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正法之路


【明慧网2003年1月3日】

一、是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路

九八年四月,我走上了修炼的路,从此改变了我的一切。

修炼之前我是一个多灾多难、又多病的人,七岁到三十六岁之间共遇车祸四次,一次比一次严重。所以留下了后遗症。多处的骨折、脊椎、腰椎脱位压迫神经,每年都复发几次,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高血压、脑血栓、肾炎、子宫瘤、卵巢囊肿、胆囊炎、膀胱炎等等。每年都花去几千元的医药费。学大法后全身的病都消失了,近五年没有一点病痛,也不用为高昂的药费发愁了。

二、师父时刻在身边看护着我

2002年的一天,我坐在脚蹬三轮车里,由孩子载着我去干活,走在公路边的人行道上。后面驶来一辆机动三轮车,直奔我们的车撞来,车被撞坏,人也甩出去了,机动三轮车上的司机看车坏了,人也甩出去了,开车跑了。等我们爬起来时车已跑远了。孩子要打车去追,我说算了,别追了,人什么事也没有,连皮都没破一点,如果没有师父保护我们,后果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2000年8月,因我们在外面炼功被抓,送往看守所拘留后,又送往“戒毒所”,当时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怕心又重,(怕送马三家劳教),高压下违心的写了“不炼功”,想蒙混过关,过后还继续学法炼功。当同修们在一起学了师父的新经文《去掉最后的执著》,师父说:“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其实邪恶所干的一切,都是在你们还没放下的执著与怕心中下手,你们是走向佛、道、神的未来觉者,是不求世间得失的,那应该什么都放得下。”学完后,我们就知道写保证是不对的。当610办公室的人和一群误入歧途的人再找我们时,我们就不配合他们了,叫我们写对“转化的认识”我就写了炼功后身心的变化。当每天看谎言录像时,就闭上眼睛不看也不听,一天我闭着眼睛两手结印,心里特别平静,什么也听不见,队长来到身边推了一下问我,“怎么不看录像闭眼干什么?”当时只是不自觉得随口说了一句“头有点晕”。过了一会儿,大夫找我量血压,当量完后,他们都有点紧张,高压220,低压135。隔了一天又来量血压,我本来不想去,这时一同修说了一句,“你不想回家吗?”这一句点醒了我,这是师父利用同修来提醒我的,原来是师父在帮助我,让我离开魔窟的。这时再量血压,高压240,他们害怕了,打电话让家里来人领我回家,回家第二天我就到地里干活了。

2001年1月初七我和妹妹一起去北京证实法,在中途转车时,正好是假“自焚”在电视刚播放完。公安局全城大搜捕,在车站里每人都得骂师父,我们不骂就被送到了站前派出所,又送往公安局。警察把我们俩的钱全部拿走,向他们要收条也不给。他们问我们住址,我们不讲,警察就把我们送到监狱关押,在监狱里我们把得法前后的亲身经历讲给管教和公安人员听,用各种方式向他们证实法。当他们问到“天安门自焚”事件后,我们就说:“这是假的,大法弟子绝对不会那样做。”他们说:“你们又没看见怎么知道是假的?我们怕你们再去自焚呢!”我们说:“放心吧:大法弟子谁也不会那样做的。”那时我们一点怕心都没有,当我们回到当地,听说要送马三家劳教,当时就想到你们说了不算,是师父说了算。当警察问我们还炼不炼,我们说要坚修到底。这样关押了二十天我们就回家了。就象师父所说的那样,“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

2001年10月我和一同修一起到市场里发放真相资料,刚放了几份就被发现了,来了保安。这时我一边发正念一边走,摊上也有大法弟子在发正念,那个同修在不知道的情况下一直走到了头,又往回走,在保安的面前走过保安也没看见,同修安全的回来了。第二天我们又坐车去了很远的地方,拿点东西卖,也装了好多的资料和粘贴,到了市场后我把摊摆好,同修先去发资料。过了好长时间,来了一个人走到我面前说:“收拾收拾回去吧!”他又走到市场管理人员面前不知说了些什么,我当时觉得奇怪就问了一句,“这里不让卖?”那人没吱声走了。当我装完东西站了一会儿,往南一望刚才那人还有警察领着同修往派出所走去。这时我悟到这是师父在帮助我,我跳上车回来了,因我身上还有好多的真相资料。

通过这些事情我悟到,只要把一切心都放下,师父时刻都在身边保护着我们,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的。

由于我是小学文化,层次也是有限的,有很多经历心里有,也写不出来,望同修给予帮助、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