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走好自己正法的每一步


【明慧网2003年1月3日】自明慧网创建以来,我只是读同修的文章,深受启悟。自己总觉得修的不好,没什么写的,现在我悟到这是人的观念,如不去掉,又怎能达到师尊指出的“共同精进,前程光明”。即使是自己修炼路上的教训,也应写出与同修交流。

我1995年得法。得法前,我是一个被病痛折磨了十几年的人,严重的脑外伤及乳腺癌等疾病缠身,到处治疗都没有效果,病情反而日益加重。就在这种情况下,我有缘得遇大法。当时看到的是《法轮功》(修订本),我废寝忘食地读了三遍。太好了!这就是我要找的,终于找到了。我等不到下班就去炼功点学功,吃完午饭就找到老学员教我炼功。我专门跑到书店请了一本《转法轮》,从此后认真学法,并开始抄法、背法,不知不觉中多年难治的疾病不翼而飞,面容白里透红,走路一身轻,真正感觉到了一个人没有病、身体健康的滋味。我心情开朗,祥和愉悦,笑起来都是甜甜的。单位的同事看到我身心的巨大变化,都说法轮功真神、真好,有的同事因此走进了大法修炼的行列。

1999年7月20日,丧心病狂的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力开始了对大法的镇压。当时大批学员走出来证实大法,很多被拘留、劳教,受到严重迫害。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怕心又重,不能在法上认识法,虽然师父点化过我,自己仍然没能走出来证实大法。

师父的《心自明》经文的发表,使我在法上有了新的认识。以后每当师父新经文发表,我都反复认真学习。师父说:“但是我告诉大家,所有走出来的弟子,师父谢谢你们!(鼓掌)了不起啊!(鼓掌)”(《导航》-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 )当我读到师父的这段话时,泪如泉涌,泣不成声。伟大慈悲的师父给予了我们那么多,为我们承受了那么多,而我自己却做了什么呢?于是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到北京证实大法。师父说:“走出来用各种方式证实法是伟大的行为,但决不等于非要被邪恶所抓走……”(《理性》)我悟到要用理智和智慧去北京证实法,决不能被邪恶带走。我于2000年12月29日正念破除本地区邪恶的干扰,踏上了到北京正法的路。30日中午下车一出北京站台,发现我丈夫早在那里等我。他没有修炼,临走时我给他留了个条:“请不要找我,进京正法。”丈夫担心我,当晚坐快车,追上了我坐的慢车。我没有慌乱,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说服了丈夫帮我正法。我带着三面“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和很多正法材料,在丈夫的配合下,用了三天时间,顺利地做完了我应该做的正法的事。

回到家后,我更加精进地学法实修,把正法讲清真相看成是最重要的事。每次出门不论做什么都会带上真相材料,一出门就开始发正念,每次发材料都很顺利。有一次我贴完一个楼口后,买菜回来又路过这里,看见一个人把我贴的正法纸条都撕下来了,并拿在手里边看边走。我就跟在他后面默默地发正念,默诵师父经文:“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地维护法……”(《大法坚不可摧》)。当他走到市场人最多的地方,突然把手一撒,正法材料都被撒到地上,许多人都捡起来看。是大法正念的威力,促使他有意无意地帮助我散发了材料救度了众生。

学习了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后,自己在正法方面又有了新的认识和提高。我悟到自己还应该去天安门正法,堂堂正正地打横幅,喊出自己心中的话:“法轮大法好”。2001年11月23日我再次进京正法,24日10点钟到了天安门广场,开始正念除恶,当我走到金水桥时,看到一行国外旅游团走了过来。我拿出:“法轮大法好”和“真善忍”的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声音响彻云霄,走过去的游客都纷纷回头观看。喊完后我把横幅挂在金水桥上,转身刚要走,突然被一个清扫工拽住,又跑过来两个警察把我抓上警车。上车后我就立掌发正念除恶,心想这里不是我应该呆的地方。我被送到前门派出所,那里已经有二十多名大法弟子,最大的六十多岁,最小的是个由母亲带着的七八岁的孩子。大家在一起发正念,背《洪吟》,经过交流切磋,一致认为要坚决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作为主佛的弟子怎么能被这些邪恶之徒关押呢?于是有一个学员以上厕所为由要求开门,警察开门后说只准去三人,我们二十多个人一齐挤了出去,冲到大门外时,外边又来了几个警察挡住我们并大打出手。后来我与另一位老年同修被强行押送到朝阳区旅馆,带上手铐并有一人负责看押。

整整一夜我们始终发正念除恶,并向看押我们的服务员讲真相。第二天有人来认领我们,一看不是他们要找的人,不能领走。其中一个什么局长说:“我们认错人了。也不把你们送回前门派出所了。你们只要说出地址姓名,我们就放你们回去。”当时自己正念不强,上了邪恶的当,结果他们找来了我们户口所在地驻京办的警察,将我们带到了一个招待所。晚上夜不能寐,我冷静下来用大法衡量这两天正法时的心态行为,找到了自己心性上的问题。师父说:“……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经过反思,我悟到:一、在警车上和在派出所自己运用功能破除邪恶势力的迫害时,心态不稳,正念不强;二、在朝阳区旅馆关押时,面对邪恶正念不强,不够智慧,被邪恶钻了空子,企图对我加重迫害。

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大法坚不可摧》)我决不能在这里等着邪恶把我接回去加重迫害,我要在法上用正念的力量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要堂堂正正从这里走出去继续做正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就这样我一夜不停地发正念除恶。一个警察早晨领我去吃饭,我就和他讲真相。他说:“其实我什么都知道,你不用说了。我接待你们多少人了,有很多是从这里跑出去的。”我讲了善恶有报的理,并感谢他善待大法弟子。吃完饭回房间继续发正念除恶,并发正念让看押我的三个警察睡觉。约十分钟后,我出房间一看三个警察都睡着了,坐在门口椅子上的也睡着了。我轻轻把房门打开,他们也不知道,我大大方方地走出招待所,大楼门卫也象没看见一样。就这样,我顺利地回到了家中。正如师父说的:“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北美巡回讲法》)我又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重新回到了“洒洒脱脱走四海”的正法讲真相的路上。

同修们,让我们用正念正行把师父留给众弟子的最后时间充分利用好,为了更多的众生能够得到救度,共同精进吧!让我们以师父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的话共勉:“弟子们,精进吧!最伟大、最美好的一切都在你们证实大法的进程中产生。你们的誓约将成为你们将来的见证。”

个人体悟,不妥之处,望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