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正念走出看守所

【明慧网2003年1月30日】近日,同修来看我,问了我一些被抓和回来的过程。之后,鼓励我说应该写出来,揭露邪恶势力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证实大法。

我想还是应该从头说起,当初我嫂子告诉我说法轮功好,我就把书借来看了一遍。由于没在意,很长时间才看完一遍。虽没有太深的领会,但觉得师父讲的句句在理,以前的一些对人生意义的思索和对一些奥秘的不解,都在书里找到了答案。心想以后一定要找机会好好学。直到九八年十月才开始走到修炼中来。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听说当权者不让大家学法轮功,就去上访,途中在山海关站被拦截了回来。由于平时学法少,加上压力大了点,人家来让交书,就交了两本,后来学法认识到不对了,于是暗下决心,以后做好。冬天11月份派出所来人把我们接去,一起去很多人,作记录问“还炼不炼”,我们都说“炼”,他们说“炼就拘留”。当时拘留19天后放了回来,交了伙食费。

2001年7月一天晚上恶警来我家,我没在家。当晚把我妻子抓走了。第二天恶警在我哥家发现了我,并把我拉到派出所。正赶上中午没有人办公,我请师父帮我,我走了出去。在外面躲了半个月,当我妻子和我嫂子她们被放回来时,我也回家了。听了她们在拘留所的经过以后很高兴,我想以后我要堂堂正正的,不怕邪恶,好好洪法。

8月13日晚上恶警又来我家把我送到拘留所。当时心里很害怕,那也向他们讲真相,可说不到点子上,有人理解,有人不理解。但我又不知怎么做好,真替他们着急,只希望他们也象我一样知道大法好,知道重德的好处,早日返本归真,别再在无知中犯罪了。一天,进来了一位刚从绥化回来不久的功友,告诉说绥化的环境现在好多了,一天没有多少活,挺随便的。可我想,再好,不干活,也不应该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告诉世人真象,救度众生才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第十四天的下午,来人提审我,对我说:“国家说不让炼,炼就教养。”我告诉他说:“大法是最正最正的法,我一炼到底。”提审的人走了。管教又问我一些问题。问完后告诉我晚上不许炼功。我想我就是因为炼功才被抓来的,我应该炼功。我半夜起来炼功。结印时,管教来了,发现我炼功,叫我下地,把我双手铐在窗上。从凌晨2、3点钟一直到早上。记得师父讲过今天的一切都是旧势力安排的。我想它都偏离法了,那这一切都不纯了,如果按照它安排的修,修完了不白修了吗?我要按着大法修。我发正念默背正法口诀。

这时管教吃完饭回来了,问我:“炼不炼了?”我说:“炼,但不在你这里炼,回家炼。”心里想:回家我还要向世人讲真象呢!吃饭了,他们把我放开了。上午10点多了,才让我自己回家了。当时以为可能要送走的。回去发现自己怕心太重。

10月13日晚上民警又把我俩带到派出所,在那里我发正念,民警作了记录。最后我说:“写上还师父清白,给我们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家里哥哥、朋友把两个孩子也带来了。我们坚决一炼到底。哥哥、朋友一看没办法了,回去了,把孩子留下来不管了。后来民警把孩子给送回家了,就这样又被拘留了15天,这次让我俩在食堂帮做饭。

2002年1月16日晚上9点左右,我俩在车站附近喷字时,被坏人举报,当场被绑架。送往看守所。在被迫害期间,没在法上认识法,被邪恶钻了空子,默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同意了保外,家里交了3000元保金,同时托人又花了6000多元,加上伙食费,共计一万多元。还只放了我自己,我妻子是后来放的,也花了不少钱。

今年秋天民警来叫按手印,我说不按,他们一伙人把我强拉到派出所。后来我哥给了他1000元钱,才让把我接回去。

10月19日上午我到偏僻的农村去散发资料,刚到村子口,路口被三辆车停住堵死。我也没有多想,就骑着摩托车从沟里过去了。在一个村子里做完往回走时,有人叫我站住,我没理他,从旁边绕了过去。后来他报了警。在回来的路上,发现路又被汽车堵住,没办法急忙把车拐到沟里去了,这时上来一帮人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发现一些资料,把我铐押在一个屋里,这样他们把我送到了看守所,一路上没找到脱身的机会。

以前一直有一念: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也不能怕,好象非常坚定,坚修到底。却不是象修炼人那样(学法修心)。不能在法上认识法,不严格要求自己。

