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安康监狱医院对大法弟子张金兰、刘爱英、孙运城的摧残

【明慧网2003年1月4日】大法弟子张金兰,女,53岁。2000年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在劳教所拒不配合邪恶势力的任何要求,坚决不屈服,2001年12月份堂堂正正闯出劳教所。回家后,借钱做路费又进京证实大法,被押送回原籍。又被非法判劳教一年,这一次劳教所没有收她。女看守所又把她转到了其它地区看守所,五个月的重脚镣铐住了她的双脚,脚腕不停地流着脓血,警察还让她伺候一个死刑犯,后来又把她转到西安610办的洗脑班强行洗脑,她始终都坚修大法心不动。一个只有一两年文化的农村妇女凭着对大法、对师尊的坚定正念,堂堂正正地闯出了洗脑班,又被非法关进了西安市公安安康监狱医院。在医院她绝食绝水抗议邪恶之徒对她的迫害。医院的恶警们就给她静脉注射了一种不知是什么药物,一针下去人就象得了半身不遂,到了晚上全身瘫痪失去了知觉,就是这样恶人还是不放过她,又连续注射了近7天时间。没有任何人陪护,开始几天,她的下身就出现了溃烂,直到七八天后在人彻底不行的情况下,那个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家里来人才把人接回家中。现在人在家中躺在床上,全身瘫痪,瞪着两眼不认识人,下身腐烂得已不像样子。尽管这样邪恶之徒们还是不放过她,家庭住所被监控,家用电话被监控。

大法弟子刘爱英99年七月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二年,在劳教所坚强不屈,又被关进洗脑班5个月。在洗脑班又遭受邪恶之徒软硬兼施的迫害。凭着对大法、对师尊的坚定正念,堂堂正正地闯出了洗脑班。为了让世人知道法轮功的真象,为了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她走上街头贴出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生命需要真善忍。当时被恶警抓住,把她推上警车的时候,周围围满了过路群众,她面对群众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围观群众议论纷纷,说到现在还迫害法轮功。被非法关进看守所后,她绝食绝水抗议,恶警们让看守所的在押犯人每天进行3-4次灌食。上下嘴唇被撕烂,鼻梁两侧全部被掐烂,恶人把湿毛巾蒙在脸上用脚踩,抓住头发往地上撞。整个头部被撞满了大包。两只胳膊被踩得青紫色,胸部肋骨被踩断几根,下身被踩得便血不止,大腿两侧被拧得全是乌黑的,整个脸部全是黑紫,脸部肿得和鼻梁一样高,没有一点人样。在这种情况下还要给插胃管,她拒不配合,一根很粗的管子被咬断。人被折磨了九天后送到西安市公安安康监狱医院。医院的恶警们每天把她绑在床板上十几个小时。注射了一种不知是什么药物,不让上厕所,小便尿在裤子里,尿在床板上,大冬天大开着窗户,还要继续给插胃管。折磨了十几天以后,人口吐鲜血。安康监狱医院给家人下了病危通知书,才被接回。回到家中人浑身无力,全身疼痛,一直吐苦水,躺在床上不能动弹。

大法弟子孙运城,卫星测控中心的一名职工,2000年12月份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半,2002年6月被释放回家。在劳教期间丈夫(副师级,因受株连)被迫转业,出于压力被迫与她离了婚,她失去了工作,没有了家庭,没有了房子,一直流落在外。9月12日碑林派出所非法在大法弟子王秀英家抄家(现人还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因孙运城当时在她家暂时居住,没带身份证,身上带有与丈夫离婚所分家产的4万元人民币以及自己随身携带的零用钱1700元共计人民币41700元被碑林派出所恶警强行收走。其理由是身份不明,钱的来路不明,说这些钱是大法的活动经费。人被他们非法抓走,在碑林派出所恶警对她审讯两天两夜,手叉肩带背铐,手铐陷进了肉里,磨破了皮后又带背铐高于头顶,脚尖点地下蹲十几个小时又用棍子撬她胳膊,她始终什么也不说,恶警实在没招了,最后以拒不交代罪错非法拘留。大法弟子都是无罪无错的,走的是最正最好的路。为了抵制迫害她绝食绝水抗议,没进看守所就被直接送到西安市公安安康监狱医院。在医院里,她继续绝食绝水,恶警们对她百般折磨,静脉注射药物。因不配合打针又喊法轮大法好等,恶警在她的脸上嘴上狠打,每次打针都是捆住手脚肩部并且把人绑在床上10小时之多,有时手被他们捆绑紧得发紫,曾有几次挣脱了绳子,拽断了注射皮管。他们有时让人睡在光板床上,不让盖被子,不让上厕所,有尿尿在裤子里,尿在床上。绝食期间不断呕吐,吐的是黄水,小便是红色的,夜里根本就无法入睡,嘴里还不断地流着口水,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要给人强行灌食,胃被刺激得难受极了。她不配合邪恶,所以胃管很难插进去。那些恶警们根本不管人的死活,有时把皮管子插在人的嘴里,有时插在气管里,几乎每次插管子都把人插得鼻子嘴里都是血。有一次他们竟然插了十次都未插进去,恶警护士长刘琦气得在她的嘴上狠打。她坚决不吃药,还要坚持炼功发正念。恶警们使绝了招术,实在没有办法,只好通知家人把她接回去。现在她仍然是无家可归。

陕西安康监狱医院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成员:犯人高明、董红涛,恶警护士长刘琦、董XX、陈XX.科长魏煜军、洪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