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代疗法”的分子生物学机理


【明慧网2003年1月28日】祈祷,打坐入静,催眠,气功,针灸和生物反馈疗法等等有非常显著的疗效,但因为没有“科学证据”总得不到青睐。近来某些重要的科学发现使得越来越多的科学家要对这些“替代疗法”刮目相看。因为,替代疗法可能是更科学的治疗方法。

医学生物学近年来发展迅猛,但研究者越来越注重单个的细胞,单个的分子,或是单个的信号传递系统,忽略了整体。说的具体一点,细胞生物学家和分子生物学家都是在研究孤立的分子和细胞,研究出来的药物只能是针对一种细胞或某种分子。此外,很少有人在治疗时考虑到神经,或是药物对神经的毒害作用。最近,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已注意到这个问题。比如最近在《自然》杂志上发表的《炎症的神经反射》就是一个例子(1)。通常,西医对炎症的治疗原则就是消炎,这种通过调控神经反射来控制炎症是一种非常新奇的方法。该文还提到了打坐入静,针灸,催眠,生物反馈疗法的作用机理可能就是通过神经起作用的(1,2)。

败血症(内毒素性休克)是一种死亡率非常高的全身性的疾病,在美国死亡率被列为第十三,目前尚无治疗方法,属于不治之症。 Tracey 实验组在2000年的《自然》杂志上报道,仅仅刺激迷走神经神经就可以完全保护患病的动物(3)。他们发现迷走神经刺激可以降低巨噬细胞释放肿瘤坏死因子及其它炎症细胞素。这一结果令科学界非常震惊。此后,他们连续在《自然》杂志上又发表了两篇文章(1,4)。在最近一期的《自然》杂志上,Claude Libert 又为此发表了一篇文章,高度评价了Tracey的工作成果(5)。Libert 说这一结果让他意识到了祈祷、针灸和催眠等等“替代疗法”的科学性。

让我们来复习一下人体的神经系统。自主神经系统包括交感和副交感(迷走神经)。他们控制着不受人体主意识控制的生命活动:如腺体的分泌,血管的收缩和舒张,心脏的节律,胃肠的蠕动,肾脏的泌尿等等功能。虽然交感和副交感神经都共同支配体内的这些器官,但它们的功能却完全相反。总的来说,交感神经属于对外的“战斗”系统(fight or flight), 而副交感神经系统是对内的调整系统,主管细胞,组织,和器官的生长,修复,能量储存,和功能恢复等等重要的生命活动(6,7)。

交感神经兴奋时的表现是心率加快,血压增高,基础代谢增强,和细胞分裂加快等等。目前人类的绝大多数疾病都和交感神经过度兴奋有关,如高血压,心脏病,高代谢方面的疾病(如糖尿病),免疫缺陷病,自身免疫病(如红斑狼疮和硬皮症),癌症,精神方面的疾病,神经退行性病变,慢性感染性疾病,等等。

从神经生理的角度上来看,入静的主要特征就是副交感神经兴奋和代谢水平降低。类似这种状态的还有一些其他形式:如睡眠,催眠,和动物的冬眠等等。尽管入静和这些生物状态有类似之处,这些生物状态所能达到的生理养生状态永远无法和入静相比。但是,如何才能达到这种生理状态呢?当人有杂念时很难入静,只有清心寡欲时才可能有清静心。

在增氧运动非常普遍的西方社会,人们强调氧气在血管内的充足和肌肉的强健。所以,对于气功的“缓慢圆”的动作内涵可能不太理解。很少有人注意到对身体内部器官的调控。当然,人主观上无法锻炼内脏,但却可以通过对自主神经的调控来调节脏器的功能。人体健康最重要的因素不取决于肌肉是否强壮,而是取决于交感和副交感神经的张力是否平衡。实际上,过强的体育锻炼主要兴奋的是交感神经系统,这样就会使得本来就被抑制的副交感神经系统功能更加下降,结果很可能是适得其反。由于上述种种原因,有为数不少的人的副交感神经系统是赤字的,列举一些早期的症状:失眠,心慌气急,紧张易怒,血压增高,头晕耳鸣,记忆力减退,容易疲倦,月经失调等等。此外,对血管是否要保持血氧充足,科学家也是有争议的。增氧的另外一个不好的后果就是氧化代谢产物增多。而氧化代谢产物堆积是很多疾病的原因。如果一个人的自主神经系统是健全的,迷走神经的主要神经递质乙酰胆碱就会通过调节血管的紧张度来达到这一目的。

如何保持迷走神经的兴奋性呢?显然药物是不可取的,因为药物总会有副作用。最佳方法是清心寡欲从而保持一种内心的平静,经常打坐入静可以给予最好的加持。

参考文献

1. Tracey KJ. The inflammatory reflex. Nature 2002;420(6917):853-9.
2. Tracey KJ, Czura CJ, Ivanova S. Mind over immunity. Faseb J 2001;15(9):1575-6.
3. Borovikova LV, Ivanova S, Zhang M, Yang H, Botchkina GI, Watkins LR, Wang H, Abumrad N, Eaton JW, Tracey KJ. Vagus nerve stimulation attenuates the systemic inflammatory response to endotoxin. Nature 2000;405(6785):458-62.
4. Wang H, Yu M, Ochani M, Amella CA, Tanovic M, Susarla S, Li JH, Yang H, Ulloa L, Al-Abed Y and others. Nicotinic acetylcholine receptor alpha7 subunit is an essential regulator of inflammation. Nature 2002;22:22.
5. Libert C. Inflammation: A nervous connection. Nature 2003;421(6921):328-9.
6. Porges SW. Vagal tone: a physiologic marker of stress vulnerability. Pediatrics 1992;90(3 Pt 2):498-504.
7. Porges SW. Cardiac vagal tone: a physiological index of stress. Neurosci Biobehav Rev 1995;19(2):225-33.
8. Young JD, Taylor E. Meditation as a Voluntary Hypometabolic State of Biological Estivation. News Physiol Sci 1998;13:149-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