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来修炼和正法的历程(三)

【明慧网2003年1月14日】七、正念正行:

“正念正行,精进不停,除乱法鬼,善待众生。”(《正神》)

2001年国庆之前,邪恶又一轮迫害开始,单位、公安、居委会、派出所加大力度,派人半夜两点到家来抓我,我义正辞严地警告他们:你们警察半夜抓人,干扰我正常生活,你们执法犯法。邪警气急了,大声吼:再不开门,我们就要开始撬门了!当时我的心中静如止水,没有半点怕心,站在门后不停地发正念。金刚排山,让邪恶快走!双龙下海,清除邪恶!大概二十分钟,果然一恶警说:算了吧,她不开门,却把别人吵醒了。一个个灰溜溜地上警车走了。

头一天邪恶的猖狂并没有阻挡我出去讲真相的决心。当时我没有怕心,没有感到任何压力,又出去撒真相材料。一出大门,到处警车穿梭,我来到了一个比较豪华的住宅,有个门卫站在大门口不走,我就开始发正念,让那人打瞌睡去,不到5分钟,那人就真的趴在桌上了。等我撒完了出来一看,原来这是检察院的住宅。多好呀!他们更需要知真相。

头一天回来的路上,我发现这一片地区都是省直机关的住宅。第二天,我又来到了市团委的小区,又有一个门卫,那人正好望着我,怎么进去呢?一心不乱地发正念!让那人走开!几分钟后,电话铃响了,他去接电话了。进去后,一边撒一边发正念:这是千年万年都难遇到的大法呀!你们千万不能扔掉啊!我从另一单元出来,看见有两人在看真相材料,看完后揣兜里。他也望了我一眼,我向他打了个招呼:拜拜,我该走了。

在那火炉般的夏日,40度的高温,汗水湿透了我的衣服,来到了一座二十四层的高楼大厦。当我撒到十六层楼时,突然听到叫声,当时我没理她,又叫了一声:干什么的?!我说,讲真相的。她叹了一口气:唉呀,把我吓一跳,你早答应我一声呀。我说了一声对不起,又接着往上撒,一直撒到二十四层。当我下楼时,人在半空中飘了起来,当时有点兴奋也有点害怕,很快就下来了。

又是一天,来到另一个小区,刚上二楼,一个凶恶的声音向我喊道:干什么的?!我说讲真相的。他就从二楼追下来:你跑哪里去,今天一定要抓到你。我边跑边发正念,呼喊着师父的名字,快来帮弟子加持呀!突然一阵暖流向我涌来,我一下明白了,我是在做最正最好的事,是向他们讲真相来了,是救渡他们了,他不配抓我,我不能跑了,我停下来和他讲真相: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都是好人!希望你善待大法,会有好报,如果你今天报警,就要遭报应,希望你一定相信因果报应!

还没等我说完,他把包包还我(里面有很多真相材料):你走,你快走!当时我觉得很奇怪,刚才他那么凶,怎么一下放我走了呢?过后我才悟到,他凶,是他背后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在操纵着他,当我正念一出时,邪恶生命吓跑了。回来后,我面对师父的法像,不禁流下了泪水。更加使我体会到师父和大法的威力、正念的威力。

2001年12月6日,这是我永远难忘的一天。阴雨绵绵、小雪纷飞,过了长江来到了一小区,快要撒完从另一单元出来时,我发现有人跟踪我。心想,从这么远而来,放弃几个单元不撒很可惜,于是我又进了另一单元。一出来时,一男子向我冲上来,把我揪住不放,要报警。我跟他讲真相,我说善恶必报的因果。他说,他不怕报应。拼命地拉我的衣服,把衣服都撕破了。当时我真觉得他太可悲了。有很多人围观,只有一人在帮腔:你的胆子真大,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你们的真相还撒到公安局来了!更多的人只是沉默,还有的人流露出同情的目光,却不敢言。

110来了,三个恶警把我的手反铐上,推上了警车,将我带到了派出所。他们从我包里翻出了160多份真相材料,损失了这么多,我很痛心!逼我说出姓名地址。我一概地不配合,并告诉他们,如果今天你们要迫害我,我就要上明慧网告你们。一大帮恶警发疯地打我,刑警队长来了,把我带到了一间小屋,他说:我的姐姐也是炼法轮功的,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你只要说个姓名就行了,要不我怎么交差呢?我只好给他报了一个假姓名。在电脑上查了一下午,果真查到了此人,决定抄家,一路上我趁机给他们讲真相,一下车,找到那人的家,一男子说,我爱人不是炼法轮功的!一恶警一拳过来,向我鼻尖上打来,你作弄我们一个下午!真信你的邪。我说:是你们邪,乱抓人,还要抄别人的家。我坐在车上不断地发正念,可能是刚才发正念、讲真相,抑制了邪恶的气焰,他们怕自己被揭露和遭报应,因此未对我过多的打骂。

