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倍弥补 跟上正法进程”


【明慧网2003年1月16日】我曾积极参与正法、讲清真相的工作。比如在2000年12月进京正法由于不报姓名地址在北京郊区的看守所关了一个星期就放了。到北京以后单位马上派了两个科长去找我,我回来后单位马上就把我给看住了。并找出冠冕堂皇的借口说,现在快到元旦了工作任务忙决定让你加班。我当时就不配合旧势力的安排,说我没有违法,单位也没有权力软禁我,你们这样做违法,我答应明天﹙12月31日﹚可以上一个班,我说完就走,副院长一看只好叫科长打车把我送回家了。

第二天我带着《转法轮》去上班,上午科长到我那简单的说了几句话就走了,我在屋里看书。中午吃饭看见副院长告诉我说,你今晚在这连班别回家了。我说我决不在这,修炼人说到做到。吃完饭我回屋不长时间,科长喝完酒回来了陪我唠嗑,说院里决定让你在这加班,我马上告诉他我不在这,并说现在咱们单位4点下班,到4点我就走。他一看留不住我,就五次三番的给院领导打电话。快到4点时院领导班子和保卫科的几个人都来了,副院长看我拿着《转法轮》说:“你还敢看这书?”我马上回答他说:“我为什么不能看?”他说国家都取缔了。我说:“当权者决定是错误的,我们一亿人不是人民吗?我上北京干什么去了?不就要求政府将错误的决定更正过来吗?”常委书记一看这局面就把话拦过来和我谈。过了一会副院长说你那书让我看看行吗?我说行。法轮功没有背人的,就怕你了解的少。他接过书和工会主席看,并小声说是国家统一书号,正式出版社出版的。看了一会他把书还给了我。最后僵持到5点我也没有妥协,党委书记决定用车把我送回家。事后很长时间我才听咱科书记说,党委书记冒着风险将我放回家的,当时公司要求24小时监禁。我当时一个是不配合邪恶,再一个我是抓紧时间和其他同修在法上交流。之后有几名同修走上了天安门广场,其中有一名被绑架进马三家子劳教所至今坚定信仰,另一名被劫持在当地教养院也至今坚定信仰。还有两名年岁大的当天就堂堂正正走出来了。

由于我当时没有怕心不配合邪恶,所以到现在我在单位的条件相当宽松,在班长面前可以看书,早晚能炼功,有的同志对我说:“有人说法轮功好使,还不如当时炼法轮功了。”

我还在隧洞等多处多次挂过大小条幅,还有两次在三个烟囱上挂过条幅,也送过很多传单等。

有一次送孩子上幼儿园,在去的路上我看到有一块黄布上面有红字在地上扔着。当时心想可能是大法条幅,等我送孩子回来捡起来一看果然是,而且上面还有复印的小标语,是说当地公安局将一个同修迫害致死,于是我就将它叠好放进背兜里,继续往市场走,当走到里面有一个做买卖的身后还有一个同样的条幅,由于我被兜里已有一个了,再加上这一个是在人家身后,怕引起别人的注意我就没有再捡,回家和母亲一说,她到市场就给捡回来了。后来我将这两个条幅贴到了两个派出所的墙上。在我从洗脑班出来后不长时间我领孩子去送传单,回来后孩子告诉我说爸咱们去送传单时有个网兜着咱们。师父啊师父,您太慈悲了,无论弟子做错了什么,只要知道悔过重新修炼您就不落下一个弟子。如果弟子再做不好真是太对不起慈悲的师父了。

前些日子听同修王姐说她的四哥看到公园广场边的橱窗展板上有诬陷大法的图片和文字,王姐说这件事让我们知道了就不能不管,要清理邪恶。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在另外空间什么都给你清理,你家里的环境也要清理的。环境不清理,各种东西干扰你,你怎么炼功?”由此我悟到我应该清理这个空间诽谤大法的邪恶因素。于是在白天我去看过两次。回来后准备了10张图片四份传单(传单是一面有字的,两张正好为一份)和一份公开信,这一切准备好之后我准备去做,同修徐姐、王姐等都帮我发正念清除那里的邪恶。我头一次去是在下半夜的三点多,可到那一看广场上有三台出租车,于是我发正念,可只走了一台车。又等了很长时间那两台车也没走,没办法我就回来了。回来后心想可能是下半夜司机没活干上那睡觉去了,下一次提前点,第二次是午夜1点半去的,到地方刚要往广场去就见对面有一个人骑着自行车穿着一套工作服,车把上挂黑塑料袋装满了东西。于是我就兜了一圈回来后,广场的电话厅又来了三个小伙子打电话,骑车人也和我兜圈子。他也发现了我,但感觉他不是便衣。第二天回想此事他可能也是同修去做相同的事,从第二次回来后我发正念时就向师父讲,我一定要将此事做成,请师父加持、请护法神帮我清理。在9月17日的晚上1点多(实际是18日了)结果到那一看广场的路灯下面有四个人在打扑克,于是我到楼洞里去发正念。发完正念我围着展板走了一圈并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展板的北侧有一台出租车停在那里,司机在睡觉。道北的马路上停了许多出租车,我看这四个人还在玩,我就骑车子顺马路走了一大圈回来这四个人已经走了。当时我内心特别高兴。这时展板路西的花栏边还坐着一个人,正对着展板的方向,我毫不犹豫的就走了过去,就在我贴传单的时候路上还有出租车在走,而且还有一个行人。当我做完这一切离开那时马上想到特别感谢师父、感谢护法神!

但是,后来我被绑架到洗脑班。由于放不下的执著,结果重重地摔了一跤。出来后很快认识到自己错了,所以决心重新走正以后的路,加倍弥补。但在当时接触不着能上网的人,直到11月份才上网严正声明。从洗脑班回家以后,母亲告诉我她听到我出去后就开始发正念一直到我回来,母亲还讲她做梦梦见我摔了两个跟头,把胳膊摔破了两处。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们,因为99年7月22日,迫害刚开始时,没有做到以法为师,交了大法书。这是我修炼路上摔的一个大跟头。第二个跟头就是前面提到的在洗脑班写的那份可耻的保证书。如果按照旧势力的安排,象我这样就应该被淘汰了。是慈悲的师父不愿落下一个弟子,我才有幸能够在大法中改正错误,继续修炼、正法。

我听说,有些学员知道自己掉下去很多,感觉迎头赶上去很困难,幻想着法正人间后师父还会让自己修炼,所以就消极地、焦急地等待法正人间的到来,想等那时再重新开始修炼。我觉得那是不对的。——现在有机会修却不修,反而要等以后,这是修炼的心不诚啊!再说你怎么能保证到时候跟你自己想象的一样还有机会呢?

能确定的是,只要正法一天没结束,我们就有机会继续往回修、重新赶上去。师父讲的三件事一定更要抓紧做好,我知道,只要我们自己努力,每一天都在发生巨大的变化。多学法、坚持发好正念,多用真相救度世人,我们履行正法使命、返回家园的路只有越来越光明宽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