进去当晚发正念:有机会就走。第二天出去干活时,他们说,我不拿你们当犯人,你们是好人,有机会就走。而我却没好意思,心里也有点怕,回去一想是被情带动了。

第三天,把我带到刑事审讯室,头头说准备30多人对我,轮流问我资料来源。我不说。那个头头很凶,他用鞋踢手铐子。我不说他就不停地上下踩、踢,由于铐子被踢得太紧了,手与铐子都不能转动了,手也被踢破了一块皮,就这样一会右手就肿起来了,手也麻了。左手能轻一点,我说让他给松一松,这样手废了以后怎么干活吃饭呀?他不给松。他们轮流问我,不让我有一点闲着的机会,好几个小时过去了,我没多说一个字,就是不知道,捡的。我发现他们想麻痹我,这时我找机会发正念。坚定地想到无论如何决不从我嘴里说出来。当邪恶看到我的正念后,这些人问的劲头不强了。我在这期间也向他们讲电视欺骗百姓的情况。同时告诉他们,我们师父是来救度一切众生的,是来传宇宙根本大法的。

他们下班了。第二伙人来了,也是问,我也这样回答,发正念清除邪恶,同时向他们洪法。其中一个看我手这样,说这样下去手不就废了吗?另外一个人让他给我放开了许多。这时他们也下班了,又换了一伙人。他们不让我睡觉。

早上那个头头又来了,又问了一气,不说,他又踩又踢,用鞋往脸上踢,用拳头打我的鼻梁,鼻子里出血了,鼻子里面的骨头很多日子才不痛。上午来了一个人问了一下经过,我简单地回答了几句,作了记录后,他告诉我说他是检察院来的。他走了,我的心情突然非常的平静,说不出来的感觉。我想不对,这保证是旧势力安排的假象,又把我送回了看守所。一天省领导来检查,所长陪同,我报告所长说手在提审时被弄伤了,要上药。实际是为了让上面知道他们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手段。管教和同室犯人说我这是闹事,给所长上眼药,找麻烦。下午叫我到下面做蹲起300个,我只做了170多个就坚持不了了。他们又让我开飞机。他们用专人看着,后来他们又让一个年轻的人来看着我,我突然悟到他们这是迫害我,我说我不做了,就下来一个人要打我,我大声叫打人了(我心想,不能叫邪恶操纵常人来打我,不让邪恶操纵世人迫害大法)。管教来了,问怎么回事,我如实说了,他叫大家都坐好,他们看打人不行,就用别的办法。让晚上坐班值宿的每3-5分钟叫我一遍,叫我睡不了觉。我干脆不睡,听师父话,用法对照衡量一下,静下心来看看还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们为什么几次都单对我下这么大的毒手。回想几次被抓的过程,为什么当时否定不了,到时就没有了正念。为什么?我怎么办?我想起了很多师父的法。又想起了检察院的人,又看到了我在法庭上的情景。啊!旧势力抓我判我为的是完成它们的安排,多制造邪恶的局面,或是要我按着它们的安排走。如果是这样,那些参与此事的、被邪恶蒙蔽的世人在师父摆放他们的位置时,他们去哪呢?原来它们已变得这么坏。于是我对安排迫害我的,干扰师父正法的层层高级生命和旧势力发正念,正告它们必须立即停止迫害大法。师父《导航--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中讲“我们的大法,我告诉大家,任何人不配去考验他。因为所有的生命,包括宇宙里面的一切生命都是他给开创的,他创造的造就的,所以谁也不配去考验他。”(我当时没说这么完整,也跟他们说了师父讲的其他的话)

我决不能按照他们的安排走,任抓、任判。我修炼的路该由师父来安排。师父经文讲法《大法坚不可摧》说过:“师父要挽救一切众生,而邪恶势力却在真正地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根本目的是毁灭众生。”

怎能让世人来审判我呢?人怎么能迫害给他开创生存环境的大法呢?不能让他们在无知中毁灭自己,我要对他们负责,为法负责,为自己负责。师父要挽救一切众生,我应该助师世间行,做大法的弟子,否定这一切。决不能再接着演下去了,我决不能呆在这里,正法需要我。我时时发正念,同时请师父加持我,帮我。

晚上外面下雪了,很大,很大,看守所的院子里没法走人、走车了。第二天,10月27日下午,我们出去几个人清雪,因受到干扰,人太多,没走成。晚上我继续发正念,清除干扰。明天白天一定走。我准备好了衣服和鞋子。早上4点,管教让我们几个学员起床清雪。我坚定正念,在师父的精心呵护下看准了机会,顺利地回到了我们的大家庭亲人身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