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来修炼和正法的历程(一)


【明慧网2003年1月10日】编者按:这位同修克服了重重困难,写出了这篇感人至深的文章,这是对大法的证实,是对其他同修的鼓舞,是向世人讲清真相,也是留给未来的一部庄严的历史。请更多的同修写出自己修炼和正法的历程或片断。

* * *

我修炼的九年,风风雨雨,坎坎坷坷,同修们要我写出来,说这也是正法和揭露邪恶。可是要提笔写时,脑子里总是翻出一些不好的念头。比如:自己文化低,怕写不好;自己的那点事太平淡了,同修们都比我修得好,还用我来抛砖引玉吗?所以一再拖了下来。直到今天同修们又要我写。所以我下定决心,克服了文化水平低的重重困难,终于把他写出来了。

一、佛缘:

我出生在一个很有钱的家庭里,一个过路算命的说我八字不好。就这样八个月的我被扔在马路上,给一个很贫穷信佛的人捡去了。养父很早就去世了,养母带着我要饭度日,还经常带我去庙里烧香拜佛、念佛经,有时我也跟着母亲念经。

在我五岁时,一天突然狂风暴雨,家家户户的大门都关上了,我从门缝里看见一个象火炬一样的人,从天上降下来,在对面的墙上写了些什么。过了20分钟,雨停了,街上围满了人,看到墙上写的是九个天、十八个井,还写了其它的。

还有一次,八岁时,我在山上砍柴,在那轰轰的雷声中,见天上出现两条好大好长的龙,回来后告诉养母,她要我不作声。这两件事,在我的心中一直是个谜,这就是天上的神吗?从那时起,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就埋下了修佛的决心。

由于家中贫苦,八岁就开始自主生活,十四岁参加工作,曾经当过劳模、标兵、为人民服务的活雷锋等等,为老百姓做了很多好事,其实我不是为了这些名誉,只知道要行善积德,从那时我就入了佛门。

师父说:“其实现在想要找个真正的正法师父去教你,比登天还难,根本就没有人管了。”(《转法轮》)我九华山、普陀山、山南海北跑了一圈,拜了师、皈了依,花了很多钱修庙,想找一个真正的师父的确比登天还难,走了很多弯路。一九九三年从九华山回来,脚也摔断了,再也不想去那庙里了。很想找一个佛家功炼。当时没想更多,只是带着一颗信佛的心愿,就这样和法轮功结下了缘!

二、永远的回忆:

“寻师几多年,一朝亲得见,得法往回修,圆满随师还。”(《洪吟》

九四年六月二十一日,一位功友告诉我,师父在济南办班,你还是信佛的,机会难得呀!听他一说,我突然猛醒,千万年的等待,就在今天!机缘不能错过啊!火车票刚买好,就开始拉肚子,正好铺位就在厕所边,拉了一天一夜,明天听课怎么办呢?我睡在铺上,法轮不停地在我腹部转动着。第二天到了济南,肚子好了。等九堂课听完,才悟到还没见到师父,师父就开始给我消业。

六月二十二日,开始听课的第一天,我被安排在一楼,坐地板上最前面的一排,和师父讲台距离很近。当师父一出现在讲台上时,我心情很激动,不停地给师父照相。师父纠正我的心态,说:你再别照了,再照可当心你的相机呀。等我再照时,快门怎么也按不下去了,拿去冲洗,全是空白。

每天讲课教功,师父都来回走动,给大家纠正动作,每当走到我身边的时候,很大一阵能量向我涌来,全身通透,调整了我身上一切不正常状态。当时我激动得泪水哗哗地流下,不知怎么来感谢师父啊!

第五天师父和我们每个地区的学员照相,那天气温高达39度,师父满身汗水,来回不停地走动,带着慈祥的微笑来到了我们身边,与武汉地区学员合影。师父说:对你们武汉学员特别优待,再拍一张。当时大家都激动万分。师父对我们武汉学员寄托着无限的希望和关怀。

最后一堂课是解答问题。我提了两个问题,其中一个是炼法轮功的能不能跳迪斯科舞。师父带着微笑说:那你就跳吧!以后你就不愿跳了。当时引起了全场大笑。回忆当初,自己悟性太差。

每天讲完课出来,很多学员都围着师父,师父总是那样的慈祥,满面笑容和学员一块交谈,打招呼,特别是最后一堂课结束时,师父再三地嘱咐去大连听课的学员千万记住不要坐飞机,坐火车、坐船都行,一直站在大门口等候着学员,又详细地交待司机,买了当天火车票回去的,马上送火车站、汽车站。当学员都走完了,我望着师父的背影走远了。每当我回忆这段难忘的日子,我的心怎么也平静不下来,眼泪又溢出来了。

三、同修们盼大法:

从济南回来后,我时常见到师父:有一次似睡非睡,我往一座很高的山上走,到了顶峰,见有一座大庙,庙两边站着天兵天将,我往里一看,师父坐在一个露天好大的空间场讲法,周围坐满了身穿古装长袍象是天上的仙人,好漂亮,都坐那听师父讲法,我也坐在地上听。还有几次是在家中,有时也在我工作的船上,我主意识都很清楚,我悟到:是师父鼓励我要勇猛精进!

我是在长江上一条客班轮船上工作,从此以后我就担负起传送师父大法书《转法轮》的重要工作。沿着长江把大法书传送给江西、安徽、南京、上海这三省一市的同修们。

九五年初,《转法轮》新出版,两个学员才有一本,有的偏僻农村还没有。有一次,一位江西农村学员听说我们要来,他连夜步行几十里,来到了九江码头等候着,当他拿到几本《转法轮》时,心情特别激动,把书紧紧抱在怀里:我终于盼到了大法书呀!

九五年二月的一天,大雪纷飞,冰天雪地,船晚点了三个小时,南京的学员冒着大雪坐在江边等了四个小时,那真是望眼欲穿的修炼人啊!突然看见一条船从远方驰来,他们一个个高兴地大声呼喊着:船来了!同修们盼大法的心多么急切呀!

从此情此景中,我看到了同修们盼大法的急切心情无法形容,感慨万千,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把我有限的生命投入到这无限的大法之中去。“发心度众生,助师世间行;协吾转法轮,法成天地行。”(《洪吟》)

每次船到终点港码头,我就尽快请出租车把书运到船码头。有一天风雨交加,全身都湿透了,我就把书一捆一捆地往船上扛。船员们看我这么卖力,还以为我在做生意,就问我:你的生意做得真大,沿长江都有你的货主来提货,今年赚了几十万吧?我说:何止几十万!我得到的是无价之宝!用多少金钱都买不到的呀!他们都瞪着眼望我。当时我也不想和他们作更多的解释,只是一笑了之。常人永远都不能理解我们修炼人。船长要我买货票,该办的手续就办吧,为了大法我什么都愿意付出。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