轮功学员当天就遭熬夜,什么生活用品都不准买,甚至连御寒衣服都不让给。

希望有关学员共同加强正念,抵制并清除邪恶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