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中理解“正念正行”


【明慧网2003年1月20日】我从事调度工作,工作中要和很多人打交道,在待人接物的表面上我都能做到热情、周到,即使遇到不开心事或对方不友好的言语时,虽然心里不耐烦我也会在语气表达上宽容大度,表面上给人以善良、友好的感觉。我也知道心里的不耐烦、动气是不好的心,遇事没有善意的理解别人,没能做到善。可一旦遇到突然出现的事情,还总会使心里产生波动,又装作不以为然。我查找自己不能善的根源,竟然发现是自己没做到“真”,因为我在与别人打交道时,总想掩盖自己做的不好的一面,表现自己认为或做得好的一面,从而有时竟然撒谎,甚至为别人着想也是强迫自己为别人着想,并不是真心为了他人,所以我的“善”只是表面的善。再往下去查找自己,竟然发现我没做到“真”的原因是因为没做到“忍”,因为有自己放不下的东西,不想失去的东西,在被别人剥夺时,不能够忍受利益的损失,又怎能去真心为别人呢?再找下去竟然发现没做到“忍”的原因是因为没做到“善”,因为不能做到为别人着想,又怎能放下自己所执著的东西呢?

虽然表面上没做到“善”,可同时我也没做到“真”和“忍”。想到此,我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写道:“道家修炼真、善、忍,重点修了真。所以道家讲修真养性,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返本归真,最后修成真人。但是忍也有,善也有,重点落在真上去修。佛家重点落在真、善、忍的善上去修。因为修善可以修出大慈悲心,一出慈悲心,看众生都苦,所以就发了一个愿望,要普度众生。但是真也有,忍也有,重点落在善上去修。我们法轮大法这一法门是按照宇宙的最高标准——真、善、忍同修,我们炼的功很大。”师父经文《浅说善》中写道:“善是宇宙的特性在不同层次、不同空间的表现,又是大觉者们的基本本性。所以,一个修炼者一定要修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庞大的天体是由宇宙真、善、忍特性所成,大法的传出是他给宇宙中生命们先天历史特性的再现。大法是圆融的,真、善、忍三个字分开来,同样具足真、善、忍的特性,因为物质是由微观物质组成,而微观物质又是由更微观物质组成,直至穷尽。那么真也是真、善、忍构成的,善也是真、善、忍构成的,忍同样是真、善、忍构成的。道家修真何止不是修真、善、忍,而佛家修善又何止不是修真、善、忍,其实只是表面形式不同而已。”我悟到师父传于我们大法,是让我们回归到先天的历史特性中去,而只有时时都用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不片面的理解真、善、忍,才能真正做到真、善、忍。

我回想起前几天发生的事。当我发真相材料时面对突然出现的小区门卫而发正念时,我感到自己人的自我保护的本能在用法赋予的神通清除邪恶,表面上我很镇定,面带微笑,并默念正法口诀,而内心中是想保证自己的安全。因当时没有怕心,我得以安全离开。可通过这件事向内找,我发现此事暴露出我修得不扎实,首先没做到真,真的坚信大法就应该真正的站在大法上思考,正念中是大法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有捣毁宇宙中一切邪恶的唯我独尊的气势”(《正念》),怎能先想到自己安全呢?甚至想以表面镇定的假象打消对方的怀疑。其次没做到善,如果发真相材料是为了救度他人就应该在遇到门卫时想到清除其背后邪恶,是为了救度她,不要对大法弟子犯罪,从而在正念下表现出的微笑充满着对她的慈悲救度。同样我也没做到忍,如果舍弃了一切执著,包括为私的执著,体现的是一个融于法中的生命为大法与众生负责而坦然达到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觉者的本性,又怎能将发正念的出发点建立在自己的安全上呢?

修炼真的很严肃,任何的执著和有漏都可能带来根本上的偏移而不自知。师父告诉我们“正念正行”,其中涵盖的博大法理正是宇宙特性真、善、忍对我们的慈悲引领,用正念正行维护大法、救度众生。“历史的今天,大法赋予你们救度众生的使命;历史的将来,你们纯正的一切就是大穹成住不破的保证。”(《致纽约法会的贺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