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河劳教所的年前揭批会开成揭露江氏谎言的会

【明慧网2003年1月14日】2002年12月的一天,团河劳教所五大队召开所谓的“揭批会”,由被迫妥协的人念自己写的材料,并给录像。常常被恶警视为“成果展示会”的“揭批会”这次十分令队长们尴尬和恼火,除了几个人都是应付了事之外,有两人几乎成了对迫害的控诉。一位是河北的老农民张博澜。他不识字也没有稿子,上台想到哪就说到哪。在叙述了自己为何得法,如何因为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而被抓之后,老张详细讲述了在看守所恶警要强行转化他,在被逼之下开始绝食,恶警如何给他戴上手铐脚镣,如何给他灌浓盐水,将一袋食盐灌得只剩下一小半,自己如何被弄得口舌干硬,手脚身体干渴冒火,最后如何用坚强的毅力战胜了身体的反应。在调遣处如何受打压,到团河之后如何明确表示自己不能连最基本的良心都没有了,不能颠倒黑白说假话。最后叛徒又是如何蒙骗他,这才使自己写了三书。除了他叙述的被迫害经过外,老张身体的变化是最好的证明。妥协前绝食,被折磨时什么事也没有,状态很好,妥协后物质条件宽松了,他反倒突然身体极度虚弱,平时站立、走路困难,每天歪倒在床上,头晕得厉害,上台说话时别人搀扶,自己几乎站不住,检查说病情挺严重。这就是恶警所说的“转化后一身轻松”。

另一位学员是中国政法大学的副教授游兆和。他的“揭批”简直是对谎言媒体的全面置疑。如反问“如果说法轮功是X教,那么什么是正教呢?到底有没有正教呢?”“如果说法轮功搞唯心主义,那么讲到宇宙物质结构、空间时间等概念及能量、功、德等的物质本质,这岂不是唯物的?讲“物质与精神是一性的”岂不又与“唯心论”矛盾?如果说修炼者信仰师父成了搞教主崇拜,那么,所有的正教都对其创始人崇仰、供奉,岂不都成了X教?……”无数问题把荒唐言论批驳得漏洞百出。大家一听便知他在揭批谁的谎言……

这个揭批会让队长们觉察到了谎言已是捉襟见肘,欲盖弥彰,他们在一种无可奈何的滋味中草草结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