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相中体悟正念的意义


【明慧网2003年1月20日】俗话说:「不经一事,不长一智」,用这句话来检视自己,真是一点也不错。在学法近九个月的这段日子里,坦白说,我对待发正念的态度,是完全不及格的。由于对正念的深刻内涵无从掌握,尽管知道发正念是当前大法弟子最重要的三件事之一,但我却状态始终不稳定,不是脑袋里稀里糊涂的一堆垃圾清除不掉,就是在发正念过程中,一个不经意又走了神,往往只做了表面形式,觉得很对不起师父,天上的佛道神看着,想必一定也忍不住摇头叹息。

明慧网上有关发正念的文章,或是读书会同修交流的心得,我总是很用心去感受,但状况还是时好时坏,从前五分钟的意念清除工作开始到莲花掌结束,很少有完整持续地专注到一丝不漏的经验,我知道这必然跟自己还有许多未去的执著心以及法学得不够深透有关,自然无法实际体会正念所能展现的威力。

师父在2001年5月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以来,全球大法弟子被赋予了这样神圣庄严的除恶使命与殊荣,等于是使用佛法神通,直接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杜绝迫害,许多人都感受到整体定点发正念的不可思议的威力。渐渐地,大家更意识到在平日的学法炼功中,邪恶时时刻刻利用各种机会来干扰我们,那就不仅是有针对性的整体定点发正念,而是随时随地都必须「正念正行 精进不停」(“正神”)。到底「正念」的意义是什么呢?从发正念前五分钟的清除项目中,那些「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不好的观念、外来干扰」,几乎都是「人心」在起作用,师父说:「修炼人要放弃常人的一切心、一切理,才能修到高层去」(“大法是圆融的”);任何事情来临,一旦掉入常人的想法,都是极其危险的。邪恶就是抓住这些不好的思想念头、不好的观念等等「常人之心」,对大法与大法弟子起干扰和迫害的作用,保持正念或发正念就是将自己升华到神的状态以抑制人心,使邪恶无空可钻,发挥效力;如果不能深刻领受邪恶迫害的真实,又如何发出坚定纯净的除恶正念?

或许就是我们的修炼环境太宽松、太安逸,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极其单纯平和的天地里,社会上即使也发生过不少作奸犯科、伤天害理的案件,但总觉得那一类单一事件,很难令我把它们与「邪恶」联想在一起,换言之,「邪恶」距离我的现实世界是遥远的。我明白什么是真正的「邪恶」,是在阅读明慧网上一篇篇大陆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文章,看到江XX集团那种大面积草菅人命、摧残人性、迫害人权无所不用其极的残暴手段,以及扭曲事实、污蔑构陷、粉饰太平的卑劣伎俩,内心的一股浩然正气瞬间激荡起来,想像大陆大法弟子直接面对生死威胁,对抵制邪恶强烈而迫切的感受,我认识到我们在许多问题的处理上不那么严谨,真的像王潺同修生前慈悲的提醒,要破除常人的执著和观念,在轻松安逸中,反而更艰难,这不是一记当头棒喝吗?

最近有幸参与电话讲真相工作,在几次对话交流中,我豁然大悟正念的意义和力量,不管对方是男是女,语气态度如何,背后都受着程度轻重不等的邪恶制约,我终于可以体会「正」与「邪」对峙较量的实际状况,在另外的空间里必然是一场激战。我感到自己直接面对邪恶迫害下的可怜生命群,再度激发出一股强大的正念,底下是我归纳出来的几点感想:

1. 从一开始免不了的怕心到驾轻就熟,我发现技巧不是最大的问题,心态的扭转才是转为如意的关键。很快我便意识到电话拿起来的那一刹那,其实我是站在很高的位置上,以救渡众生的慈悲心给他们认清真相的机会,他们则是被旧势力操控的邪恶生命愚弄或欺蒙的对象,表面上看来,他们都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不论是小心翼翼、唯唯诺诺的答话,或是气势汹汹、紧张兮兮的拒听,真正恐惧害怕的都是他们背后的「邪恶」,而不应该是我们!如此一想,「怕心」自然远遁;再想想大法弟子被赋予何等庄严的使命,让这些人能够接到天外飞来的神的旨意(事实如此,我们传递的是师父的一片苦渡慈悲),他们是多么幸运啊!我们可以在语气上保持委婉礼貌,请对方拨几分钟时间出来,展现我们大法弟子最大的善意和耐心;但是心态上绝不能掉入常人的理中,想自己如何如何冒昧、唐突,打扰了对方,内心充满了抱歉不安,这不是在姿态上和心理上,先让自己退处劣势了吗?这马上就让邪恶钻进我们常人里的善良软弱、犹疑不决中,用以打击我们的信心,使你原先想要表达的内容大打折扣,变得结结巴巴,最后可能反遭对方一阵痛批。当然不是说你摆正自己位置就绝对万无一失,你还是会有踢到铁板的时候,可能你又有什么其他的常人心浮现出来了,如欢喜、骄慢、浮躁、倦怠等等,目的是用来警示你去除它们。。

2. 分清宾主(主从)关系后,我们一定要掌握主导权,无论引出问题的是他(她)还是我,谈话内容的或多或少、或深或浅,听答之间,随机应变,见招拆招。何时该转开话题,另取论证;何时该适可而止,结束谈话,一概由我作主,避免被对方牵制,在无关紧要的枝微末节上大费唇舌,模糊焦点,除非对方真有善心,想知道更多真相,可请他们留下住址,改寄资料。总之,语气柔和坚定,速度快慢适中,表达明确清晰,心意真诚善解,往往增加他们倾听的意愿,而这一切仍仰仗平时不断读书学法的功夫,法理悟得越透,真相过程弄得越清楚,应对之际,才越能够从容不迫、游刃有余。所以打电话讲真相的方式,无形中成为读书学法的一股强大鞭策力,可谓一举数得。

3. 我深深感受到师父广大无边的慈悲,他看到我多么不足,用这种方式来锤炼我,点化我,让一向反应迟钝的我,在实地操作中,明白「真善忍」以及「发正念」的深刻意涵,正念所除之恶,不仅是「破坏大法的烂鬼」,也包含了障碍自己的各种「常人观念」和「变异思想」,以前似懂非懂,使不上力,自然全无受用,现在终于悟到一些:「口中利剑齐放」的时候,不仅「揭穿烂鬼谎言」,救渡的是愚迷或无辜的众生,同时也在「快讲」中反覆清出自己种种潜藏的执著私心,等于是做中实修的好方法。「助师正法世间行」,真正受益成就的是谁?不是非常清楚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