晚上十点又把我送进了原来的那个监狱,从我进来的那一刻,无论将我送到哪里,怎么酷刑,决不配合邪恶。进去后那里的牢头很坏,每天说法轮功的坏话,还骂师父,说什么一定要转化我。我就在她身旁发正念,严厉地警告她,从现在开始不许你再说法轮功的坏话和骂我们师父等等,要不你后果自负!当天晚上管监狱的干部要打她的嘴(为其它事)。从那以后她再也不骂了。

一间牢房关了十二人,我每天给她们洪法、讲真相,九个犯人得了法,时刻念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好!问我哪有《转法轮》的书买,出去后我们要炼法轮功,再也不做坏事了。我每天趁放风时,在墙上到处写真善忍、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等等……每天炼功、打坐,她们都帮我放哨,在那里的日日夜夜,发正念、背洪吟、论语、经文,一个月后,他们无条件地把我释放了。通过几次的经历,我越来越意识到:时刻坚定正念,对大法弟子是非常重要的。

八、我在洗脑班的日日夜夜: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02年元月9日从监狱回来,第三天,当地派出所又把我抓去洗脑班。一进这邪恶之门,我脑中只有正法,心里用正念对师父说:弟子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安排和迫害,决不为其所动摇!决不写一个字,不表一句态!把住心性,走完这最后一步!请师父放心!

墙上到处写满了骂师父和大法的话,非要我念。我说,我是文盲不会念。每天放那些诽谤大法的片子,强迫看那些谎言造假的焦点访谈,逼着学员表态、写保证,不写就别想出这个门等等……。要我写,我说,我没文化。要看那些谎言造假的电视,我就闭上眼。由于我是一概不配合邪恶,它们说我是“最猖狂”的一个。三个“帮教”看守我一个人,我没有一点人身自由。“帮教”经常大骂大叫,象疯子一样。

八月初从市里调来洗脑班的九个叛徒,主要是来对付我的。一开始带着一副假善,把师父的经文断章取义来欺骗我,他们一看软的不行,马上就原形毕露,把我关进一间小屋子里,一个个杀气腾腾,放那些诽谤大法的录音,对着我的耳朵放最大声音,把门窗都紧闭上,还威胁说,给你说好话,你不知趣,明天送你去精神病院,叫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当时面对这阵势,有点紧张,但是很快就镇静下来了。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不管邪恶怎么折磨我,心中发出最坚定的一念:决不屈服邪恶!“生无所求,死不惜留”(《洪吟》)。每天二十四小时被悬空站着,双手反背铐,不让睡,不让洗,全身上下都发出臭味,蚊子围着我咬,两脚肿得象包子,实在站不住了。我的泪水流呀流,洒满了衣襟,心在难中深深地体会到,在这难熬的生死关头,又如何放得下?我时刻警告自己,主意识要强,心一定要正,守住心性!此时此刻才半夜三点钟,怎么还不天亮呀!我哭着,泪眼朦胧,透过遥远的夜幕,我呼喊着:师父!师父呀!快来拉弟子一把,因为弟子修得不好,威力不够强大,帮弟子加持,度过这难关。我站着继续发正念,决不写任何东西!

一个星期过去了,九个叛徒把我架了起来,按压我全身的穴位,强行按手印,我挣扎着,大叫,我不承认,我要去告你们!每天十几个恶人围攻我一人,拍桌子、摔板凳,疯狂地叫骂声恐怖到了极点,半个多月了,我终于站不起来了。但是,主意识很清醒,决不写一个字。他们怕出问题,担责任,打电话叫我的女儿来接我,就这样我回来了。后来,女儿告诉我,是恶人逼着她帮我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几天后,及时上了明慧网,严正声明:恶人强迫家人帮我写的所谓“保证书”全部作废!九个月的折磨,手脚半身感到发麻、疼痛,但一点不影响什么,心里明白,正念强大清醒。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