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智慧向可贵而又受害最深的中国人讲清真相


【明慧网2003年1月5日】师父讲:“而在这场邪恶的破坏中,华人是受害最深的。”(《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讲真相中明显感觉到华人受毒害之深,中毒面之广。在1999年7.20发动这场迫害之前,旧势力早就在各个方面,各个领域做了系统的安排。各种变异的观念、败坏的思想、对科学的迷信、对“参与政治”的惧怕、无神论、事不关己的麻木等等,为这场迫害埋下了毒根。我个人体会跟华人讲真相既要主动热情又不能勉强,目的性最好含而不露。对西人可能一次就破除了他的障碍,而有些华人可能需要多次,多个学员、多种角度、多次发正念才能奏效。如在中国城发材料,有的华人来回来去路过,听到:“您知道法轮大法好会得到福分的”,或“请不要相信欺世的谎言,珍惜万古机缘”或“请不要等历史过去后悔就晚了”等,四五次后才突然过来要材料。我们每个学员的一言一行都为下一个学员的讲清真相起到铺路的作用。哪怕打电话时你只说了一句:请你们不要迫害法轮功。就象涓涓的小溪为最后汇成奔腾的大河尽了一份力量。总结成以下几点:

一,学员的一言一行都是讲真相,有时行动比语言更有说服力。

例1:我们有五个大法学员同在一工厂打工,前前后后约有十几位学员在那里工作过,可以说每位学员的表现都为今天常人能对大法有正面的认识打下了基础。这个厂从工人到管工几乎都是华人,许多是大陆刚来的新移民。他们目睹了大法弟子工作中任劳任怨、吃苦在前的表现,对大法有了很深的了解,与我们成了好朋友。我们知道一切是师父正法天象的变化,师父在做一切,我们只是有机会在修正自己的同时助师正法。如同修A和同修B组内有一女孩去年对大法是嘲笑的态度,工作中挑肥拣瘦。她俩就抢着把难做的留给自己,数量上不与之计较,并跟管工说:“她身体不好,这个活儿给我。”管工当时就很感动,说:“和你们法轮功在一起很开心啊。”并把此事告诉了那个女孩,从此以后,那个女孩对大法弟子的印象彻底转变,不久前在反23条立法的签名活动中痛快地签了名。

例2:同修C刚进厂时,组长老说她慢。其实C经常不分彼此地帮助别人,体现出大法弟子的宽厚,最后常人都替她鸣不平,组长也转变了看法。同修B和D每周都为他们拿大法报纸,每次都被她们一抢而空。看着他们休息时津津有味地读报时,我们知道大法在润物细无声地改变着他们。我们有时为他们买电话卡,在生活中关心他们,这些举动使他们觉得我们与他们接近,不是以前想象的不食人间烟火的修炼人,为我们讲清大法真相扫除了思想障碍。

例3:当别人对你这个人很敬重时,你讲什么他听什么。最近,反23条立法及营救亲人签名,很多人都非常高兴地签了。那天干活时,小苏小王说:“今年联欢会要让我们组出节目,我们就让C大姐和E(我)代表我们表演炼功。”我说:“这么说你们也是炼法轮功的喽。”她们说:“至少我们是法轮功的支持者。那天,A大姐拿个表让我们签名,我们连看都不看就签,因为我们知道A大姐让我们干的都是好事儿。”同修C说:“别看你们现在是稀里糊涂地签的,以后你们会知道你们现在做的会换来多大的福分。”她俩立刻不服气地说:“谁说我们是稀里糊涂签的,我们是明明白白签的,我们知道你们法轮功做的事是最正的。”有个常人与丈夫吵架时说:“你再气我,我也得炼法轮功了。我看人家法轮功从来都不生气。”还有一个同事让A大姐给她女儿介绍一个法轮功学员作对象。

例4:我在中国城发材料时,有个感受,大法弟子慈悲的行为在感动着世人。当天黑下来了,接展板的学员还未到,寒风中,有时是风雪中,我一个人孤独地站在那儿,对过往的行人说:“欢迎您了解法轮功真相,法轮功是被诬陷的,很快就会真相大白,希望您了解真相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此时是接材料率最高的时候。圣诞节那天,风雪交加,前后有四个路过的华人说:“真相我们知道了,天太冷了,回家吧。”有的说:“你的手套太薄了。”有几个中国代表团的人虽然没有接材料,却说:“法轮功在世界上真是了不得呀,我们心里都知道了。”我说:“希望您把这里看到的带回国内,他们还被谎言骗着呢,谢谢你们了。”他们使劲儿地点头,有一个人眼圈都红了。我把他们送到路口,他们过马路时,还在向我招手。

