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与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2003年1月20日】从小爱看文学作品的爱好形成了我很重“情”的性格。记得上小学时,我就喜欢那些略带伤感的唐诗、宋词等。到初二时,课余就喜欢抄写诗、词,非常的多愁善感。后来,看琼瑶的书成了我一个最大的爱好,而且看得很投入,与书中的主角同喜同悲,琼瑶作品我几乎一本也没拉下。还有那些中国古典及外国的文学名著,我也多有涉猎,其中最喜欢的是那些以爱情为主题的经典故事:如《红楼梦》、《乱世佳人》、《简.爱》等等。

由于这些爱好,我的性格在得法前一直是很容易被“情”所牵绊的,在中学、大学及刚工作时均是如此。对于我熟悉的人或物或是一个环境,心中总有但凡想起便恋恋不舍、念念不忘的情结。而且时常沉浸在回忆和幻想中,沉湎及陶醉于自己所杜撰的情节及故事中或喜或忧。在“亲情”、“爱情”、“友情”方面均是如此。

由于文学作品及人们的话题中最重视的部分莫过于“爱情”了,在文艺作品中往往将它视为人类最宝贵及最美好的情感。所以我在看了太多的作品后,性格也有意无意地越来越朝向书中那些女性形象靠拢──感情丰富、多愁善感等等。记得在一本哲学书中有这样一句话:“男女之间的感情为世上最大的执著”,我当时对这句话深有感触。在得法前,在自己的感情遭到创伤后那种剜心透骨、割舍不下的切肤之痛至今记忆犹深。在沉浸在情中以泪洗面、不能自拔的日日夜夜,由于自己的执著放不下给自己带来的伤痛的确非常的巨大。

得法后,一度自以为已经放下了对情的执著。觉得自己早已看透了这些,不再是昔日的自己了。但是现在回头看看毕竟是没放彻底,由于执著去地不干净,还残留一点。但旧势力也就利用这一点点,千方百计地放大它来钻空子。其实想想,我从小的习惯和爱好也都是旧势力精心安排的,就让我感染文学作品的描绘,就让我形成对情容易执著的心。而且人类的这些文学作品本身也是旧势力长期以来的精心安排,其中一点就是为了加强我们的情。还有我那些“爱幻想”、“心里爱编故事”的思维习惯也都是它们安排中的一部分,是为了助长我对情的执著。除了对我内在心理特点及性格的安排外,外在环境也是它们精心策划的,比如安排我所接触的人、安排具体事件的环境、人物之间的交往等等。这样它们就可以里应外合地达到它们利用情来控制我的目的。

所以在修炼以后,在一段时间里,我也是由于没有用强大的主意识来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而使自己困在情中很久也无法自拔。有时,觉得好象已经放下了,在一段时间里已很好了。但过一段又回到被情操控的状态下,表现上就是沉浸在各种幻想和回忆中,对自己的执著根本就不想放下。往深想想,自己在执著什么呢?其实,执著的就是自己的感受罢了,同时也执著于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对这个角色及角色所体验到的美好感受难以割舍。我自己的体悟是,其实无论执著于任何东西,我们执著的基点还是自我,而不是那样东西本身。

在被情所困中很久还没有彻底解脱出来,本不想写这篇体会的,因自己做的不好。但近来和其他同修交流时,发现还有些人与我有同样的执著和状态,所以我想将我的感受写出来,让我们共同识别和冲破旧势力的安排,冲破情的控制,真正达到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

个人所感,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