二,运用智慧,默契配合讲真相:

例1:工厂里的小王小李虽然不反对大法,但邪恶的谎言也灌进不少,表现出对大法的冷漠。我和同修C就自然而然地配合起来讲真相。借着她们向我了解C时,我就介绍了她和她弟弟妹妹在国内受迫害的情况,从而引出马三家及万家劳教所的惨无人道。同修C上班时又讲了被迫害的细节。真人真事面前,她们听得目瞪口呆,说:“真没想到,今天还会有这样的事。”她们的心被震撼了。有时我们还抓住一切机会引导他们了解真相。那天,小王进来就说:“小张正在休息室讲自焚真相呢,他刚从中国城的大屏幕看到的。”我就说:“我也有那个光盘,明儿我给你们带来。”这样他们自然而然地接受了光盘。过了两天,小白把光盘还给我说:“我老公看了后,气得说:一个政府竟然这样撒谎,太不象话了。”小白回国探亲前,同修A叮嘱她要把真相讲给国内人听,她说:“放心吧,A大姐,我会把这里的一切告诉他们的。”

例2:打电话也需要配合:我和同修A经常配合打一个地区或一个部门的电话,她打过的让我再打。比如,甘肃非法审判大法弟子时,我们以海外华侨等身份打电话到人大、政协、610、公安局、检察院等各个部门,让大陆同胞了解到国际社会对法轮功的支持和对国内迫害的关注。当然如果有更多的弟子之间能够互相配合打电话就更好了。

例3:和孩子配合在公共场所向华人讲真相:我和孩子经常在地铁及公车上,找到华人旁边或附近的座位,有时拿出印着许多图片的材料边看边讲,并同时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障碍人们了解真相的邪恶因素。我设想如果我们学员结伴出门时,随时随地地打出这样的信息,这个人听得多了一定会引起他的思考。

三,用常人可接受的方式,让他在不知不觉中对大法产生正面认识。

师父说:“讲清真相是当前我们要做的事情。大面积地做,用你们能利用的一切智慧去做,只要能救度世人就去做。无论你是去揭露邪恶也好啊,采取各种多方面的形式啊,直接的、间接的,或者是从侧面的,只要能够让人能认识这场迫害,就是在度他,就是了不起。”(《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

今年我们厂的联欢会,我们五个大法弟子不约而同地都想参加,把这个联欢会当成讲真相的好机会。我们积极准备了一首大法歌曲,一首常人歌曲,有两个常人也想参加并建议跳藏族舞蹈,我们聚在一起凑了几个动作,一排练感觉很好。那天联欢会,我们先唱了《为你而来》。当唱到“你可知道法轮大法好”时,女经理突然窜上来,抢走了歌词,说:“让你们不要唱敏感歌曲嘛!”,底下有些窃窃私语,但没一个人说反对的话。我们心没动立刻发正念,同时微笑着把歌唱完。紧接着是舞蹈,本来已倒好的磁带,放出的是别的曲子。我们静静地发正念,稳住心,等着音乐开始。当我们踩着整齐的舞步,带着欢快的笑容上场时,底下突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笑声,还有人喊:“B大姐跳得这么好啊!”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这些平常不苟言笑、只知埋头工作的法轮功学员会是如此的活泼且多才多艺,特别是几位老大姐的表演更使他们刮目相看。我们的节目无疑是当晚最精彩的,常人的卡拉OK和游戏显然都没发挥出水平。我们心里明白是师父在加持。下场后我们几个一直发正念。后来,老板讲话中说:“今天的晚会是三年中最好的一次,你们的舞蹈唱歌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那个女经理也一改刚才的蛮横,乐呵呵地向我们表示感谢,并解释说她主要是担心老板不接受。我们一如既往地善待她。这是我们第一次面对全厂人堂堂正正地集体讲真相。这次活动也开阔了我们的思路。

我们体会到:此次正法修炼与以往任何一次修炼都不同,大法弟子肩负的使命重大。我们未修炼时,法就在为我们今天的使命奠定基础,自己的人缘、社会关系、爱好、专业、特长、技能、威望、荣誉等等,都是为了今天的讲清真相、救渡众生啊!我们可以充分地利用它们来贴近常人。师父在《随意所用》中讲:“只要能讲清法理,我就打开人的文化,破开那些规范与束缚,随意所用,为表达清楚大法,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常人的方式,信手拈来,为法所用,但我们的心又不在人中,不被常人心带动,我们无论上班、上学、做生意、还是过家庭生活,都是师父给我们安排来助师正法、讲清真相、救渡众生的,这是真正的主线。

以上有不妥之处,望同修指正。

(此文为多伦多新年集体学法交流的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